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药物离我们有多远?

霍金·徐
2018-07-09 20:34:45

当我第一次知道朋友们找我去看《我不是药神》时,其实我呢,是拒绝的。因为我不想再看特效,DuangDuangDuang的那一种。但是后来,我发现这部电影没有任何特效成分,于是,我又看了一遍,我还邀请了我的爸妈一起看了一遍,令我意外的是,这部电影引起了长久的议论。

本人今年16岁,在我的长辈们中,有多位老人在和癌症做顽强的斗争,起初大家都不太重视,到了现在,家庭会议成了家常便饭,所有人都在为老人们的身体担心。其中,就有关于靶向药的问题。

我的姨奶奶(我爸爸的亲姑姑)两年前被诊断出胰腺癌和骨癌。再经历了多次手术和化疗之后,两年后的今天,本地的医生终于放弃了治疗。我居住在江阴,这个小城市的医生没法继续进行下一步治疗。于是,我的姨爷爷带着她去了上海,在那里他们第一次接触了靶向药这个词。这种药物给了两位老人莫大的希望,但是药物的价格又给了他们相当沉重的打击。德国进口药2.5万一瓶,一个月两瓶,一个月就是五万,一年就是60万。两位老人的退休金根本撑不过来,他们的女儿(我的姑姑)工资也没有高到那种程度。两位老人回来的那一天,我去看望过他们。我看着姨爷爷脸上的无奈,心中有说不出的痛。

于是后来,姨爷爷在网上了解到印度代购的药物疗效相似,价格却只有800一瓶,一个月只要一瓶,一年要的用只要原来半瓶的价格。于是,姨爷爷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从网上代购。现在一家人的生活已经接近恢复正常了,姨奶奶坚持服用印度药,现在病情很稳定,她自己也说感觉肿瘤在变软。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电影中的这句老患者说的话一直在我的心头徘徊。我第一次听到印度药,我很抵触,我希望我的家人能远离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但是姨奶奶的经历让我让我重新考虑这个词的重量。如果不是代购的印度靶向药,现在只有两种结果:姑姑一家因靶向药不堪重负;或每年只能去公墓看望姨奶奶了。

我的舅公(我爸爸的亲舅舅,姨奶奶的亲哥哥)去年被查出肺癌晚期。同样经历的多次的手术和化疗后,我的伯伯带着他也去了上海,同样被推荐服用靶向药。这次的药物更加昂贵:一瓶8万,一年就要接近100万。而我伯伯一家一年的收入不过20万,仅有的存款不过能吃半年。因为这件事,家庭会议上的硝烟至今没有散去,有人建议不要服用,有人建议服用代购药物,但很少有人建议吃国内正版药。我能知道这里的原因,靶向药吃上就停不下了,如果一直服用正版药,等到了破产的那一天舅公能配合吗?当然不能!所以,尽管还没达成共识,但大部分成员已经同意使用印度药(我也投了赞成票)。

时至今日,印度靶向药成了一家人的救命稻草,姨奶奶的身体保持健康,但药物的副作用让她消瘦不堪。舅公还躺在病床上等待药物的到来。我想在也渐渐意识到印度的便宜药有多么重要。如果这还没能打动你,让我再来讲另一个故事。

我的老邻居(人称老地主)三年前被诊断出胃癌,但他半年后就去世了,原因我想你们应该能猜到了,他并没有服用靶向药。他的老伴知道药物的昂贵,也知道这根本停不下来,就非常果断的拒绝了靶向药。老地主生不如死了一阵子后,在病床上并不安详的走了。God bless him.

印度药没能救得了老地主,我希望它能拯救我的姨奶奶和舅公。

所以,我并不觉得印度药错在哪里,我并不觉得程勇错在哪里(emmm他触犯了)。当然啦,我还只是个孩子,我对这个社会了解的还太少,这句话也说的太绝对。印度药有利有弊,但对于处于死亡边缘的患者而言,这实在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我站在生命的法庭,为了生命,不得已放弃法律。我相信程勇也是这么想的。

第一次在豆瓣上写影评,我以一个孩子的身份,望向这个社会。各位dalao欢迎评论,不管好坏都是对我前进的动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