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少一点狗智主义在中国吧!

chloe ma
2018-07-10 看过

最近火爆的《我不是药神》,观影者的评论可谓是向两个极端发展。认为是一部神作的观众们,自然被其感动涕零;自然,他们会受到认为这部电影没有艺术价值的“有文化”的观众们的鄙视其低级的艺术鉴赏能力。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部影片的社会现实意义高于其艺术价值。上述那些“有文化”的观众,主要在论坛上喷斥这部影片如何缺乏艺术语言,人物心里剖析不全面,剧本抄袭美国却远不如其,等等,都能看出,这批观众,至少对电影艺术,是教养,有水平的;而何以这帮有教养和水平的“知识分子”看不出这部电影的社会现实价值呢?答案是——他们是一群狗智主义者!

在这里必须引出狗智主义的含义,因为它已经与犬儒主义风马牛不相及。它是对19世纪后(非古希腊时期的犬儒主义)的犬儒主义的一种“否定”,它对“掩藏在高贵意识形态语句下面的自我利益、血腥暴力和反对权力的极度渴望”一清二楚,但依然找理由为这种现象进行辩解:在高贵意识形态语句下面固然有自我利益、血腥暴力和反对权力的渴望,在“低贱”意识形态语句下面又何尝不是呢?有一种意识形态的面具来遮掩那些肮脏的东西,总比赤裸裸的肮脏好吧?

以上便是狗智主义者的态度,他们具备智力(在这里仅用智力,不想用智慧一词)去看清现实,却继续用自己的智力为肮脏的现实进行辩解,或把注意力转移。眼看论坛上这批“有文化”的狗智主义者们,将注意力全都放在电影的艺术表达上,对电影中呈现的社会现实采取默认的态度,似乎只有当电影的艺术表达与现实意义都具备时,他们才原意表达出积极的态度;又或者说,这种积极的态度永远不可能,因为他们的智力,判断出,现在及今后很多年之内的中国都不会有这样的影片,更有可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公民,他们就是要默许社会现实的肮脏并为期辩解,还想分散群众注意力到艺术表达上,他们总会有可以挑刺的地方。

在这里,笔者觉得有必要再提及注意到电影的现实价值却又智力欠佳的喷子。记得有一个喷子留言说,“如果人人都是电影的男主角,就没有大公司就行药物研发了,那才是所有人都要等死的时候“。当然,网络上持有和他相同意见的网友不在少数。他们觉得这种仿制药的贩卖,影响了科研,最终影响了全人类的健康!可笑的是,我们当然知道研发需要耗费很多钱,科研工作者很辛苦很卖力的进行研究,但请别忘记幕后的大资本家,那些所谓研发耗费的成本,在他们眼里根本轻如牛毛,应为他们从中赚取的利益,将远远超过他们耗去的成本,这毕竟还是一个资本当道的世界。从资本延伸到社会阶级中去,清晰可见的是,最终只有资本家们才能在生病的时候轻松的享有优质的药物治疗,剩余的中产阶级饿和穷人们,都将在生病时为其治疗倾家荡产或者选择被迫选择接受治疗。这就是社会现实,那些高呼“陈勇”这类人会害得没人研究新药的那些人啊,如果你不是资本家,请闭上你的嘴。

最后,问题又回到了整个资本运行的政治经济学问题上。我不想把问题拖到道德上,因为伦理不应该成为我们判断事情对错的标准,至少在我的理解中。于是我们来到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消费者永远不能看清商品交换的抽象逻辑正式商品交换的本质,也是商品交换得以存在的必不可少的一面。换句话说,若民众看出了商品交换的抽象逻辑,商品交换就灰飞烟灭了。所以,如果我们看出了以卖药为例这类社会现实的本质,我们也许会采用资本销售以外的方法去研发药物,当然具体如何,都需要我们共同思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