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患寡而患不均

杜岳屏
2018-07-09 21:17:17

---第一节---

药企研发新药成本的确高昂,这是专利,这是知识产权,不保护这个,以后再也没人做研发,人类就难以进步了。那么,印度就特许仿制药的生产销售,受专利束缚较少,其实就是盗版,这里面水很深,不是说随随便便大家都能做仿制药(以下称低价盗版药)。

我们中国说实话,真想这么干,那早就没印度什么事了。中国其实也有一些对药物专利的强制许可,意思就是免除专利束缚,让国内制药公司也能仿制,这些东西其实市面上很常见,什么感冒发烧胃疼腰酸的,乱七八糟的药有很多也是中国自己仿制的,不过大多是很普通的药。中国没有大规模发放专利的强制许可。所谓强制许可,基本上就理解为专利在国内无效就行了。所以说,这事不好办。全世界各行各业,哪个不注重知识产权呢,美国还动不动指责中国不保护知识产权,甚至以此发动贸易战。中国近年来在很多行业,都按照国际惯例,加强了知识产权保护,不光是科技专利,包括大家熟悉的音乐电影什么的,统统加强了,不要老想着不劳而获。

印度搞这些强制许可,其实是欧美发达国家默许的。印度这个国家总是左右逢源,以前苏联美国都帮助他,现在欧美对印度也很好,主要是扶植印度对抗中国。印度自己又是英联

...
显示全文

---第一节---

药企研发新药成本的确高昂,这是专利,这是知识产权,不保护这个,以后再也没人做研发,人类就难以进步了。那么,印度就特许仿制药的生产销售,受专利束缚较少,其实就是盗版,这里面水很深,不是说随随便便大家都能做仿制药(以下称低价盗版药)。

我们中国说实话,真想这么干,那早就没印度什么事了。中国其实也有一些对药物专利的强制许可,意思就是免除专利束缚,让国内制药公司也能仿制,这些东西其实市面上很常见,什么感冒发烧胃疼腰酸的,乱七八糟的药有很多也是中国自己仿制的,不过大多是很普通的药。中国没有大规模发放专利的强制许可。所谓强制许可,基本上就理解为专利在国内无效就行了。所以说,这事不好办。全世界各行各业,哪个不注重知识产权呢,美国还动不动指责中国不保护知识产权,甚至以此发动贸易战。中国近年来在很多行业,都按照国际惯例,加强了知识产权保护,不光是科技专利,包括大家熟悉的音乐电影什么的,统统加强了,不要老想着不劳而获。

印度搞这些强制许可,其实是欧美发达国家默许的。印度这个国家总是左右逢源,以前苏联美国都帮助他,现在欧美对印度也很好,主要是扶植印度对抗中国。印度自己又是英联邦成员,西方社会容易接纳。这些都是国际背景。所以印度搞搞这些事,欧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国搞这些事,那欧美可就有戏了。但是,也不是说印度就一直畅通无阻,欧美虽然半容忍,但也经常批判印度对知识产权的侵犯,甚至也多次提议制裁印度,印度的压力也是很大的,以后也不是说每种新药都能在印度仿制。另一方面,印度也充当了新药的试验场。很多新药的效果,需要大量试验统计,最终要用到人身上进行试验,包括高价专利药和低价盗版药,在印度都有很多试验,大多都是患病者报名参加试验,以身试药。因试验而死亡的人也很多,副作用就更厉害了,印度人这是在拿命为地球做贡献,什么事总要有个代价,西方也是看中了这一点。大家以为低价盗版药那么好玩的?我们还要明白,高价专利药和低价盗版药的区别,不要光知道吃了药有效果就是好药。药的成分、制式、纯度、效果、副作用、相互作用……都是有很大程度区别的,普通患者仅仅靠自己体验得出结果说好不好是不行的。我们得承认,制药是一门技术,人家的专利不是白来的。再另外,印度经济落后本土医药市场并不发达,医药市场稍大的地方,西方就不会愿意放一条路了,毕竟得从这里赚钱呀。而印度制造的很多低价盗版药都外销其他很多国家,其实印度也承受了很大压力,这种事不是说就那么容易永远干下去的。

