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 何其不幸 何其有幸——《我不是药神》观后随谈

米花居士
2018-07-09 22:08:09

其实此片原型那个案子,在去年刘凤科讲刑法时,就已经了解过了。凤科言,“假药”是一个法律拟制概念,并非你们觉得的那么简单,不是不能治病的就是假药,能治病的就是真药。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依照该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该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药品,以假药论处。也就是说,即便药真的可以救人,但只要不符合以上规定,都是假药。因此,当年的陆勇即便做了救人的好事,但还是违法了,于是此处就出现了一个令人感情上无法接受的事情——凭什么做好事也要违法呢?现实中的这个案例的最终结果是,鉴于陆勇销售“假药”并未造成恶劣影响,恰恰是救了很多人命,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作出了“不起诉”决定。这部影片,提供给了我进一步去思考它的机会,以下仅就几个点,随意唠嗑一下。

1.“世上只有一种病没法治,穷病。”

这句话是对的,甚至讲得太深刻又太残忍了。不过就这句话,接下来我想说的不是“穷人难道就没有活着的权利了吗”的这类话,而是关于贫穷的认知以及一些可能听起来有些“冰凉”的东西。

过去我们觉得三餐没着落叫穷,如今我们可能觉得三餐只吃得起泡面叫穷。穷是什么?有人可以给出定义吗?在当今这个大部分人活命都没有问题的时代,“穷”大概早就成了一个相对的概念。穷不穷,取决于与周边人生活状况的比较,取决于本人的欲求有多大。当然,将穷和欲求联系在一起,或许概念就太大了,但穷至少是一个可以和刚需捆绑在一起的概念,不过同样的问题又来了,谁又能辨别什么是刚需?在过往技术不够发达,人人对疾病只能举手投降的时代,我们对活命的概念或许只在于解饥解渴,而能不能战胜疾病,那大概是由神灵说得算的,非凡人可以奢望的东西,而等如今医疗条件改善后,“医药”纳入了“刚需”,但于“医药”刚需到什么程度,仍旧是医保制度说了算的东西。

“格列宁”当时算不算刚需,我不晓得,我只知道那时它算是进口药,未进医保,那吃不起格列宁算不算真正的穷,什么程度的穷,我也不晓得。我只晓得,“穷人凭什么不能活”这句话,其实是建立在“富人凭什么可以活”的基础上的,很多时候所谓的“穷”,或许一方面来自于心理的失衡,另一方面则出自社会分配的不均。人类的需求总会不断升级,胃口总会不断变大,没办法做到同步“富裕”,这世界上总有“穷人”的,总有一部分人过得更好,而另一部分人过得不好,即便整体大家都在变好,但差距总会有的。穷病没法治,可以用以形容大饥荒时刻母亲吃自己的孩子活命,也可以用以形容影片里为了女儿跳脱衣舞的妈妈,虽然与前者相比,后者似乎“温和”了许多。

以上,我最终想说的其实只是,扯“穷”于解决问题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它能传达的只是“同样生而为人,为什么你过得很好,而我却过得很差”,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穷人”除了寄希望于“药侠”这样的平民英雄,此外更需要寄希望于的是一个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府,通过制度缩小这类差距。“穷”只是幌子,本质反映的是需求与供给的不平衡,为此值得深思的理应是制度为何没有给出更完善的分配方式,而好在本片尾,似乎给予了一个还算满意的反馈吧。

2.如果程勇是英雄,那医药公司扮演的就是反派吗?

我不知道导演是否有意将这里的医药公司刻画成一个大反派,但我觉得应该并没有,他们只是缺少更多的戏份。我也寄希望于,如果导演可以考虑把医药公司这一方的形象刻画得更饱满,或许影片会更有意思,但这样看来或许是过为苛刻了,毕竟这已经算是一部很成功的电影,且导演的聚焦点或许只在“药侠”本身,而非有意去挖掘更深更广的东西。

