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里,谁才是药神?

少数派
2018-07-10 00:03:52

真正的“药神”,不在电影中,而在电影外。

看了两遍《我不是药神》,在看第二遍的时候留意了几个别有意味的镜头,思来想去,于是有了这篇文章的由来。

平凡的叙事,情与法两条常规主线,真实故事改编,讲述的问题直白易懂,直指现实,揭出真相,戳中痛点,演员给力,口碑相传,社会人通吃。这是徐峥新片《我不是药神》的看点。

电影点映即引起刷屏,到如今更是被冠以华语片崛起的分水岭、扛鼎之作。徐峥实至名归,已是如今当之无愧的票房“神兽”。我觉得徐峥的电影是不怕退票的,值得你去看第二遍。第一遍看的是情节,第二遍看的是情怀,或者换个更佳的词——态度。

普通电影与好片的区别在于电影或者制片团队的情怀或者说态度。好的电影可以看到制片人的匠心所在,你越是推敲越能发掘出价值,尤其是隐含的令人深思的价值。有一些东西你看第一遍的时候,可能并不在意,当你看第二遍的时候,你会陷入思考,会发现电影独到和耐看的地方,甚至你会由衷的佩服和感谢制片团队。

电影故事发生时间在2008年。在上海土生土长靠开店卖印度神油的程勇,因生意惨淡,人到中年,背负赡养父母的压力,妻子因贫穷改嫁要带儿子出国。生活重压下,程勇力不从心,浑浑噩噩。由于邻居的撮合,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前来向卖印度神油的程勇代购救命药——印度格列宁,程勇在被逼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走上卖药之路,由此结识了在酒吧跳艳舞、女儿患病的病友群群主刘思慧、在杀猪场工作的患者黄毛彭浩和会英语沟通的基督徒患者刘牧师,由此开启了一段由卖药赚钱向卖药救人转变的感人故事。

故事改编自“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真实的个人故事。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随后开启他漫漫寻药之路,为自己的同时也帮助病友。一直觉得自己在做好事的陆勇,2013年竟因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之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有关部门“撤回起诉”。

电影看完第一遍的时候,我跟大多数人一样以为电影里程勇就是药神,虽然整部电影没有出现过药神二字,没有谁称呼程勇为药神,程勇虽然曾标榜自己“没有我冒着危险给大家带来的药,你们都得死”,但至始至终程勇做的事情,起初是生意人的盈利思维,然后是受触动的回馈,最后是救世主般的博爱大爱,称之为药神,似乎并不为过。也因此,看完电影后大家都毫无疑义的认为,程勇就是药神。按照惯常的逻辑,电影应该叫《我是药神》、《药神的救赎》或者《药神的名单》比较合理,然而电影名偏偏叫《我不是药神》,肯定句式的标题显得索然无味,而否定式的标题却不仅勾起观看欲望,想要一探究竟,激起思考,还颇值得深究。除了标题式的意义所在,药神是否还另有所指,隐隐暗示着有真正的药神存在?如果说程勇不是药神,那么谁会是药神?

电影看第二遍的时候,我看到了几个第一次观影所忽略但寓意深刻的片段。这几个片段,无一不是一闪而过,如果不加留意,很容易忽视。

在电影中真正的药神其实出现过一次,镜头只有两三秒钟,一带而过,只不过是个印度的佛像。当程勇第三次去印度进药,徐峥和药厂老板谈妥出来后,印度满大街的卫生人员在四处消毒,街头上人人带着厚厚的口罩,迷雾笼罩着印度,一座佛像被众人抬出迎街而过,看着疾病肆掠下的印度街头,程勇内心翻滚,诧异汹涌,佛像和程勇依次出现,看起来显得震撼而突兀,不细想看不懂意义所在。

