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武士 影子武士 8.9分

影子是离不开人的

岛村
2018-07-09 17:48: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概括影片,那可以说,它讲述了一个死人对一群活人的影响。

战国时代的三雄之一,武田家的主公——信玄被敌方的一个小卒射伤后,元气大伤,不久便死了。可是,死亡的重量因人而异。信玄作为三雄之首,武田家的精神领袖,他的死亡,与武田家的命运紧密相连。于是,他遗言要求手下重臣帮助他再“活”三年,以在乱世中稳定军心,巩固基业。而他活着的方式,便是使用他的弟弟偶然从钉刑下救出的盗贼替身。

所以,于信玄来说,他肉身的死亡是第一次死亡。替身暴露,遗言的三年期满,他的死亡被公之于天下,是第二次死亡。而他继位的儿子一意孤行,出兵惨败,致武田家全军覆没,是他真正的死亡时刻。

作为信玄的影子,替身从抗拒到顺服,再到完全对信玄的认同,画出了一道悲情的弧光。在被钉刑下救出时,他拥有完整的独立人格,对做替身的建议不服气,中间还一度想偷东西逃跑——这是为了基本的生存需要,即物质满足。而他最终选择留下做替身,乃是一种精神选择。“我什么都不要,只想效忠主公”,这或许是因为片中人所说,短短一面,信玄已以王者风范与人格魅力征服了他,或许来自于作为武士的道德诉求:挺身相救,便能左右一座城的

...
显示全文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概括影片,那可以说,它讲述了一个死人对一群活人的影响。

战国时代的三雄之一,武田家的主公——信玄被敌方的一个小卒射伤后,元气大伤,不久便死了。可是,死亡的重量因人而异。信玄作为三雄之首,武田家的精神领袖,他的死亡,与武田家的命运紧密相连。于是,他遗言要求手下重臣帮助他再“活”三年,以在乱世中稳定军心,巩固基业。而他活着的方式,便是使用他的弟弟偶然从钉刑下救出的盗贼替身。

所以,于信玄来说,他肉身的死亡是第一次死亡。替身暴露,遗言的三年期满,他的死亡被公之于天下,是第二次死亡。而他继位的儿子一意孤行,出兵惨败,致武田家全军覆没,是他真正的死亡时刻。

作为信玄的影子,替身从抗拒到顺服,再到完全对信玄的认同,画出了一道悲情的弧光。在被钉刑下救出时,他拥有完整的独立人格,对做替身的建议不服气,中间还一度想偷东西逃跑——这是为了基本的生存需要,即物质满足。而他最终选择留下做替身,乃是一种精神选择。“我什么都不要,只想效忠主公”,这或许是因为片中人所说,短短一面,信玄已以王者风范与人格魅力征服了他,或许来自于作为武士的道德诉求:挺身相救,便能左右一座城的命运。在亲眼目睹随从们为护驾而死时,他已然受到巨大的心灵冲击。一场胜仗,让他自信满满。那时,他作为影子,对本尊的认同已经达到巅峰,恍惚中,他已与信玄融为一体。

这个幻象,在被敏锐的非人类——信玄生前的爱马识破后,一举破碎。

影子永远不能代替本尊。他在和信玄的小孙子建立了“亲情”后,逐渐忘记了作为影子的信条,终于因为一时大意,使得自己的这场戏草草收场。而回归浪人身份的他,却依旧作为局外人,紧紧地注视着那座从来不属于他的城市的命运。他围观信玄姗姗来迟的葬礼,也躲在草丛中紧张地观察着继位者意气出征时的战况。最终,在全军覆没的残破荒野上,他踏着尸体作为武田家的最后一员,孤独地向布局严密的敌军跑去,导演了一场毫无悬念的牺牲仪式。

这是一种道德力量的感化:众臣的忠诚与专注,贤明先王的死,使得临危受命的影子认同了武田家,也主动将自己的命运汇入到武田家的家运之中,与其同生同死。

这也是一种关于极端身份认同的悲剧:影子一旦成为影子,便再也无法变回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影子武士的更多影评

推荐影子武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