春光乍泄 春光乍泄 8.8分

期待时空转移 宝荣耀辉又故地重遇

W鸽子鸽子
2018-07-10 看过

“初初来到阿根廷,什么地方都不认识,有一日何宝荣买了一盏台灯,我觉得好靓,我好想知道灯罩上那个瀑布再哪里,好不容易才知道叫伊瓜苏”

─ “这灯你没有丢掉啊?以为你丢掉了,你终于有没有去大瀑布?”

─“没有啊,你呢?“

─”没有啊,等你一起,等我好了,我们一起去好不还?”

“我终于来到大瀑布,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因为我始终认为站在瀑布下的应该是两个人”

伊瓜苏大瀑布是故事的开始也是故事的结束,是他们精神的寄托,也是希望是回香港前的终点。贯穿全片的伊瓜苏大瀑布是王家卫导演看到美术指导张叔平无聊中从跳骚市场选中的这盏台灯突现的灵感。这是王家卫导演一如既往的风格,电影定下一个名字就开始拍,拍的过程中往往没有剧本,想到什么拍什么,反反复复不同修改。所以《春光乍泄》原定在阿根廷拍摄三周,拍了半年都没拍完。拍出来的作品也总是和最初的想法大相径庭。看完《春光乍泄》再来看《春光再现•摄氏零度》就会发现王家卫导演风格十分明显。

阿根廷,香港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布诺伊斯艾利斯,地球的另一面,一座被时光抛离的城市。这是王家卫导演选择阿根廷的原因,他的电影往往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和逻辑,讲的是一种情绪。《春光乍泄》通过画面色调的变化就能看出黎耀辉感情的变化。电影的一开始在黎耀辉的“…因为要由头来过,我们离开香港,两个走啊走啊来到阿根廷”的讲述中变成了黑白色。这是回不去的过去,是黎耀辉把自己的日子过成了黑白色,单点乏味,孤独无依,日复一日重复着酒吧的工作,只等赚够钱回香港。他一直躲避着何宝荣,躲避着“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可当何宝荣血肉模糊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所有的防线都溃败了,他终究抵不过“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他从医院接何宝荣回家。画面变成了彩色,黎耀辉的出租屋有点破旧,但色彩很靓丽,红黑相间的毛毯,大红色的被子,蓝色的墙纸,暖色调的人造光源,整个画面暧昧而慵懒。这段时间也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可他们辛辛苦苦得来的快乐总免不了会有猜忌、赌气、争吵。渐渐的快乐远去了,画面也开始出现蓝色调,偏冷的色调可以看出他们有多难过和孤独。终于站在大瀑布下的是黎耀辉一个人。而何宝荣,除了爱情一无所有的何宝荣永远的失去了黎耀辉,他再也不能任性的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了。

何宝荣受伤的时候,他们下破旧的厨房里挑探戈的画面永远的定格在我的脑海里,那种美是至为深刻的,是和《阿飞正传》中旭仔跳舞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但不管是何宝荣还是旭仔,跳舞时都是十分的妩媚和性感。电影中的音乐也是极具拉丁色彩的音乐,他们在探戈迷离的音乐中暧昧、猜忌、争吵,最终分离。

王家卫导演一向喜欢用工作人员的名字来给电影里的主角取名字,看电影最后的最后会发现“摄影助理:黎耀辉 何宝荣”。他们终于是以这样的方式Happy Together。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光乍泄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光乍泄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