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花园 水泥花园 7.7分

子宫

脑浆爆米花
2018-07-10 01:15: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的开场,一家六口坐在长桌上吃饭,父亲在长桌的一端,最大的儿子Jack在长桌的另一端。

母亲建议父亲,退掉订购的水泥吧,父亲没有回答,而是用那种有点搞笑的老式口音斥责Jack,尊重一下你母亲,把她做的饭吃了。每当母亲建议父亲的时候,父亲就会无视母亲然后非常严厉地斥责Jack不听话不尊重他妈。Jack说我不爱吃牛肉。父亲说这是猪肉。Jack说那我就不爱吃猪肉。最后还是母亲解了围让Jack把吃的拿过来。

非常英式幽默的开场。长桌暗含了权力的更替。在父母双亡后,大姐Julie带回来的33岁男人Derek,坐在原来父亲的位置,而Jack依然坐在遥远的另一端,眼神不善地跟Derek顶嘴。不同的是,跟父亲只是一种不可推卸的揶揄,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与生俱来的,就算他很敷衍,但是父亲叫他做啥他也不情不愿地干了,时而偷点懒啥的,比如说在帮父亲运水泥的时候躲在厕所里撸管。但是母亲死后,似乎把父亲的角色托付给了他,他要保护这个家,至少是保护这个家没有外人进来,而且本应属于他的这个Julie配偶的角色被老男人抢了,他很不服也很不爽。他说你的车是红色的,很像玩具。Jack自己其实就有一辆红色的玩具小车,捏着玩。16岁的少年对对方的成

...
显示全文

电影的开场,一家六口坐在长桌上吃饭,父亲在长桌的一端,最大的儿子Jack在长桌的另一端。

母亲建议父亲,退掉订购的水泥吧,父亲没有回答,而是用那种有点搞笑的老式口音斥责Jack,尊重一下你母亲,把她做的饭吃了。每当母亲建议父亲的时候,父亲就会无视母亲然后非常严厉地斥责Jack不听话不尊重他妈。Jack说我不爱吃牛肉。父亲说这是猪肉。Jack说那我就不爱吃猪肉。最后还是母亲解了围让Jack把吃的拿过来。

非常英式幽默的开场。长桌暗含了权力的更替。在父母双亡后,大姐Julie带回来的33岁男人Derek,坐在原来父亲的位置,而Jack依然坐在遥远的另一端,眼神不善地跟Derek顶嘴。不同的是,跟父亲只是一种不可推卸的揶揄,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与生俱来的,就算他很敷衍,但是父亲叫他做啥他也不情不愿地干了,时而偷点懒啥的,比如说在帮父亲运水泥的时候躲在厕所里撸管。但是母亲死后,似乎把父亲的角色托付给了他,他要保护这个家,至少是保护这个家没有外人进来,而且本应属于他的这个Julie配偶的角色被老男人抢了,他很不服也很不爽。他说你的车是红色的,很像玩具。Jack自己其实就有一辆红色的玩具小车,捏着玩。16岁的少年对对方的成熟嗤之以鼻,但是又努力想显得自己成熟,是来自青春王国天然的不屑和对成人世界的不安的矛盾。

那天父亲叫Jack放学回来帮他运水泥。Jack披着校服,迈着长腿,吊儿郎当地回来,先回了自己那片常去的废墟,把书包往前一扔,走过去,惊起了两只鸽子,从阳光炽烈的废墟飞向空无一物的天空。他把色情杂志和烟往那儿一扔,在脏兮兮的垫子上躺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撸了一管。他吐了口水把烟灭了,然后不紧不慢地又回家,父亲问他干啥去了这么慢,他傻了吧唧地说:数学加课?

不爱洗澡,不换衣服,头发乱七八糟遮着脸,也更谈不上什么打扮,16岁的Jack对自己的美是无意识的,但是又下意识地欣赏着自己和探索着自己。奉命帮父亲运水泥的间隙,他躲在卫生间里,把挂在墙上的镜子拿下来,像是一个专属于自己的仪式。他跪坐在地上,这个角度镜子里映出来的样子像一个漂亮女孩,他脱下衣服,对着镜子开始撸管。爽和刺激写在他脸上,这个小子此刻非常快乐。小孩子的逻辑:爽就要去做,你不让我做我就偷着做。之后的某个镜头里,他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靠近,高高的鼻梁顶在镜面上,鼻尖都有点变了形,场景如同水仙花般自恋,镜花水月,单纯迷惑,他开口,一个词一个词地说:shit,piss,arse。(......)

