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烂人程勇到圣人的进化之路

2018-07-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二刷了我不是药神,英文译名为dying to survive,是真的很好看。

我不是药神海报

它的宣传海报是主演们聚集在一起开怀大笑,照应电影的荒诞现实主义题材。 该剧讲述了程勇在迫于生活的压力下,选择开始走私慢粒白血病药品“格列宁”来牟利,并在吕受益、思慧、黄毛、牧师四人的帮助下成为中国独家代理商。中途程勇因迫于对违法坐牢的恐惧,选择解散团队,后因吕受益的死亡,程勇开始重新贩药,甚至倒贴,最后成为英雄人物的故事。

程勇

程勇(徐峥):主角的形象是一个低到尘埃里,再逐渐拔高的社会英雄人物。

烂人

最初是一个大多数人都看不起的中年油腻男,开了一家贩卖“没求用”的印度神油店,懒散,穷的连店里的房租都交不起。有一个貌美的前妻与儿子,但穷的接儿子过来,也是在澡堂搓澡,加吃两屉包子。好胜心强,为了证明儿子更亲近自己,即使很心疼也给了儿子260买新鞋。不愿意放弃儿子的抚养权,家暴,还欺软怕硬。在程勇与前妻的对话中,程勇说信不信我抽你,他前妻回答“这些年你打的还少吗?”在遇到暴躁的警察小舅子,又开始怂的一匹。没有房,当时儿子的自言自语“我住哪?”“住店里”直接代表了程勇没有房。

普通人

后来迫于生活压力,父亲的脑血管瘤需要医药费,店铺需要房租,争夺儿子抚养权需要资本,从而接受了吕受益的建议前往印度买药。程勇逐渐展示出商业头脑与谈判手段,擅长拉拢商业伙伴,威逼利诱拉拢吕受益;采用“话粗理不粗”的方式,佛祖上帝混搭的方式,对刘牧师进行精神劝服,此外,还采取教堂成员八折直接对刘牧师进行物质诱惑;对待黄毛的抢药行为不姑息,但又恩威并施,在月末结算工钱的时候,先表明两清的立场,再将药和工钱拿出来,这种以退为进的手段直接拔高了他在黄毛及众人心中的形象;至于思慧,女儿就是她的一切软肋。在众人的帮助下,一举成为印度药的中国代理商。 这个阶段程勇有基本的责任心,在父亲被检查出脑血管瘤的时候,即使生活窘迫,依旧为父亲争取最好的医疗条件,并且不厌其烦的给有点痴呆的父亲喂饭。程勇有基本的良心,义气,但又好色,即使是迫于生活压力选择贩卖印度格列林,依旧认真检查吕受益口中的药物对比检测。直接在思慧跳舞的酒吧里砸钱让领班跳舞,(那领班跳的蛮好看的,男人骚起来,真的没女人什么事。)帮思慧出了一口长久被压迫的恶气。好色体现在程勇坚持半夜送思慧回家,思慧多次拒绝,程勇依旧坚持送思慧回家。后来看见思慧的女儿又突然良心发现,离开了思慧家。 程勇贪财还怂,选择走私是迫于生活的压力,贩药低调,最后的放弃是呈阶梯状的,最本质的原因大概是家中的困境暂时解决了,以警察那句贩假药违法要坐牢开始,到张长林出现,抛出200万买断经货渠道,警察的随时搜查是压倒程勇的最后稻草,程勇对于坐牢违法的恐惧,最终选择解散团队。后来的程勇开了一家服装店,重新成为油腻且为生活卑躬屈膝的商人。

英雄

吕受益的病重,促使程勇重新开始贩药,群体要成为历史变迁的主角,或多或少得为信仰而战,程勇第二次去印度,在烟雾中出现了抬着的迦梨女神与湿婆,导演给了迦梨女神较长的特写镜头,湿婆象征毁灭与再生,而迦梨女神象征最高存在与生命起源,暗示了程勇的信仰转折点,从而开启程勇的救赎的道路。回国后,吕受益的死亡,以及追悼会楼道上的白血病人群的注视,直接促使程勇开始贩药,并不计名利。程勇的献身精神与不计名利的举动,直接迎合了群众心目中的为事业献身的勇气,不懈的斗志和高尚的利他主义,使他成为了白血病群众中的英雄,促使白血病患者成为一个群体,并坚定的保护程勇,达到了所有人拒不合作,以及黄毛为程勇顶罪,甚至是张长林被捕后,拒不供出程勇,可以说的超强人格魅力了。 但这一阶段,程勇依旧以低调为原则的,未给外地供药。

圣人

黄毛的车祸死亡触动了程勇的献身主义精神,和最先劝服牧师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呼应,程勇选择以倒贴的方式售药,并扩散售药范围,将儿子送出国外,还在最后关头掩护病人搬药撤离,以及看病人逃走的喜悦与被捕的挣扎。甚至连法庭上的自我陈述也是心系病人。程勇所达到的崇高的境界是孤立的个人所望尘莫及的,这也促使了法官对其的尊重,重新戴上眼镜听其陈诉;警察对其宽容,曹斌为其拒绝办案,押运警察,见程勇未注意到街上送行人指示同事“开慢点”;所有白血病人的“脱口罩式”致敬。“当是还他们的”这不仅是程勇对病人的救赎,也是他的自我救赎。

吕受益

吕受益(王传君)