说这些只是个背景。我想说的是,低价盗版药的存在给了人们低价购药的希望,这一点打破了医药市场的平衡。这让人们把盗版的低价当作天然合理的,一旦得不到这些低价盗版药,人们就会把愤怒转移到原有的高价专利药身上。也就是说,给了人们希望,这才是令人们绝望的地方。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低价盗版药,人们根本没必要搞这么多苦情。既然是救命药,那本来就是天价的。以前没药的时候,看谁要死要活的了,看谁愤怒得批判这个批判那个了。没有,因为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希望,因此也就没有眼睁睁看着低价盗版药而不能购买的痛苦。药,只是表象,得不到,才是痛苦。

同样的道理,我们的社会,方方面面都是这样的。最基本的,财富,人们担心贫富分化太严重了,穷人看着富人逍遥自在那是很痛苦很愤怒的。但如果贫富分化没那么严重,穷人自然也不会动辄仇富。老话说,不患寡而患不均,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对比太鲜明了,所求根本得不到,这才是痛苦的根源。如果没有这么鲜明的对比,又何来什么得不到,何来痛苦呢。如果长生不老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遥不可及,有谁天天没事为这个痛苦呢?因为大家都知道,没戏,既然都没戏,就认命了,老就老了死就死了,还能咋地。古代社会,人们的平均寿命经常是三四十岁,他们总是觉得七老八十都是不容易了。但随着社会发展,生活水平提高,医疗技术发达,大家平均寿命都很高了,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大家都能一起续命了,一起迈向长生不老。这个过程,如果是大家没什么离谱的差距,大家都觉得很正常。如果出现了不正常的,比如说,一个人只能活四十岁,在古代他觉得没什么大家不都这样嘛,那现在他看着大家都能活八十岁,他就肯定不高兴了。他肯定要愤怒,为什么别人能八十岁,我就才四十呢?这就叫不均。现在有人很富有,有人很贫穷,想一想,即使是现在贫穷的,他的生活质量放在古代也是高出全社会的,但是他现在痛苦,是因为现在有了对比,有人比他富有太多了,这就叫不均。如果大家一起穷,比方说几十年前的中国,也没太多人抱怨。发达国家,有些算是一起富,也很少有人抱怨。不管是多寡,只要不均必定产生对比,造成痛苦。一起穷本质与一起富是一样的,既然没有额外的参照体系,谁知道大家是一起穷了还是一起富了呢。这个并不是语言诡辩,而是事实如此,社会总在发展,富裕的标准一直在变,如果全球一体化,那就是一起穷也是一起富,除非外星人来了,人们才得知这个地球一起搞的,相比于外星人是穷是富。我们中国现在提一起富裕,可以理解为我们要赶上发达国家,跟他们一样富裕。事实的发展上,到底是我们变富了,还是把他们拉穷了呢。目前因为还有很多发展中国家跟我们做对比,我们感觉得到,是我们在进步,在变富裕,实际上,发达国家已经隐隐觉得自己被中国拉下去了,他要变穷了。穷富是相对的,资源如果不够用,那肯定是把很多发达国家都挤兑到破产,把他们拉穷了。对于全人类而言,强烈的贫富差距,造成了很多国家与族群的痛苦。小到个人大到国家,所以这些都是相通的。

那么其实按理说,禁止了低价盗版药,自然就不会有这么多悲情戏了。全社会应该加强联合,统一维护专利,不要让破坏专利的人破坏这个平衡。为了体现公平,人们要做的是限制专利的暴利,并不是说有了专利就可以漫天要价了,过度的天价暴利很容易引起众怒造成对立适得其反。有一个合理的利润率大家都能接受,大家也认可研发辛苦,肯付这么多钱,皆大欢喜。(其实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此之大成本的研发投入,风险如此之高,没有足够的利润率吸引着大家,谁干呢,压人家利润率,人家这钱还不如炒房子呢)。实在成本太高的,适当提高利润率,以及采取其他手段支持研发补贴成本都行。这看似很残酷无情,但实际是合理的。只要允许低价盗版药存在,不论是在哪个国家生产,这都是一个破坏市场平衡的东西。低价存在,就燃起了人们的本不存在希望,同时把高价专利药推向人们的对立面。与其如此,反而不如一开始就都是高价专利药,这样人们的心理自然而然就会平衡了。反正都是这个价格,又没有其他价格,人们就认为这个价格就是救命的合理价格。毕竟命哪是那么便宜好救呢。那样在大家的心理预期里,救命就得这么贵,也就没那没那么多人痛苦了。付不起钱,只好认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古往今来不都是一样吗。神医不好请。有了这个心理预期,就不会出什么对比鲜明的痛苦。

