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教神 —《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刘刚
2018-07-09 14:31: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吃过晚饭, LP说陪她去看场电影,在楼下等她的时候,顺便打开美团看看有什么好电影,什么《侏罗纪世界》、《超人总动员》、《金蝉脱壳》之类的,都没觉得有啥好,等到老婆出来问她想看哪部,谁知她说出了一个国产电影的名字:《我不是药神》。 我不看国产电影(还有不看中国足球)已经很多年了,但这部片子猫眼观众评分居然给出了9.7的高分,多少让我有点期待,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还有一个事实,好几个影院居然都是爆满没有票,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家小影院,买了两张票还不是连座的。这样的情况以前只有美国大片上映时才能出现!

看完电影,剧透一下故事梗概,以飨那些和以前的我一样不看国产电影的一些人。 故事的一开始和传统的国产电影一样拖沓不着边际,但好影片和差影片的区别也恰在这里,必要的伏笔以及高潮的前戏是一部好电影的基本要素。 影片一开始给观众呈现了一个标准的中国小男人:一头几个月没理过没洗过的乱发,一副过渡抽烟喝酒熬夜无所

...
显示全文

吃过晚饭, LP说陪她去看场电影,在楼下等她的时候,顺便打开美团看看有什么好电影,什么《侏罗纪世界》、《超人总动员》、《金蝉脱壳》之类的,都没觉得有啥好,等到老婆出来问她想看哪部,谁知她说出了一个国产电影的名字:《我不是药神》。 我不看国产电影(还有不看中国足球)已经很多年了,但这部片子猫眼观众评分居然给出了9.7的高分,多少让我有点期待,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还有一个事实,好几个影院居然都是爆满没有票,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家小影院,买了两张票还不是连座的。这样的情况以前只有美国大片上映时才能出现!

看完电影,剧透一下故事梗概,以飨那些和以前的我一样不看国产电影的一些人。 故事的一开始和传统的国产电影一样拖沓不着边际,但好影片和差影片的区别也恰在这里,必要的伏笔以及高潮的前戏是一部好电影的基本要素。 影片一开始给观众呈现了一个标准的中国小男人:一头几个月没理过没洗过的乱发,一副过渡抽烟喝酒熬夜无所事事而浮肿的嘴脸,一身脏不拉几散发臭气的破衣,开着一家门可罗雀被房东天天催讨房租还死皮赖脸不交却只能无聊地玩翻牌游戏度日的卖印度神油和不顶用的壮阳药的小店,家里还有一个患脑瘤瘫痪在床无法自理的老父亲、一个曾经鲜花插在牛粪上美艳大方然后离异的妻子和一个不知好歹张嘴问他要260块钱买双球鞋的儿子,就这么一个没本事却有脾气逮谁都不吝都敢动手的小男人,剧本还落井下石用他前妻一句狠歹歹的话完美地诠释了一把:

“程勇,你在我眼里就TMD根本不是一个男人”。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故事笔锋一转,突然让我们的小男人或不是男人的男人的主人公时来运转咸鱼翻身转眼成了一个腰缠万贯颐指气使的大款。起因很符合逻辑,房东为了得到房租,帮他引荐了一个戴着三层口罩比他更落魄更凄惨更可怜叫吕受益的白血病患者,想请他帮忙买一种印度产的走私神药来续命,也同时把观众的视线聚焦到了一群饱受白血病煎熬鲜为人知的弱势群体。 在这里,有必要先交代一下电影的背景信息。 白血病是一种恶性肿瘤,致死率非常高,但有一种进口神药叫“格列卫”,神到了什么地步呢,只要你一直吃这个药,你就不会死,它把白血病这种恶性肿瘤生生地给降级到了高血压这种慢性病的危害程度。但这药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只能压制但是无法根除,所以患者必须终身服药,一旦断药,癌细胞立刻就会卷土重来,速度非常之快,所以白血病患者必须持续服用,药就是命,断药就是断命。 可以想象,神药当然不便宜。那么,有多贵呢?电影里说40000多元一盒,一盒一个月,一年50万元。对日进斗金的大款来说,50万当然不算神马事,还可以吃一盒倒一盒,但对一月收入仅几千个铜板的普通老百姓来说,一定会“吃掉房子,吃垮家人。”没钱买药,除了等死可能只有割腕了。

