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法律之锁与道德之钥

观道见心
2018-07-09 22:09:4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我不是药神》的电影宣发铺天盖地,看到徐峥这个大IP,想着估计又是一个票房冠军级的喜剧电影,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个光头亮脑、油嘴滑舌,整出各种营销手段忽悠病人的药贩子形象——得,周末去影院看看,放松放松。

结果,这个电影沉重地让我窒息……影片中,每个人物都似乎困在一个牢笼中,他们在抗争,在泣述着自己的不易和生存原则,我不禁想问,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我们依次来看看影片中的各路角色(有剧透,介意慎入)——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

诺华公司研制和销售一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格列宁,定价4万一瓶!这价格对普通病友来说太高了,吃不起就意味着生命得到不延续。他们集体去诺华公司大门口拉横幅抗议,扔鸡蛋,抗议天价药。但是,诺华公司有错吗?如果他们一开始投入巨大人力、设备、时间去研发这种药,取得了专利,再去宣传,做市场推广,结果算下来每瓶药的综合成本是3万5,那定价4万是否也是合理的呢?又或者,真实情况下成本5千,定价4万,那是否也是体现了知识产权的价值,符合了以供求关系为基础的市场价格机制呢?难道我们要去逼迫政府动用《反垄断法》的大棒让诺华

...
显示全文

最近《我不是药神》的电影宣发铺天盖地,看到徐峥这个大IP,想着估计又是一个票房冠军级的喜剧电影,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个光头亮脑、油嘴滑舌,整出各种营销手段忽悠病人的药贩子形象——得,周末去影院看看,放松放松。

结果,这个电影沉重地让我窒息……影片中,每个人物都似乎困在一个牢笼中,他们在抗争,在泣述着自己的不易和生存原则,我不禁想问,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我们依次来看看影片中的各路角色(有剧透,介意慎入)——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

诺华公司研制和销售一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格列宁,定价4万一瓶!这价格对普通病友来说太高了,吃不起就意味着生命得到不延续。他们集体去诺华公司大门口拉横幅抗议,扔鸡蛋,抗议天价药。但是,诺华公司有错吗?如果他们一开始投入巨大人力、设备、时间去研发这种药,取得了专利,再去宣传,做市场推广,结果算下来每瓶药的综合成本是3万5,那定价4万是否也是合理的呢?又或者,真实情况下成本5千,定价4万,那是否也是体现了知识产权的价值,符合了以供求关系为基础的市场价格机制呢?难道我们要去逼迫政府动用《反垄断法》的大棒让诺华制药降价销售?对不起,市场专利药,仅此一家,他家的护城河是海沟级的。

期望企业家身上流淌着道德的血液,期望天价药主动大幅降价,就像期望北上广深房价崩盘一样naive。

印度仿制药公司

在印度特殊的专利法律的庇护下,该公司得以仿制“格列宁”,相近的疗效,但出厂价只有200多,经过卖印度神油的小店老板勇哥(徐峥主演)走私后在国内卖价5000,虽然也是暴利,但这价格也让众多病友看到了生命的曙光。从国际普遍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来看,印度法律和印度仿制药公司是违法的,这是赤裸裸的抄袭和偷盗他人的知识成果。但是印度仿制药公司有错吗?他们的行为后果是造福了许多贫穷的病友,给了他们活着的权利,避免了这些家庭的垮塌。但是我们可以只看行为的后果而不看源头的合法性吗?比如现在《我不是药神》电影很火爆,但是50元以上的票价可能对一部分人来说就是几天的工资,我可以在电影院把电影录下来,再到社会上传播吗?

前印度神油小店老板、“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纺织厂厂长——勇哥

勇哥本来开着一家印度神油小店,生意寡淡,浑浑噩噩,以至于租金都要交不起,这时家里老父亲得重病需要缴纳巨额手术费,他铤而走险做上了走私“格列宁”的生意,之后渠道打开,越做越火,获得暴利。好景不长,机缘巧合之下,勇哥被一个专业售假二十年的假药贩子张长林盯上,在威逼利诱下勇哥交出了“格列宁”独家代理权,而张长林要把药价提高到1万,勇哥的同伴们不解,这么多病人等着他救命,而他为了钱说撒手就撒手了。勇哥很崩溃:你们都知道卖假药是犯法的,我又不是白血病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进去了,他们怎么办?

