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 如果·爱 7.6分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拥有我,我拥有你

晨光熹微Candy
2018-07-10 10:08:4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爱曾经存在,或者只是我的感觉。

十年前,她是老孙,他是老东。

两个怀揣着梦想的北漂,在北京简陋潮湿的地下室,相互拥抱,相互取暖。他曾借她一瓢热水洗澡,她曾给他一顿火锅的热闹。她会在他想要退学放弃的时候,抓紧他的手臂。他会在她睡觉磨牙时,让她咬着自己的手指。他们曾毫无保留地交付彼此,那个总是下雪的冬天,好像也变得不再寒冷。

可她终究还是要走,小小的地下室装不下她的梦想和野心。她一次一次地丢下他,奔向远方。他一日一日地站在原地,等她回来。

最后一次,他以为她还会像之前一样,受了伤,靠靠他的肩膀。

可是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回来。

过去唯一的用处,就是让我不再想回到过去。

十年后,她是孙纳,他是林见东。

当他们终于重见时,林见东热切的眼神中看到的却是孙纳冰冷的拒绝。他不相信她真的会忘记他们的过去,忘记那个拥挤熙攘的破旧公车,忘记那片流过眼泪的冰天雪地,忘记那间阴暗逼仄的地下室,忘记那些寒冷冬夜中相互拥抱的温暖记忆。

她说,我们没有见过。

她说,你不要再缠着我。

过去对林见东而言,是一生的回忆,可对孙纳,却是一辈子,不愿再回去。

因为她是孙纳,因为她不再是十年前的老孙。

这十年间,他每年都会回到那间他们共同生活过的地下室,试图寻找她回来过的印记。在绝望归去之前,他都用一个破旧的录音机录下当时的心情。

十年后,他终于带着她回来了,可他们都不再拥有一张年少的脸。她轻轻地按下播放键,他的声音从转动的齿轮间流淌出来——

1995年12月19日

你没有回来。老孙,你到底在哪里,回来吧。我以为一年后我会好一点,但我还不是一样。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慢......

1996年11月

两年了,两年了。你可不可以回来一次呀,只回来一次就好,我答应你我不会留你的,你可以走,好不好?

1997年12月

我觉得我好了,今年回来,没有那么难受。看着这张床,是有一些记忆,但没有那么疼。我坐下,笑了一下,忘记你,原来不太难。

1998年10月3日

你是不是死了??你是不是死了!!为什么不回来?!你贪慕虚荣,我不要再见到你!你去死吧!!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1999年12月31日

我也当了演员了,真的,你不要笑我。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合作演一部戏。

2001年12月6日

你还好吗?外面下着很大的雪......

看着林见东执着的等待,想起了张爱玲说的那句话——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他等到了她,可却再也等不到他们的结局。

最后,林见东走了,打给孙纳的电话里,除了那句再见,还有无声的哭泣。

他们再也回不到当初。他们回不去了。

有太多的时光沉淀在分离的那些年岁,看不清楚,拾不起来。

面包和爱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有爱就足够,可是爱情却往往是我们最先放弃的东西。再多的爱与温暖,似乎都比不上寒冷冬夜的一碗热汤。也许正如人们说的那样,在一无所有的时候选择你,那么最先丢弃的,可能也是你。

火热的爱情只出于暂时,又何必固执于偶然的事。

老孙成为孙纳,是因为聂文。

他说,那时候你需要个导演,我需要个伴儿。以为替你拍过第一部片,我们的关系就会结束了。没想到跟你拍完一部又一部,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大家都要多了。

林见东于孙纳,是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聂文于孙纳,却很难说清是对的时间,还是错的人。

相守多年,他始终站在局外。

这场戏的主角,从来不是他。

最后那个耳光,还有那滴眼泪,都是他给自己离开的理由。

放手吧,从此,还你自由。

曾读过这样一段话——我们在电影里看着别人替我们过着梦里的人生,看着他们替我们爱,替我们死,动容之时流下眼泪。擦干之后,那不过是灰飞烟灭的幻象,生活依然一无所有。

电影演完了,生活,还在继续。

本文原发于我的微信公众号【晨光熹微Candy】,欢迎关注,愿我们相逢不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如果·爱的更多影评

推荐如果·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