如果不仔细思考这一幕,很难发现这个在印度街头被人们抬着在街头走过的佛像,就是印度的“药神”佛像。鉴于此时印度满大街疾病肆掠,人心惶惶,社会不宁,而药神像被众人抬出,在病魔肆掠、人人自危的印度街头,显得威武而刚强,镇定而有力。随后程勇在吕受益告别仪式出来的镜头,带着厚厚口罩的慢粒白血病患者排成的人墙,仿佛印度街头,程勇出来后眼光穿过病友的长队,毅然的表情就像药神佛像刚强有力,显得相互呼应。虽然整部电影轻而易举能看得出主角程勇就是片中的药神,但实际上,真正的药神出现过,而且意义非凡。

还有一幕寓意深长,印度药厂老板拍着程勇的后背说,“我会保证你要的供货”,随后便吆喝着天台下操场里的小孩打斗,一个小孩拿着木剑,挥舞着向另一个小孩击去,另一个小孩仿佛力道不足,招架无力,不堪一击。此时药厂老板冲着台下力喊,好像并不痛快,但又无力改变的感觉。药厂老板的呼喊,程勇的沉默,我似乎感到药厂老板才是真正的药神,他虽然仿制新药,但低价出售,只有很低的代理门槛,多次提醒程勇售假药是违法的,冒着巨大的风险给全世界病友提供药品,为程勇提供最大的支持,虽然他出镜只有五次,到最后药厂关停,从零售店回购药品供给程勇,他陪着程勇支持中国的病友,是程勇背后最有力的支持者。如果说程勇已经是药神的话,片中的印度药厂老板则更像真正的药神,和佛像一样,普度众生的药神。

此时不由得让我想起电影开头响起浓浓的印度风歌曲,玄乎魔性的印度曲风,乍听起来像一首宗教色彩很浓厚的歌曲,和印度药神佛像凛凛威严前后呼应,互为烘托,浑然一体,虽然药神着笔不多,但也印证了真正药神的出场。

如果说药厂老板就是药神的话,药厂老板印度格列宁只卖500元,即使500元全都是利润,而程勇卖5000元,他的利润是药厂老板足足九倍之多。所以从这点来看,程勇之所以被中国人认为是药神,原因是真正的药神在背后支撑。如果没有药厂老板这个药神,仿制新药,低价出售,就没有程勇的药神之路。所以按照逻辑电影的药神应该是药厂老板才对。但是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印度药厂关停,药厂老板依然从各种渠道给中国的程勇供货,而且是从零售店的渠道回购药品供给程勇,这就颇不合理了。为什么药厂老板偏偏支持程勇,而置本国代理商、本国病友之需要而不顾呢?这背后是什么逻辑?虽然这可能是电影的发展需要,或者说情节需要,为了说明中国药神的精神感动了药厂老板,愿意倾力支持,这在电影中并不少见,这通常会被理解为“助人者天助之”,“好心有好报”之类的情节。“世界上最大的病是穷病,治不了的”。药神佛像被抬出的时刻,脸上尽是怒张的表情,最大的病是穷病,显然并不是个人所能救赎的,个人显然也无法担当起药神的重任。如果药厂老板也不是药神的话,那么谁才是药神?程勇和药厂老板作为电影出场人物,既然说“不是药神”,那么我的理解是药神显然不在电影的角色里面,无论程勇、药厂老板、药神佛像,片中出场的人和物都不是真正的“药神”。

