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之税 ——多元主义视角下的抗癌药物关税问题

老刘
2018-07-09 15:47:54

把小作业文章贴上来蹭蹭热度

1.问题的背景:

1.1一个新闻:

“新的变化意味着进一步扩大开放,我们在开放方面还有较大的空间和潜力。比如货物贸易,我们进口商品的税率水平在世界是处于中等水平,但是我们愿意以更开放的姿态继续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的总体税率水平。一些市场热销的消费品,包括药品,特别是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我们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 2018年3月20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如是说。

1.2一个旧闻:

陆勇,46岁,2002年时被查出患有慢粒性白血病,需长期服用抗癌药,市售正规抗癌药“格列卫”,每盒售价高达23500元人民币。此后,陆勇开始直接从印度购买抗癌药,随着病友通过qq群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他寻求帮助,后来药品价格降至每盒数百元人民币。为了方便资金流转,陆勇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给了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2013年,当地公安局在查办一起贩卖网络银行卡团伙时,涉及陆勇的信用卡,最终案发,陆勇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刑事拘留,后被检查机关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诉讼,最终检查机关认定陆勇“不是销售行为”后撤销诉讼。该案件引起了全国性的讨论和关注

1.3抗癌药物关税到底降了多少?

进口综合税率的计算法则:

(1+关税)*(1+增值税)-1=综合税率

一般来说,进口药品海关关税约为5%-8%,药品增值税率为17%

假设某药物进口关税税率为8%

其进口综合税率为(1+8%)*(1+17%)-100%=26.36%

进口关税为5%的情况进口税率为22.85%

取消关税后,其进口综合税率为17%

二者差异为5.85%到9.36%之间

以赫赛汀为例,医院端中标价格为7600元,取消关税后有望降至7000块。

另据中国癌症统计中心报告,中国每年近430万肿瘤新发患者。结合进口抗癌药品 5%~6%的关税等数据,粗略估算,抗癌药零关税预计将减少中国肿瘤患者约 18 亿元的开销,大致可以给每个患者平均减少 420 元药费。

2.理论基础及问题的构建:

2.1理论基础

多元主义的政策分析框架认为,国家对公共问题的立场是中立的,政策是各个利益相关群体通过多元竞争最终妥协的结果,利益团体的人数、财富、组织能力、领导能力、凝聚力与决策者的关系会影响到政策。

2.2问题的构建:

在多元主义框架下分析,各方如何影响政府决策达成进口抗癌药物零关税的后果?

3.可能涉及到的利益团体(利益相关者)及其作用方式:

其中,我小组认为多元主义对我国现实阐释力不足,为与现实贴合我小组决定将政府作为利益相关者放入框架进行分析。

3.1各方的利益诉求:

3.1.1患者视角: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最基本的诉求是生存,药效好、价格低是最重要的,巨大价差的存在,催生了仿制药代购这个灰色链条,也伴随着各种未知的风险。仿制药代购除了违法外还可能存在不合格仿制药品引发安全问题。抗癌药进口关税下降至少从两方面使国内患者受益:第一、经济成本,药价降低首先就可以节省一部分费用,同时也免去了不少患者奔波海外求医问药的艰辛与经济负担。第二、降低了患者使用仿制药的意愿,免去了部门患者使用不合格仿制药所引发的风险。

另一方面,消去关税影响后的药物价格依然偏高,一是正规渠道进口药品出厂价格本来就高;二是药品的审批、进口等环节的手续十分复杂专业,渠道商在应对审批手续的同时追求利润,层层加价;三是医院有一定的盈利压力,在医院端存在一定的加价。根据新闻资料计算,后两者的加价幅度约为40%。也就是说关税下降后,促成价格偏高的机制体制依然存在,患者冒险使用代购仿制药的动机依然存在。

3.1.2政府视角:

作为对人民负责人的政府,保障人民的生命权是基本共识。

2015年中国总体癌症的五年生存率仅为30.9%,远低于美国的66%。经对比数据发现,我国癌症发病率接近世界水平,但死亡率高于世界水平。因此打好这场抗癌战的关键在于降低癌症死亡率。而导致死亡率高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许多癌症病例诊断过晚;二是,癌症治疗费用高昂,包括其药品的价格也非常高昂,导致其没有能力接受治疗。2017年2月14日,中国政府明确承诺,总体癌症的五年生存率要从30.9%,到2020年提高5%,至2025年提高10%。这一目标,被写入《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下称《慢病规划》)。从这一规划中可以看出政府要提高癌症患者存活率的决心。另外一方面,抗癌药物市场长期被几家国外药业巨头以技术优势垄断,国内药企无法在短时间内追赶。碍于世界贸易组织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中国政府不可能违背协定约束公开的鼓励仿制药。

而关税是国际贸易中的常用竞争手段,政府通过关税调节市场份额为国内企业争取一定的发展空间,期望夺回抗癌药物市场份额。但不论如何选择,最终造成的结果都是患者买单,区别只在于是未来的患者买单还是现在的患者买单。从这个角度讲,关税收与不收都是“性命之税”。

对比汽车贸易关税,政府长期坚持进口汽车高关税政策,国内汽车消费者为了购买优质的进口汽车不得不支付高昂的代价但这也培育了一批站得住脚的国内汽车企业,这批车企形稳稳拿住了中低端市场并已经开始冲击高端市场。

政府最终决定进口抗癌药物零关税政策,是在产业保护和患者短期之间做出了抉择,同时政府启动价格干预,说明政府是以患者利益为先导的。

3.1.3国内药企:

如果关税下调能够让更多国外的创新药进入国内市场,在原本就被进口垄断的肿瘤领域,国外药企的份额将继续扩大,给国内药企直接带来了更大的竞争压力,企业有动力希望政府保持一定的关税。关税调整一定程度上迫使国内药企加快创新的步伐和节奏,把创新水平、质量、品牌提上去,逐步实现进口替代。“中国人的吃药问题由中国制药企业自己来解决,才是长远之计”。事实上,中国医药企业在肿瘤治疗药物的某些领域已与国际水平接近并行。近期,恒瑞医药、银河生物、复星医药等都有药物上市申报,在某些药物上,国内的疗法如果获批上市,相关药品价格将明显低于美国市场价格,在国内甚至国际市场上都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然而总体上看中国药企在研发实力上的巨大差异仍然让人感觉中国药企从站得住到跑得起依然任重道远。

3.1.4国外原药研发企业

统计显示,美国近20年上市的主要的一百多种新药,平均每一种新药从研发到上市总共的花费是25.58亿美元,周期约在10年,其中直接的花费是13.95亿美元,因研发失败而导致的间接花费是11.63亿美元,大约一千多个药物进入临床,最终只能有一两个能上市而一旦上市成功往往意味着独享市场,多年以来,医药巨头一直维持着高投入、高风险、垄断、高回报的模式运转。

而药物的特性决定了一旦研发成功,制作该药物的仿制药技术难度很低。

如果不对研发企业进行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医药企业失去新药研发的动力将对全世界的患者造成更多的伤害。世界贸易组织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就是为了保障这种机制运行而设立。而药又是一种特殊的商品,该协定规定在危及发展中国家人民生命时允许对药进行仿制,印度是享受该条款又具有仿制技术能力的国家,因此大量的仿制药来源于印度。

关税降低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国外药到消费者端的价格降低,一定程度上扩大国外市场份额,作为本来垄断市场的一方其更关注自己的定价权,对关税进行影响的意愿较为轻微而影响定价权的因素有两个:一是仿制药二是政府定价干预。他们更期望政府对仿制药进行打击同时放开定价干预。

事实上,在调整关税之前,中国政府已经就进口药物及原料定价进行了多轮谈判,促成了多类药品的降价降价幅度在20%-70%之间。

4.结论和政策建议

结论:根本在于定价权的博弈。

一是在于加强国内药企的竞争力,创造一个医药人才和医药企业能成长的环境。

二是加强价格谈判,在保障药物研发企业利益的同时最大限度的争取价格下降。

其他建议:

消除造成经销商和医院溢价的机制体制。

医保制度改革,向重大疾病险倾斜。

鼓励医疗旅游先行区。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