镜头反复切换,水龙头滴下零星的水滴,Jack把衣服脱下来,那边爸爸把背带背上;在Jack达到高潮的时候,父亲死掉了,倒下了。救护车带走了父亲,Jack在花园里怔怔地看着父亲倒下时在未干的水泥上留下的手印和脸的形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他把手伸进精液般黏腻的水泥,抚平了痕迹。

Jack就是那种常见的青春期男孩,很傻,什么也不想,不爱干净,抱怨饭难吃然后就不吃了,从不看书但偶尔也会被一本科幻小说深深地吸引。眼睛会粘在Julie光裸的后背和踮起脚之后短裙下的大腿上,做完手倒立之后唐突露出的白色内裤上,被自己忽然捉弄之后失禁而无法合上的两腿间,但是又很快会把目光移开,无比自然,说着诚恳单纯的傻话。偶尔也在欺负弟弟的同学面前逞逞凶,虽然反而害弟弟又被打了。青春像炽烈的毒液,从青春痘里探出它的端倪。

我在想,如果酒神化作少年来到现代的人世,那一定是Jack的模样。浓金色的凌乱卷发,猖狂生长,把用以标示社会身份的面孔挡住了。来到人间的一开始,他是赤裸的。他和自己的豹子离散了,摘下了自己的花冠,走着走着从森林走到了楼宇之间。他捡到了白色T恤衫和牛仔裤,就随意穿上了。他来到这个地方,只有一间小小的房子,铺满水泥的花园,校园里拥挤的嘈杂,也许他会发现和自己曾经癫狂的仪式与生活最相像的就是像Jack这样,坐在废墟里打发时间,一边洗脸一边看一本科幻小说,对着卫生间里的镜子手淫,自己观察自己,啐一口吐沫将烟灭掉,专注地注视着自己同样年轻的姐姐,说傻气的玩笑。

母亲死掉的那一天,大一点的姐弟三个在黑暗的卧室里,姐姐开始啜泣。她用被单蒙住母亲的脸,脚又露了出来,又赶快把脚蒙上。然而被单不够长,脚又露出来,来来回回,忽然滑稽。在死亡面前,他们单纯地笑出声来。青春年少之时,我们没有活在时间之中,只有当下。Jack和Julie作为“爸爸”和“妈妈”,自然要处理母亲的尸体。刚满16岁的“爸爸”,在母亲的尸体面前犹疑不前,双手抱起自己,害怕地快要啜泣。之前他也曾试着折回家向母亲道个歉,在窗口看到母亲一脸的哀愁,又却步地折回去,像神经质的小猫。

他们的感情是新鲜的,内敛的,不加什么判断,但是又带着点观察的警惕,像早上森林里晨露间的鹿。闻闻母亲留下的香水,就能想起来好多事情。

母亲还活着时,在劝Jack少手淫一点的时候说,你现在在长成一个大人了,我很为你骄傲,我也知道长大不容易。

是的,从少年迈入人类世界的时候有一道无形的坎,跨过去了就不再是林间暗中观察的鹿,而成了打着领带开红色汽车的男人或者穿着80英镑时装靴子的女人。我们很想努力跨过去。或者我们真的不想跨过去,那太累了,危险而毫无意义。我们只想住在四四方方的水泥盒子一般的旧家里,太阳照在荒地里像是金色的末日,用打扮颠倒自己的性别,睡在小床里用奶瓶喝水假装自己仍是婴儿,在大雨的夜晚光着身子跑到花园去拥抱地球上最干净的水,对外来的男人露出敌意的眼神, 抱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彼此亲吻,把母亲的尸体用水泥存放在地下室,任由警车的灯光在身上外星来客般地闪过。不再需要更多了。对既定的即将被塞给我们的世界发出拒绝。

人总是想回到子宫里,一辈子都在找一个归宿。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别出去呢?为什么不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泥花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泥花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