真相在抽丝剥茧后逐渐浮出水面。为什么药厂老板在药厂关停后,能以零售价源源不断地供给程勇?中国市场只有程勇背后的药厂老板这一条供货渠道,这个渠道断了,中国病友则面临断药的局面。然而印度在药厂关停后,却有源源不断的格列宁送到中国,只要程勇还在,只要能在中国卖,只要法律不高压,我相信在中国的货源是不会断的。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印度药厂都关停了,印度还有药供给?这不由得让我用经济学的假设来思考验证了。我觉得这是市场决定的。我斗胆做个假设,假设药厂老板是一个理性的人,促使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在背后起作用,由此我认为在印度,格列宁药品市场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市场上有不止一家药厂存在,而是存在着大量的药厂在仿制生产格列宁,以致于格列宁在印度的价格只要500元就达到了市场供需平衡。这样我前面的猜想就被摧毁了,我的疑惑也有了新答案。药厂老板不是药神,他卖的格列宁价格虽然不高,但却是市场价格。如果药厂老板开口1万的价格,程勇可能就会去寻找吕受益口中的2000元价格的厂商。所以,药厂老板一开口,就坦诚布公,“我们在很多国家都有代理商,但在中国没有,因为中国法律不让卖。我们的价格是500元,全国统一都是这个价”。

如果是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当疾病肆掠印度的时候,印度街头出现了药神像,而不是出现在中国街头,原因似乎影射了药神只跟印度相关,而且是印度这个国家才是药神所在地。那么什么才是药神的根源呢?让我们回到何谓“药神”这个问题上。药神的存在是针对病人的,有病人才会出现药,才会出现制药卖药的人,才会产生药神。为什么中国没药而更加贫穷落后的印度却生产出了药效几乎一样的印度格列宁,而且市场价格极低?这要从印度的法律说起,印度适用于专利强制许可,也就是说当一个专利危害到居民健康和国家安全的时候,国家有权不经过专利所有者的同意,将它强制许可给本国生产厂家来进行强制仿制,这能够防止落后国家因为买不起专利药而无法保证国民基本医疗和国家安全。

仿制药不同于“山寨药”,仿制药是与专利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剂型、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的替代药品。仿制药价格较低,有利于控制治疗成本,提高患者用药保障水平,印度仿制药管理规范,多数按照美国FDA规则执行。印度通过FDA认证的药厂有546家,有2633款药品通过FDA认证。

根据动脉网的报道,1970年以前,跨国公司掌握了90%的印度药物生产市场,药品价格昂贵,一度使印度人民无力承担,民不聊生,社会混乱。为改变这一现状,印度在1970年通过专利法,打破了外资药企的专利垄断。具体方法是将药物专利分为产品专利和方法专利,1970专利法只保护方法专利,这意味着当专利药价格高于民众正常支付水平时,无论该药品的专利保护期是否结束,都允许该种药物被仿制。此外,印度还通过了药品价格管制法案,其主要目的是为指定的大批量应用的原料药及主要制剂指定价格上限,保证消费者能够以较低的价格获得药品,限制药企在药物上获得较高利润,这一做法有效降低了药品的价格。

由于印度政府的强力支持与法律保护,现在,印度作为全球最大的仿制药出口国之一,每年向全球100多个地区销售低价的仿制药,极大增强了全球患者的药物可及性。由于仿制药价格低廉,一些发达国家的患者也选择到印度就医或治疗,印度由此被称为“世界药房”。

印度廉价的仿制药不仅对发展中国家具有很强吸引力。许多发达国家也大量进口印度药品。在印度的药品出口中,60%以上的仿制药都是出口到美欧日发达国家,其中北美市场上的仿制药品接近50%都来自印度。

在价格低廉、上市时间快等因素影响下,中国也成了印度仿制药的重要消费国。一些个人及组织通过私下购买、跨境医疗等方式为患者提供价格低廉的药品。但按照我国药品监管政策,未按照正式审批程序注册的药品均属于“假药”,代购属于违法行为。不过在利益及疾病驱使下,印度仿制药成了许多患者的“救命药”。

一瓶格列宁,在中国卖40000元,药效几乎一样的仿制药在印度卖2000元,代理价只要500元,几乎同样的药效,在印度买药只要中国的5%甚至更低。“看病难、买药贵”, 在中国已是十分突出的问题了,影片引发的热烈讨论和口碑相传一定程度反映了当下民众郁积心中的不满和抗议。

世界上最大的病是穷病,印度的经济状况和中国的差距基本就无需多言了。真正的药神由此揭开,不是程勇,不是印度药厂老板,而是印度法律所体现的“以人为本”的治国理念,居民健康与生命安全是活在社会中的每个人最低的诉求,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谁家没有个病人?

