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那些让人心心念念的“天堂电影院”啊

壹条电影
2018-07-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前几日,忙里偷闲,跑去住家附近的影院,又看了一遍重映的《阿飞正传》。

冷门场,厅不大,除了我还有另一个小哥。一前一后隔排相坐,互不打扰。放映开始,龙标之后,银幕卡顿了一下,影之杰和寰亚的过场一出,整个人瞬间就陷入进去了。

湿漉漉的画面,汗涔涔的人物,连粤语原声都透着潮湿感。昏黄特写中,那些还年轻与美好的肉体,在虚无的情绪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放着空。

影厅里安静得出奇,银幕上胶片放映中细沙似的噪点,时不时发出沙沙刮擦声的噪音,都是极不同于高清数码时代的老旧质感。

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少年的录像厅岁月,进入王家卫的光影世界,像王菲在《重庆森林》里那般,握着一听可乐,随意摇摆。

某几个瞬间,电影院、大银幕的神圣感,又回来了。

曾经,电影院的确是那个极其神圣的存在,神圣到大银幕之外的所有观影形式,都称不上是“看电影”。

顺着《阿飞正传》,想起90年代曾经在内地公映过的《重庆森林》。

世纪末的内地影院,大都是半影厅半剧场似的大礼堂,纵深感很强,空间又极大,关灯之后,置身窸窸窣窣的人群中,常有种身不由己随波逐流的不真实感。

忘了学校为何会组织看这样一部电影,但忘不掉当那首《California Dream》响起,银幕上王菲随着旋律摇摆(没错,就是上面的动图),银幕外的我也做梦似的仿佛飘在半空。

电影不通俗,片名也不知所云,来的人本就少,许多后来更是离场,在这少年时只觉大出天际的、空荡荡的礼堂中,懵懵懂懂地看完。其实什么情节都没记住,但那种白日梦的感觉,至今难忘。

嗯,在影院中看电影,的确就像是,大白天做梦吧。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同样的感觉,过去的少年时代进电影院,总有种与世隔绝的冒险感。

巨大的影厅,很多还是两层高,与外面的世界隔着两扇厚厚的门,观影中坐不住的孩子,常常楼上楼下到处跑着,偶尔的因为放映的电影太过无聊(比如过去总会组织看一些莫名其妙的科教纪录片),影厅吵闹如戏院,聊天走动,说说笑笑,对大人而言是放松,对孩子则更像是名正言顺的冒险。

特别是,偷偷地推开重重的两扇门,外面的阳光干燥而刺眼。跑到影院里的小卖部,选几样零食,五毛一块,很满足地捧回去,边看边吃,至于银幕上在放些什么,反倒显得不重要了。

总之,少年的影院记忆,终究像是神圣感与冒险感的某种结合。

去年10月28日,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芳华》作为开幕影片,于深秋时节组织了1500人的露天放映,4、5度的气温,大多数人亦只能站着观看,这份区别于如今观影的形式感,多少让人寻回了一点,深藏记忆中的那份神圣与冒险。

事实上,用力回想的话,那些和电影院的回忆,很快便清晰起来。

这其中,八部《哈利·波特》,串起了21世纪前十年的影院记忆,见证了影院硬件更新换代的变迁,更串起了那十年我的人生记忆。

2002年2月初,《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从家乡那个年头最久、设备也最陈旧的影院开始,一头扎进这个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魁地奇、厄里斯魔镜、光轮2000的神奇世界;

来到2005年11月底,《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当年的影院,效果奇差,好几场大战戏都昏暗无比,座位也硬得硌人,偏偏电影又巨长无比……

2009年7月底,《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又两年过去,这一部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是我在儿时那个去过无数次的新华影院(全国遍地都是吧)的大礼堂,最后一次观影。它的放映设备效果,基本已和盗版没有两样,甚至让我觉得10块钱的票价都有些不值……可不管怎么,这,都是最后一次了;