不要觉得我说这些很冷酷很残忍,断了人们生路。不信想一想,那些还没有低价盗版药的东西。世界上不治之症多得很,人类的医学技术其实并不高,别说低价盗版药了,高价专利药都没有,人得了就没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等死。这种情况下,人们还批判什么专利不专利的,在大家的心理预期里,这些绝症就没有救了,自然也不会产生可望而不可得的痛苦。所以说,升米恩,斗米仇,不断的给予拉高了人们的预期,一旦减少或中止,只能得到仇恨。同样的道理,低价盗版药的出现,降低了人们的心理预期,让人们觉得救人就是这个价,那不就成了靶子了。这样的事多起来了,再也没有神愿意研究救人的办法了,人类这不就是涸泽而渔、杀鸡取卵吗。所谓目光短浅,所谓因小失大,不就是这样吗。所以说,盗版让创造者得不到回报,继而就扼杀了一切创造,这个我们都是知道的。

对于个人,是的,没人给低价盗版药,死了,很痛苦。但是对于社会而言,都这样如愿,那药企都破产了,想想人类还有多少绝症,以后还有没有人解决其他病症。为了一个,失去未来的所有,值吗。这个思索不是哪一个人做的,而是社会上市场上的经济规律。我只是拟人化地表达了一下。这个规律就是,人们若是破坏了平衡,它不答应,强迫它答应,从此人类就永无进步。不要觉得不进步无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古代的永无进步,就三四十岁的平均寿命,今天的人根本看不上眼。只有整个社会的技术得到保障了,有了传承延续发展的机会了,以后人们的健康水平才会越来越高啊。不是我吹,技术永无止境,什么新型药物,什么基因技术,什么器官移植克隆……以后的命,真的只能靠钱来买了。光觉得现在活80够本了,到时候就不这样想了,到时候大家出点钱,都能续命二百岁,我就不信有人甘愿活80。命的确很贵,只要钱多,还是可以尽可能把命续上一续的。破坏专利,以低价扰乱市场,给予人们低价预期,从而导致技术止步的,以后最好少发生一点。一旦发生,除了惹民怨,阻碍技术,真是一点好处没有,两面不讨好。印度低价盗版药,说穿了,不过是薅羊毛而已,薅人类科技的羊毛。所有能拿到低价盗版药的,得明白,高价才是它应有的,合理的。低价真的只是薅羊毛,损害了其他所有人的利益,才有的恩惠。现在不过是一些低价盗版药让大家薅羊毛而已,更多的,比方说不是药,而是技术,比方说做手术的技术,比方说昂贵的ICU,放疗化疗透析什么的,那些东西就没法仿制,人们也就从来不奢望它那么容易就能享受。

其实即使不是高价专利药。咱取个普通例子。任何商品,总有价格。如果说,突然,一个小卖部,全是免费的,大家什么感想。大家觉得这免费的不拿就亏了,大家觉得这些东西就应该全是免费的。把这个小卖部的免费推广到全世界,全世界所有商品都免费了,好了,一会让全世界的商品都被拿完了。再也没有人生产商品了。什么感想呢。所以说,一个俩个小卖部搞免费,这个社会还hlod住,可以薅薅羊毛。全社会商品都免费,那就全社会一起啥都没有,返回原始社会。商品总会有个价格,救命总要花钱。

如果全世界专利保护一样,没有什么特许低价盗版药,又何来那么多可望不可及的希望和绝望呢。人的绝望和痛苦,都是被对比出来的。所以说,破坏专利的低价盗版药,对社会的发展是一个毒品,是饮鸩止渴。是损害全体人类的利益来救一小部分人,造成了人们对医药技术的不切实际的希望,造成了人们的焦虑和痛苦。看看,这话一说出来,就显得很残酷冷漠,恨不得诅咒说这话的人自得报应。但没办法,人们总是关注自己的利益大过其他,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才能感受到痛苦,自己就是低价盗版药的奢望者。立场让人们成为不同的利益集团,这是客观规律。作为个人,我们关注自我,同情个体。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公平。同样的药,应该有同样的价格机制,有着合理的利润率。不要人为地制造高低价,增加人们的对比感和痛苦。记住,一样贵,其实就是一样便宜。