影片里有这样一组镜头:一群白血病患者举着牌子在“格列卫”公司的门口抗议药价太贵,但“格列卫”狗仗人势让人恨不得撕下他的人皮的假洋鬼子买办却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合理合法的”。

“合理合法”也对,格列卫的研发非常困难,集中了大量人力物力,拿下一堆大奖,造就了5位美国科学院院士,5位临床医学研究奖得主,1位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奖得主,是世界医学的一项重大突破。贵有贵的道理。 但也可能不贵。研发格列卫尽管历尽艰辛,其生产过程却并不复杂,原材料也很便宜,昂贵的售价和低廉的成本形成巨大的反差,加上刚性市场需求,自然会引来仿制药,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印度版格列卫,批发价只有区区500元,整整差了80倍。 印度这个国家很神奇,我一直坚信印度人的聪明才智绝对不亚于咱中国人,更离奇的是,印度在1970年的《专利法》放弃了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否认外国药企的专利权,允许本国企业生产仿制药,有些药物甚至美国刚上架几个月,印度那边的仿制药就出炉了,所以印度还有另外一个美名:“世界药厂”。

对印度版格列卫,它在印度是合法且有效的真药,但到了中国就不同了,中国是保护国际药企专利权的,印度格列卫明显侵害了格列卫公司的专利权,当然不会被允许进口,进了中国,这真药就成了假药,走私+卖假药,这是何等的大罪,不用说大家都明白。 程勇当然也明白,所以他一开始就决绝地拒绝了吕受益的请求,尽管有80倍的利润,但杀头的罪给他10个脑袋他也不敢犯。 但不敢犯,迫不得已还得犯。他老父亲病情发作晕厥在地,手术费要花十几万,又是一个没钱等死的窘况,逼得程勇铤而走险远赴印度,用500元一盒的代价通过印度船员走私回了100盒,并得到印度生产商的承诺,“一个月内卖完就给予中国的代理权”。(问题一:程勇走私怎么这么容易,海关干什么吃的?) 他们把中国的售价定在了3000元一盒。本来以为便宜十几倍会很好卖,却不料出师不利,没有一个患者买单(顶多有一个要求免费试试)。后来,吕受益想到了一个办法,找各大医院白血病患者QQ群的群主,这些群主要么自己是白血病患者,要么自己的家属是白血病患者,其中一个女群主为了患病的女儿,还不惜卖身到歌厅跳露骨的钢管舞谋生。 这些群主果然有号召力,100盒药一夜销售一空,还有更多的订单接踵而至源源不断(问题二:QQ群成了走私假药的销售窝点,网管干什么吃的?)。立马,程勇他们就发了;当然,更多的患者也受益了,有了买得起的药,不再等死不需要割腕,虚苦的脸上终于开始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但任何事情永远都不可能一帆风顺,随后两件事的发生让程勇壮士断腕悬崖勒马。 其一,有个冒充院士叫张长林的假药贩子,用息斯敏加淀粉炮制了一款所谓的“德国格列卫”,企图蒙骗患者谋财害命,在患者云集托儿们信誓旦旦的推广会上被程勇们当场揭穿,双方大打出手,最后被“请”到警局,程勇们还签字按手印做证。权且把这场闹戏称作“假的真药”PK“真的假药”吧,反正,从此程勇和张长林结下了梁子。(问题三:张长林卖假药怎么没蹲大狱,警察干什么吃的?)