为什么要对“假药”作出这样的拟制,我相信一者的确是出自于对病人健康的保障,避免真正的假药吃出问题来,但二者的确是为了维护医药商及某些其他中间人的利益。正版药为何贵呢?因为研发需要成本,而作为进口药,针对罕见病患者的药,那定价当然更贵。不过,目前天朝由于中间人的层层加价,进口药贵得离谱了也是真的。虽然影片里只出现了“医药商”这一个“对立”的利益群体,但个人以为比起监管制度上的漏洞以及中间人靠进口药谋利的现象,医药商手里的专利权真没什么好骂的,这种权利保护是研发者理应得到的。为何打压“仿制药”(非指国内等人家专利期过后的“仿制药”)的原因便在于此类“偷技术”的行为如果得到纵容,甚至鼓励,那么研发也就失去了动力。想当年我看《三体》看不下去的一个原因,就是大刘似乎推崇“技术免费共享”......我觉得一个人人都把研发当做做慈善的世界绝对是美妙的,但是,人性还是不值得被考验,持那种想法的人,不是过分“乌托邦”,就是在破坏稳定的研发环境。另,我也不晓得国内版权法这么差和国内创新能力略低的状况是否互为因果。

或许许多人听及“利益”便自动联想到“丑恶”,然而事实上,“利益”无处不在,生存就是一种最基本的利益,人人都想活命,除此之外,人人也都想活得更好。从整个电影里来看,那就是医药商的利益和患者利益的掂量。患者想活命,但医药商也得活命。“大人的世界只分利弊,小孩子的世界才分对错”这句话,道明的是事实,而不是一种价值判断。利益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解决之道是制衡,而非消除其中的某一种利益。这种“制衡”就像自然界里的生物链,就像狼与鹿的故事。但人类世界没有“上帝”,制衡也不一定完美,它势必首先涉及利益衡量,小我会被牺牲,而大我则被成就。因此或许从感情上来说,狼吃鹿由于本能,是可以容忍的,而因为顾全更大的利益而需要部分人放弃生命,是无法被容忍的。可惜的是,这样的事情无法避免。

此外,除去医药商的利益外,现实会更现实,就其他在进口药到民众手里的中间环节参与者大抵已经形成了一条利益链,在此也不多谈,我相信这也是这部电影不敢多谈的地方。然,国内对进口药层层加价是一条利益链,印度政府对仿制药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也是条利益链,双方的初衷都不是救人。人性不值得被考验,人世也不值得被考验,强行一探究竟,就很容易陷入一种价值虚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人一方面总能发现自己的“罪恶”,但同时却也总能寻找到开脱的原因。

3.生而为人 何其不幸 何其有幸

悲伤往往出于“无能为力”,我说的无能为力,就是以上的:人类不可遏制的欲求的膨胀与资源有限导致的矛盾;不可避免的利弊权衡。

影片里出现一句“法大于情”,这句话难免让人想到一坨法理上的论证。“法是否大于情?法是否可能容于情?或者情容于法呢”,这涉及法的外在道德和内在道德的探讨等等,在此不赘述。我想到的只是,法律失去权威则也失去了存在意义,所以多数情况下它的确是冰冷的,但好在制定法律、进行审判的依旧是有温度的人。对于“药侠”这样的人,程序上进行“制裁”,但实质上则网开一面,我觉得这或许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之所以说机器无法替代人去审判人,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是,只有人自己懂得人性的复杂,一面多残酷,一面又多温柔,一面多脆弱,一面又多坚强。我说当初是因为人类社会使我好奇我才选择读文科,但也曾经有过很大质疑,深怕自己在知悉到人类社会的“本质”后无法继续走下去,不过我想大部分时候,我依旧感叹于人世的奇妙和瑰丽,分明骨子里有着一种可以导致自我毁灭的“基因”,但同时却又时常能迸发出创造“奇迹”的力量。互相伤害的是人,但愿意为某个存在牺牲自己的也是人。

生而为人,不幸在经历那宿命式的苦难,活着,谁都不怎么好过吧。但生而为人,活着,本身大抵就是件幸事了吧。

最后,以歌词结尾吧。

“放过对错才知答案 活着的勇敢 没有神的光环 你我生而平凡 在心碎中认清遗憾 生命漫长也短暂 ...... 此心此生无憾 生命的火已点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