片中药神救不了众生的原因恐怕不在于穷,而在于人的本位思想,在于“以人为本”的社会体制,在于给人活着的尊严。

真正的“药神”,不在电影中,而在电影外。这是藏的很深的一个隐喻,通过暗示的方式去影射,去引发大众的思考,去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回到印度街头几个小孩玩耍比斗的片段。起初我以为片段影射的是剧中情与法的较量。拿着木剑占据上风象征的是病人这个群体,他们奋力反击,让人们看到活着的希望,而招架无力的那个小孩代表着阻碍力量,这个片段象征着病人的希望。然而结尾似乎并没有反映病人的联名上诉或者奋力反击,只有病友们默默的目送程勇押送监狱,最后还出现了吕受益和黄毛目送程勇的镜头,随后程勇入狱服刑。病友群体的送别、无奈及不舍,说明希望是美好的,随后出现了吕受益和黄毛的站在病友里,在他们的内心里会是更大的辛酸、无言的挣扎及无比卑微的尊严,随后我意识到我的猜想是错的,而且错的相反,无力招架、不堪一击的小孩代表着病人群体一方,占据上风的是以瑞士格列宁厂家和警法所代表的社会掌权一方。这个其实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病友是弱势群体,肯定斗不过掌权的群体。为什么要加上这个片段呢?结尾处正版格列宁纳入医保,象征着公平和正义的最终到来,但这是一个病的医保,还有其它病呢?纳入医保意味着病友获得了活着的尊严吗?电影结尾并不是喜剧。小孩,意味着依然脆弱;小孩象征着成长,象征着不是一蹴而就,不是一场比斗就能分出结果,这是一场持续的故事。

虽然真正的“药神”追根溯源到了社会体制的问题,当回归到“生命的价值和药企的利润,孰重孰轻”这个争论,无论谁是真正的“药神”,都面临艰难的抉择,研发一款新药,通常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和巨额的资金。

以片中的药品格列卫为例,从发现靶点到获批上市,这款药耗费了约50年,制药企业诺华投资超过50亿美元。为了有动力和资金基础去研发下一款药品,药企必须要在专利期内把专利卖出高价,尽可能多地获取利润。根据相关法规,专利药存在保护期限,只要期限一过,仿制药就可以合法生产。这样一来,“正版药”价格将遭遇“断崖式跌落”,也就不再能为药企赚大钱了。所以说,只要一种药物在专利期内,大部分国家的患者都吃不到便宜药。

中国是仿制药的大国并非强国。《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明确指出,部分仿制药质量与国际先进水平存在较大差距。如2009年版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年鉴显示,中国进入WHO采购目录的品种数量为6个,印度则是194个。为提高仿制药药品质量,近几年国家发布了包括一致性评价在内的一系列医药产业政策性文件。此外,作为世界第二大药品消费市场,中国政府宣布自今年从5月1日起,取消包括抗癌药在内的28项药品进口关税。此举受到印度制药和医药出口企业的普遍欢迎。取消关税在为印度药企打开门的同时,也为中国制药行业开启了一扇窗。

借用《人民网》文章《<我不是药神>,药在哪?》的结尾,“影片简单直白却备受关注,正是复杂而纠结的现实给了电影巨大创作空间。看电影不需要多长时间,改变现实却要全国每个人用无法丈量的长时间来实现。因此,且给国家一些时间,毕竟我们是人口第一大国,发展中国家,还面对着无止境的各类医疗药品需求。这正是:为生命亮起绿灯,让吃药不再两难。”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与作者交流,作者微信号:wasaiguo,再次感谢~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