另外,电影以纳入医保作为结局,的确显得太歌功颂德了,过审都是这样。医保能解决的事情真的不多,多的是各种救命天价药,医保能纳入几个呢。又不是纳入个医保,就能解决了世界上这种问题,这样歌功颂德美好结局,真的太滑稽太可耻了。当然医保也是调剂社会公平的重要手段。还有很多药,不是来句纳入医保就能解决的。一是医保的钱也是大家一起创造的,不是无中生有的。二是药价破发了,药企亏损也就没人生产了,再便宜的东西缺了货也不行啊是不是。更多的,不是药,而是医疗技术,这个东西,没有低价技术低价服务给大家用啊。推而广之,人生,需要花费高额费用的东西,多的去了的东西,没有低价方案给人选择。

---第二节---

再回到影片。为了戏剧冲突,影片的有些安排都有很大成分的巧合、夸张。这里我提一个煽情的桥段,就是老奶奶求警官放手的那个片段。她说的话主要有两点。一是低价盗版药有疗效,二是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得病。

第一点呢,是以自身经历,为药品的疗效做担保。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的问题。中国的文化注重结果轻视程序,西方的文化反之。如果没有实验证据确认新药的药理、疗效和相关毒副作用,这种药是不能上市的,这就是程序,进而形成法律。低价盗版药的这个程序,一般都很水,所以一旦真的出现什么不良反应,那的确也无可奈何,这就是赌命。很多人报名参与新药试验,其实就是赌自己的命而已,也确实有很多遭受副作用的患者,甚至牺牲生命的患者,出了这样的事,医闹又怎么说呢是不是,这个我们就不多说了。我们中国,传统医学的思想根深蒂固,黑盒思想比较流行。所谓黑盒,就是不看黑盒内部的原理,只看结果。只要这口药起到了作用人们就认可它。我们的传统医学其实并不昌明,很多药方都是历代积攒的经验,因为太注重经验效果,反而忽视了原理解析,以至于诞生很多玄而又玄的医学养生理论。中西差异就在其中,喜欢综合的中国,一直在黑盒阶段积累经验,但很难得到医学技术的突破。转向分析的西方,从中诞生了实验与科学。(这里插一句,我不认同“中医”的叫法,应该叫中国传统医药学。对应的是西方传统医药学。中西方的传统都有很多玄虚理论和迷信说法,都是从注重经验积累开始的。但是因为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等科学门类主要在西方发展,所以西方传统医学就走向了现代医学。现代医学是全世界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不宜简称为西医。)所以老奶奶的这一句,是运用了中国人固有的文化观念,让大家不由自主地认同她。如果真的摆到世界台面上,这种观念无疑是有很大争议的。虽然我们的文化观念是这样的,但我们心里要转过弯来,要明白,口说无凭,药效从来没有依靠患者述说来定义,唯一的途径必然是科学的试验程序。

第二点呢。其实是提醒听众运用同理心,设想一下自己也有可能病患缠身无药可医,从而变得理解老奶奶。警官听了老奶奶的话,果然心一软,根本抵抗不住。这一点说的其实还是新药的普及与研发问题。前面也多次提到,没有回报,就没有人再去攻克下一个疑难杂症了。我们人都是自私的,自私并不是罪过,但是我们自私完了,要明白自己是自私,不能自私了还要觉得自己伟大光荣正确。老百姓要求低价盗版药,其实就是一种自私,毕竟自己的生死存亡摆在面前,而所谓的后续研发其他疑难杂症的新药根本就事不关己十分遥远了。对个人而言,这有一个轻重缓急的判断,所以新药出来了以后,病人自然都倾向于低价,甚至免费。大家倾向于神医的悬壶济世,倾向于圣人的无私关照,认为一张药方的诞生已经是功德圆满了,应该普济众生,想不到这与下一张药方有什么关联。老奶奶让警官想一想,他家里就难道就没有病人吗,他就能一辈子不得病吗。我们仔细想来,虽然这样说,会让人设身处地亲临其境“感同身受”,但其实这也是一种道德绑架。我们以警官的身份来思考一下,抬抬杠,分两个层面来分析这些话:

第一层面是,为什么我得了跟你一样的病,就要同情你。你为了治病散尽家财很苦,我为什么必须跟你一样苦呢。我就不能乐观一点洒脱一点吗,从小到大,学到的听到的,什么与病魔作斗争啊,什么豁达的人生态度啊,都是放屁吗。我们想一想古人的处境,不是比我们更差吗,他们没有药,还每天认认真真地生活,享受剩余的人生,发光发热,留下各种传世作品,我为什么不能跟他们一样呢。是的,人本来就是不公平的,生来得了病,这是没法改变的。但并不是说,得了病就从此愁容满面。如果说有一些高价专利药能给我续续命,我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如果我的家财,只能支持我续十年的命,那就续十年吧,这十年人生是我多得的好处,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我不会为了续不了二十年的命就怨恨社会仇恨医药。有这么多钱办这么多事,事实如此,且行且珍惜吧,这剩下的十年,一定要活得更加开心自由,又何必怨天尤人,期望得到更多生命呢。当你期望得到更多寿命时,尤其是超出你的财富所能续的寿命时,你已经掉进了欲望的魔窟,永无止步。病只是你被欲望俘虏的一个表象,没有病,你也照样会被其他欲望俘虏,永远满足不了的欲望,金钱,美女,权力,名誉,永无止步,得不到反而心怀怨愤,却从不感恩已经得到的。虽然这样的想法,很接近佛道思想,但事实的确如此,一体两面,只要回顾一下自己已经得到的,我们难道不应该感到感恩和快乐吗。所以不要说,我也会得病,不要指望,我得了跟你一样的病,就能理解你。人跟人,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至于走私低价盗版药,能走私过来能用,我也会用,但走私不了的用不了的,我不应该继续保持我的乐观态度吗?就因为走私不了,就把自己变得仇恨药企支持走私,我原来的豁达人生哪去了呢。说得夸张一点,难道为了活命,什么都可以干吗。今天走私还是一个小事,我也能接受。明天说,要干一些大恶大非的事情才能换来半条命,我也要干吗。比方说杀人,比方说卖国,这些事能换我的命,我就应该换吗。为什么历史上有那么多坚持气节,不为权贵名利所动的人,因为他们不在乎这些东西,他们在乎的东西,比命更重要。所以要搞明白,命再大,也有一个度,绝不是说,你拿我的命威胁我,我就能什么都可以干。回到药物上,走私不了了,无非是回到原来的境地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呢。正所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你们见过了低价盗版药,反而心态变异,变成了,得到才是公平,得不到反而成为不正义了,跟道德绑架已经没有区别了。所以你对我说,你就不会得病吗,我会回答,也许我会得病,但我得了病,也不会变成你,也许我会自私地薅别人羊毛,但我不会要求别人主动无私为我。

那第二个层面我会想,为什么我会得跟你一样的病。这世界上,疑难杂症何其多,你得的不过是其中一种而已,假如我得的是另外一种绝症呢。假如这另外一种绝症的特效药还没有被研制出来,还等着上一个高价专利药回收成本继续研发呢。那我们岂不是成为了敌对双方,你们走私低价盗版药,破坏专利保护,损害药企的利益,使得药企亏损,无力研发可以治疗我的特效药,我从此了无希望,那我不得跟你们这些走私犯势不两立?我盼星星盼月亮,盼着药企研发出针对我的特效药,结果药企倒闭了,我找谁?允许你自私,就不能允许我自私吗?你们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或者,不说我了,还是你们自己,万一你自己一个身体上得了两种绝症怎么办?第一种绝症,你用了低价盗版药,高高兴兴活下去,第二种绝症,没有药企给你能研发出来了,你怎么想。是不是你自己自作孽的因果报应呢?这种事不是我危言耸听,你仔细想一想就知道,一个人真的可能同时得上好几种大病。所以说,不要老觉得我弱我有理,别人就活该为你奉献,你也要考虑一下后果啊。所以我真的不能保证我一辈子不得病,但我更不能保证我一得病,就得了跟你一样的病。明明有更大可能我得了其他病,得了其他病,大多数都是一般病,现在医学也不是说全部为了一点病把人都逼死。得了其他的绝症的几率的确不多,即使得了其他绝症,也因为我们不是一种病,不在同一个利益立场上,甚至是相反利益立场。

以上。我以警官身份,当了一回杠精。这东西就真的不能细想,一细想,全都是漏洞。人们很容易当场就被老奶奶的煽情感动,来不及细想就不自由主地认同了她,但事实上,这只是影片的技法而已。现实社会中,没那么简单。