2010年11月底,《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这一年,因为年初的《阿凡达》与年中的《盗梦空间》,让IMAX在国内一度风头无两,一票难求。巨幕观影成为流行,这一年,同样可以视为“影院技术升级元年”;

2011年8月初,《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离家前,在家乡小城新建的电影院与哈利正式告别。有些唏嘘,像是一个时代结束了。

接下来的几年,看着越来越多的电影院,与大银幕如雨后春笋般增长着,影迷们开始分享着各种专业的观影选择指南,影厅的制式也愈发让人眼花缭乱——

从3D的全面普及,到4D影厅也渐成标配;从普通3D到RealD 3D;从IMAX到各式中国巨幕;从4K激光厅到杜比全景声……

观影的选择越来越多,或许是泡在电影院的时间越来越久,大银幕的神圣感开始下降,但此消彼长的,是与日俱增的幸福感。

这份幸福感,实在要感谢电影这门艺术,始终未曾间断的技术革新。

直白点说,近20年来,电影在艺术创作上并未出现跨越式的进步,但在技术创作(这其中当然也包含放映技术)上的进步,简直是天翻地覆的——

1999年11月,《星战前传1》中的那段赛车戏让少年的我叹为观止。作为第一部采用绿幕技术的电影,电影就此彻底插上了想象的翅膀;

21世纪以来,从《指环王》中的动捕技术,到2010年初《阿凡达》引领的3d观影潮,《阿凡达》的上映,几乎改变了所有人的观影习惯,也让影院在3D化上迈开了脚步。

随后的几年,电影创作与放映技术的结合愈发紧密,《社交网络》的4K拍摄与影院日益普及的4K放映。去年《银河护卫队2》采用8K拍摄,直接对影院的升级换代发出最紧迫的呼吁;

《霍比特人》的48帧拍摄,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120帧拍摄的技术革新,更是直接将“电影到底需要怎样的清晰度”与“影院如何带来最清晰画质”的议题推向高潮。

技术层面的进步,让人感叹:从露天放映和大礼堂的时代走来,在大银幕上看电影,我们的确,正身处于最好的时代。

但说到观影的幸福感,我却又总不免想起小男孩多多和老爷爷艾佛特。

《天堂电影院》

当放映机缓缓转动,咔咔作响,就是写给电影的最好情书。而这封情书,必然要在让人满溢着幸福感的电影院中写下。

在这个技术日新月异的2018,属于这个时代的“天堂电影院”,该是什么样子呢?

整体风格上,从色彩、结构到功能,要有统一的美感与设计;

硬件设施上,舒适度是最关键的。从座椅的间距,靠背的角度、材质,影厅的卫生、通风状况,休息区的设计等等;

最关键的自然还是银幕质量,宽度、亮度、清晰度,与影厅音响设备的结合。

重点来了,比如——

横空出世的STARX巨幕影厅,如何在一众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呢?

顶尖的硬件条件负责打底,太多的专业术语摆上来(HDR技术+4K高帧速放映+8000:1的卓越对比度+无损的超高3D亮度+24米宽无框巨幕+四分频全景声音响系统)太过枯燥,

简单说,STARX影厅更亮、更大、更清晰、更立体。观影中影迷们最在乎的关键元素,统统搞定;

最基本的观影需求解决了,接下来,作为一个标准的影迷,还有观影感受的提升。

1.3米座位排距,释放双腿;真皮加宽的座椅,释放整个下半身;乃至前三排排距1.8米的沙发式躺椅,更是直接释放全身……

置身这样的影厅,抛开电影本身,也已是顶级享受了。

在人性化的服务上,真正做到了“完美解决最实际的问题”——

迟到后在黑暗中无处可走?手机电池即将耗尽又没带充电宝?影厅人多潮热气味不佳?看一半想上厕所又不想错过关键剧情?

一言以蔽之,在STARX影厅,上述的所有观影中的“老大难”问题,全部搞定。

从观众角度出发,只为打造最舒适、最人性与最极致的终极观影体验,做到了这些,那么就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天堂电影院”。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