一个小人物,一个走私小贩,被推上了“药神”的圣坛,但在关键时刻,他很清楚,对自己而言最宝贵的还是家人,而相对家人而言,自己的安全也更宝贵。

三年后,勇哥二次创业成功,成为一个每月纯利几十万的纺织厂厂长,本来他已经远离了“走私”,“卖假药”这些灰色地带,但是曾经的生意伙伴,一位白血病患者老吕的离世又把他拉入这个是非之地,那一刻,他可能想起了老吕曾经和他说的:我得病的时候什么都想过了,可是看到我儿子的时候我只想活下去,我想听他叫一声:爸爸。他又可能想起了那个午后,在浦西的一个老破小里面,老吕夫妇脸上洋溢着喜悦、感激和对未来的希望,身体羸弱的弟妹倒满一杯白酒,向他致谢,而后一饮而尽。

时局变幻,瑞士诺华公司向印度政府起诉侵权,印度仿制药厂停产,只能从印度药店以零售价购买,价格2000,这一次勇哥只卖500,而且把药卖向了全国。终于,事情败露,勇哥被抓获。

勇哥本可以安静地做他的纺织厂生意,可他却主动拾起走私的摊子,每月倒贴几十万,他在法庭最后陈词时很淡然地为自己辩解(大意):这些人吃不起药,就活不下去,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不管吧。

“上帝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殉道者勇哥,成为广大病友心中的“药神”。

公安机关:局长和刑警队长曹斌

局长在影片中铁面无私,他对负责办理此案的刑警队长曹斌强调,法大于情,作为执法机关,要坚定地站在法律这边。这句话听起来没有错,可是曹斌在具体执行起来才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第一,印度产的“格列宁”疗效可靠,不是“假药”,第二,买药的病友齐心协力,始终不愿意供出药贩子。最终他承受着被处分的后果退出办理此案。

老吕,黄毛,思慧,神父,等等广大病友

这是一群不幸遭遇病魔的人,他们想活着,同时也不想连累家人,无奈之下,他们愤怒,转而控诉、攻击天价药厂商。虽说生命无价,可这时候钱就是命!一边是4万一瓶的正版药,一边是张长林之流的假药贩子的煽动,病急乱投医之中,勇哥卖出了5000一瓶的仿制药,谁是老百姓心中的救命神,不言自明。

“这个世界上很多病都能治好,唯有一种病你怎么都治不了,那就是穷病。”影片中这句台词可谓振聋发聩,但这句话从假药贩子张长林口中说出,真是一种滑稽的讽刺。

但是,穷病是错吗?人生来就是平等的吗?努力勤奋与回报是正比的吗?这个世界上有绝对的贫穷和绝对的富有吗?

老吕,黄毛,思慧,神父,甚至勇哥,这些得了“穷病”的人他们身上都有人性的光辉,有真善美最本质的东西,他们才是电影中最可爱的人。

这个社会哪有什么对错,“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影片中,每个人物都在牢笼中做困兽之斗,仔细看那把锁是法律,是命运,而开启锁的钥匙却是道德。

法律是理性的,道德是感性的,理性是要维持秩序,保障效率;感性是要兼顾公平,体现人性光辉。法律无情,执法者可以有情;道德奢望,肉食者切莫夺走弱者生活的希望。个人终是渺小的,无妄天灾,无解症结,谁能保证自己这辈子不会遭遇呢?

法律是道德的底线,愿我们这个社会的底线能覆盖住最底层人们的生存尊严。

命运是奋斗的边界,乐观、自信、努力、勤奋仍然是在这个看似文明的社会中保护自己和家人最好的途径。

“我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早点来到。”

— END—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