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我们暂时无法解答的问题

Shigakki
2018-07-09 23:24:2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是一个相当坚定的正版使用者。盗版,或者说抄袭对于每一个创作者来说都是深恶痛绝的事情。即使是经济实力不够,我没钱玩正版游戏或是穿正版衣服或是看正版电影,我完全可以放弃这些选择,忍一忍可能就忘了。这些对于大家而言都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是只要放手就放下了的东西。

可药不是。这是一个相当残忍的伦理困境,这不是我忍一忍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如果我得了绝症,而且告诉我这个世界上对症的靶向药物是我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的,我的生存本能会因我的经济实力而让我感到绝望。就像曹斌抓了很多白血病患者时,其中一位阿婆颤抖着抓着曹斌的两只手恳求他放过程勇那一幕一样,因为一旦程勇被抓,这种绝望就会再次袭来。

“他才20岁,他想要活命有什么罪”。程勇质问周一围的那一幕相信让许多人都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泪腺,在这种困境下的每一个选择都是那么的难以取舍,而这种进退维谷的处境是谁也没办法给出一个正确答案的。恐怕除了绝望的张长林之外,谁也不敢站在聚光灯下大声的对话筒说:“穷就是原罪。”

社会的贫富差距而带来的众多问题绝不是一两天就可以解决的。文牧野能够

...
显示全文

我是一个相当坚定的正版使用者。盗版,或者说抄袭对于每一个创作者来说都是深恶痛绝的事情。即使是经济实力不够,我没钱玩正版游戏或是穿正版衣服或是看正版电影,我完全可以放弃这些选择,忍一忍可能就忘了。这些对于大家而言都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是只要放手就放下了的东西。

可药不是。这是一个相当残忍的伦理困境,这不是我忍一忍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如果我得了绝症,而且告诉我这个世界上对症的靶向药物是我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的,我的生存本能会因我的经济实力而让我感到绝望。就像曹斌抓了很多白血病患者时,其中一位阿婆颤抖着抓着曹斌的两只手恳求他放过程勇那一幕一样,因为一旦程勇被抓,这种绝望就会再次袭来。

“他才20岁,他想要活命有什么罪”。程勇质问周一围的那一幕相信让许多人都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泪腺,在这种困境下的每一个选择都是那么的难以取舍,而这种进退维谷的处境是谁也没办法给出一个正确答案的。恐怕除了绝望的张长林之外,谁也不敢站在聚光灯下大声的对话筒说:“穷就是原罪。”

社会的贫富差距而带来的众多问题绝不是一两天就可以解决的。文牧野能够把这种问题尖锐的抛出,并不是像大多数国产电影一般戏谑的糊弄过去,而是像医生针对患者的病灶一般,不留余地的将问题剖开,已经是国产电影的一大进步了。甚至是打破这些年来国产电影的窘境的最重要的一步,它几乎给了每一位国产电影导演当头一棒,告诉他们一部优秀的电影,是可以兼具商业性与自我表达的,而且中国的观众也绝不是垃圾。

可它仍有一个比较致命的缺点。这种层级的伦理困境绝不是一部电影就可以讨论清楚的。药品专利制度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优秀的制度之一,可但凡制度,它必然有代价。药品专利制度的代价就是一段时间内,这未来会造福人类的,花费了数亿资金研究出来的特效药,短期内经济能力不够的人们必然负担不起。这问题的罪魁祸首不是被导演扣上昧良心和没人性的帽子的药厂和医药代表们,而这看似解决了问题的英雄也绝不会是药贩子们。

所以我宁愿相信结尾那一路上目送程勇从法院到监狱的人们仅仅只是程勇的幻觉。他不是英雄,他更不是辛德勒。我们固然要对每一位问题的解决者肃然起敬,我们也应该对这样一位为了患者的生命而牺牲自己的人充满敬意。可他不是《熔炉》里的姜仁浩,他更像是《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里的罗恩。他不是英雄。如果我们可以合理化他的行为,那简直就是在对那些真真正正为了救死扶伤的,数十年如一日占在科研第一线的科研人员的侮辱。我完全可以给你写一个为了研究出针对慢粒白血病的靶向药物的研究人员,奋力与药厂周旋只为了给他们提供足够的资金,甚至与仿制药制作人员斗争的故事。所以一旦将两者对立,将其中一方扣上了道德审判的帽子,这个问题就只会被激化,而不会再被正常的讨论。

所以这个困境多难解决啊,它没有答案,它更不该被一部电影进行道德控诉,它甚至都不应该被进行道德层面的讨论。我们只能把这个问题放在岁月的长河中,等待更有智慧的后人们,一次又一次的在人类的生命这一复杂的课题中不断争论,在无数智慧的撞击下找出最适合我们的答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