说起影片技法,不得不提的是,影片刻意把药企代表描绘成尖嘴猴腮唯利是图不顾人命的丑角,以图激发人们对药企的愤恨,达到同情病患弱者的目的。我承认,这个技法取得了很大成功。但是我们得看社会现实,不能光这样意淫。现实社会中,大家也都是混一口饭吃,谁闲的没事这样搞呢,当药企傻叉呢。这样做,其实也是转移了矛盾。我国现实中,进口药的高价,一方面是出厂价高,另一方面还有关税、经销渠道层层叠加的利润。光批判外国药企,只是捏软柿子罢了,枪口要是对准我们的各部衙门和经销渠道,一下子得罪官商两个阶层,这电影还拍不拍呢,笑。所以电影为了过审,本就是打擦边球,从来不敢真正批判政治,只能把矛盾转移到外国药企身上,对西方资本主义大加批判了。说到这一点,也得承认,我们国家,只能在官方已经变革之后点头之后,才能出相关影视剧,这样出来的影视,都免不了歌功颂德。在此之前,是根本出不得的,谁出了指点江山的作品,谁就过不了审。其实全国各个领域都是如此,哪怕是打老虎,老虎被调查前,全国官僚机构人民群众P都不放一个,老虎一旦落马,立马各大报纸媒体人民群众全是痛打落水狗的义正辞严。我有时就觉得,您早干嘛去了。出事之前您说了,您这叫推动社会进步;事都出完了,您再来说,您这叫跟风拍马。这能一样吗。很遗憾,我不是药神的所谓进了医保,就是这么一个尴尬的处境。所以不要被电影丑化药企转移矛盾的技法骗了,想了解事实真相,可要仔细了。

最后,太吊诡了,我再提一下不患寡而患不均在贩药集团的体现。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没有永恒不变的利益集团。让我们看看张长林的集团是如何分裂败落的。张长林走私低价盗版药,他为了赚取更多的利益,提高了药价,虽然提高了,但比原版高价专利药还是便宜一半,结果他的客户与他决裂了,直接举报了他。这就是赤裸裸的利益。病友客户,不感谢研发高价专利药的科学家,也不感谢走私低价盗版药的张长林,把低价盗版药想象成理所应当的享受,只要不维持原有的他能获益的局面,那就与他分道扬镳了。什么道德,什么走私,什么慈悲,什么赚钱,在冲突面前,全是浮云。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且是喜欢泄愤报复的。有个成语叫,分赃不均。多少利益集团,因为利益分配不均,产生矛盾进而分裂?无论是商业利益,还是政治利益。在政治上历史上,同样如此,永远不可能有一个稳固的统治阶级。统治者,或者各个阶级,哪怕是最底层的农民阶级奴隶阶级,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产生矛盾和分裂,从而重新洗牌。这也叫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们谈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不仅仅是讲国家人民的公平,也说的是各个利益集团内部的,只要不均必然分裂,或者说必然不均迟早分裂。还有个成语叫,祸起萧墙,说的就是,事故容易从自己内部出。祸起萧墙跟不患寡而患不均出自同一个地方,季氏将伐颛臾,论语的这一篇章,这都是孔子洞悉过的人性。在影片中,我们看到为了更戏剧化地表达人物形象和情节冲突,程勇被塑造为不计成本倒贴钱也要走私低价盗版药的光辉圣人。这样才没有涉及到程勇集团的内部分化。其实只要我们仔细一想就知道,程勇已经卖到了500一瓶了。以后真的能永远不涨价吗,你不涨价,人民币还会自己贬值呢。你不涨价,很多500一瓶的照样吃穷家底,盼着你50一瓶。以后,有的是要面临的分化局面呀,只是影片全部回避了这些内容,或者来不及表达这些内容。无论如何,这利益集团也不可能是铁板一块,这才是残酷的现实社会。哪怕你免费,你也不可能全部照顾得一般公平。无尽的穷人,会诞生无穷的需求,人们只会得陇望蜀,那是永远填不满人的欲望。只要得不到,必然是痛苦。穷病,靠人们的同情和奉献,根本解决不了。在此过程中,升米恩斗米仇将会反复上演。而无差别的奉献,最后将全是欲求不满、全是分化和仇恨。没有无边的法力,填不平无底的欲望。众生皆苦,一个人,真的做不了普济众生的佛祖。

其实说得残酷一些,我们这些人又有什么差距。得病还是不得病,穷还是富,都不过是人世间的一回挣扎而已。我们这些人,救或不救,帮或不帮,又有什么区别。救了帮了又能怎样,还不是苟且地自私地在这个地球上活着。甚至还不如没救的一些人潇洒。人性本就是有很大程度的自私,靠人性的无私是解决不了的。我们这个世界能维持下去,靠的是更残酷的弱肉强食,靠的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冰冷的博弈法则。温情与无私只是锦上添花的一点道义满足罢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