吕受益是一个惜命且对生活怀揣希望的人,惜命表现于好几层防护口罩,超级喜欢吃东西,这大概就是病人对于吃的渴望。在别人呐喊示威的时候,他选择吃盒饭,因为他知道这没有用,并笑看患者砸医药代表的闹剧。 他是第一个找到程勇的人,因为他怀着对生的希望,并且对药品做过严格的检查化验报告。他为程勇的前去印度压上了3万的家当,他视程勇为解救自己一家的人,所以带程勇回家,袒露心扉,有药,有钱,并做出了自己可能当爷爷的想象。他说“看着他,就不想死了。”这与后来的割腕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又是宽容的,面对病床上的自己,他不怪程勇,他可以笑着说“吃个橘子吧”,就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这个人物的结局是死亡,但没有明确的指出他是怎么死的,最后一幕定格在化疗脱发的他,回头望着陪睡床上的妻子与儿子。给观众提供一个开放式的想象。

曹斌

曹斌(周一围)

曹斌是程勇的小舅子,脾气暴躁,在得知自己姐姐被打时,多人拉着也扔东西砸程勇。警队精英,不拘小节,把手上的血蹭到商业代表的手上,有绅士风度,在姐姐面前自觉把烟掐了。 应该算是程勇变化的见证者,由最先的极端看不起,到甘受警队处分再到“有时间一起喝杯酒吗?” 这个警务人员有自己的血性与底线,直接了当的和局长对话,放了格列林相关病人,还极力救黄毛。

思慧

思慧(谭卓)

思慧是有一个慢粒白血病女儿的单身母亲,从事酒吧钢管舞的边缘性职业,善于交际,长得漂亮。程勇在酒吧里的出头,使思慧视程勇为大哥,所以多次拒绝程勇送她回家。但程勇绝对不是第一个送她回家的男人,家里的性感睡衣,女儿见到裸露陌生男人的淡定木讷,思慧平静的说“楼下有个小旅馆”,这其中不难看出一个母亲,为了女儿付出了很多,毕竟没有便宜药时,一个月四万块的正版药真的不便宜。思慧没办法拒绝程勇,因为程勇握着钱和自己女儿的命。但又因程勇的离去而感到庆幸,因为还是单纯的“家人”关系。 思慧扮演了黄毛的大姐姐的角色,可能是同情彭浩一个人不愿连累家人,孤生来到城里的境遇,在黄毛不愿去拿药与钱的时候,主动将药和钱送到黄毛手中。在黄毛前去打架的时候,拎着一把椅子就上去帮忙。在黄毛选择离开的时候,第二个离去。 同时,思慧也善于交际,遇事冷静,她不仅可以联络病人,是病人的小头目的样子,还可以在出现问题时,静下心来,安抚家属,冷静沟通。

彭浩

彭浩(章宇)

他是一个很有戾气的血气方刚的少年,为不连累家人,只身来到城里。为人讲义气,辩是非,从大闹张院士贩假药现场可以看出,黄毛战斗力超强,但程勇最先来追他时,他只是跑,因为抢药理亏,他将药分给病友是义气,他为程勇打工是明是非。对待程勇他是由“你是为了赚钱”到在酒吧为维护他手拽酒瓶,这时候他视程勇为兄弟,所以当程勇宣布解散的时候,他也是第一个离开的,用青少年式的“捏破酒瓶不知道痛”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愤怒。 后来程勇的形象逐渐拔高,“不是为了钱”,黄毛选择回来帮助程勇,这时候他视程勇为偶像,听程勇建议剪了黄毛,再到后来为程勇顶罪,出车祸。 这时候的黄毛大概是不会开车的,或者说不熟练,一次运货黄毛建议自己来开,程勇直接拒绝了,而且黄毛最后开走车的时候,车驶出是歪歪扭扭的,以及途中挂档的慌乱,到最后遗物的时候都未出现驾驶证的影子。

刘牧师

刘牧师(杨新鸣)

一个英语极好且有自身信仰的人物,听从程勇的歪理,不过是因为自身的明事理,认为生命至上,他以解救教会众人为己任。

吕受益妻子

吕受益的妻子(王佳佳)

这是一个没有名字,却演的很好的角色。最初程勇到家的时候,换菜敬酒的举动表明她视程勇为这个家的解救者。到中途的求助程勇,又表现出她的走投无路。以及面对吕受益病痛惨叫的麻木都表现出身处绝境的强大精神压力。但同时,她又是有信念的,不管医生提出的希望是多渺茫,“医生,我们做。”坚定且肯定。 到后来吕受益死亡,她选择的是不接受帮助,这是对程勇的不原谅,但最后她又出现在庭审现场,无声的原谅了程勇。

张长林

张长林(王砚辉)

这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了,二刷的出发点就是他了。要是说的偏颇,也不接受反驳。 张长林是一个长期贩卖假药的药贩,最先出场的张院士,从台上直接跑到台下,活泼到不行。 而且搭配标准的销售伎俩“自从吃了这个药之后,我的斑也淡了,身子也轻快了”“刚刚接到总公司消息,只要现场购买,3000元的药只卖两千,你没有听错,机不可失”简直标准传销头头本人了。 同时,他又有一种社会人的嘴脸,顺走了程勇店里的印度神油,还威逼利诱,得到供货渠道。但他又有唯利是图的小人嘴脸,将药涨到2万。 最后是与警察之间的周旋,他从一个骗子到唯利是图的商人再到在警局的信守承诺。可能他的人物形象并不如主角般光彩,但我就是喜欢。

最后,去看电影记得带纸巾。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