其二,格列卫那些假洋鬼子也不能白吃干饭,看到销量下滑,他们举着保护知识产权的大旗跑到警局里严正要求中国政府捍卫他们的权利,情法水火不容,中国警察当然义不容辞,立马组成专案组追查,而狡猾的张长林立马把专案组引到了程勇的印度神油小店还猫哭老鼠假惺惺地提前电话告知了程勇让程勇把药事先藏进垃圾箱躲过一劫。

这样一来,程勇的小男人本色立马暴露,拿着张长林预付的两年的利润把中国代理权拱手相让,自己跑去开了一家服装厂,把穷困潦倒的患者丢给了张长林。张长林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把药价抬到20000一盒,结果,患者又买不起了;更有甚者,张长林在警察们的追捕下亡命天涯,市场上连20000一盒的也没有了,花尽最后一分钱的吕受益们只好再去割腕,身后留下天天以泪洗面的孤儿和寡母。

看到好友的离世,已经金盆洗手做服装月进十万大洋的程勇愧疚万分良心大作,已经失去代理权拿不到500一盒批发价的他再次远赴印度用2000元一盒的零售价从药店买下走私进来再用500元的内疚价赔本重操旧业,把个家产消荡殆尽,然后在警察们的法眼下东窗事发锒铛入狱,这一壮举终于完成了他从小男人或不是男人的男人到真正的男人的自我救赎。

入狱的时候,上千位患者自发地来到法院外,十里长情默默地送他一程;而法官也知趣地对他的“走私+卖假的真药”给予同情理解宽判5年并提前2年出狱。出狱时,身为警察同情患者的他的前小舅子在狱门外接上他,撂出了一句皆大欢喜的交代性的台词:“格列卫进医保了”,算是对格列卫售价太高这个难题给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也成了整部电影的句号。

电影介绍完了,细心的读者一定会问,我的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不是写错了,怎么是《我不是教神》呢? 我没有写错,《我不是药神》是当前国产影片中很少以真实故事改编的一部电影,探讨的话题很沉重,触及的很多内容很敏感(比如上面提到三个问题),瑕不掩瑜,这部影片能过审,的的确确是一大进步。人心不足,得寸进尺,看完这部电影,我开始企盼将来能看到更多类似的电影,探讨更沉重的话题,触及更敏感的内容,取得更大的进步。比如,会不会有人来拍一部《我不是教神》的电影。 作为一名高中学生的家长,目睹孩子在幼升小、小升初、中考、以及即将面临的高考的艰难历程,我不由联想到,与铺在当代中国孩子面前的路相比,白血病患者的境况绝对是小巫见大巫,而其中,校外补习更是一剂比格列卫更昂贵更恐怖的所谓“神药”。 我无法释怀,每天有多少孩子放了学,背着书包从学校匆匆转战到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校外补习班,晚饭来不及吃,还要披星戴月回到家,还有很多需要做到午夜的作业,一天8小时的睡眠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求;每个阳光灿烂的周末,本应该在蓝天下绿地上茁壮成长的花季少年,却只能蜷缩在阴暗的小教室里补习,早早地戴上了厚厚的近视眼镜;世界那么大,但每个寒假和暑假,孩子们的企盼已久想去看看的依然是各种补习班。这种校外补习绝对是戕害孩子健康成长的“毒药”。

更有甚者,校外补习的价格,比格列卫昂贵不知多少倍:一堂普通的小班课,每小时每个孩子要付数百元,而所谓的“一对一辅导”, 居然能高达1500元一小时。这是绝对暴利却没有任何风险的行业,那些从业者眼中除了钱外,丝毫无需关心孩子上了他们的课后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他们对这些孩子应负什么样的责任。当然,也几乎没听说过发票和交税一说。

《我不是药神》借张长林的嘴说出了一句至理名言:“其实他们只有一种病:穷病!”,和吃不起买不起格列卫一样,这是一个寒门不可能出贵子的悲哀的时代!对那些每天朝九晚五的工薪阶层和小白领们,砸锅卖血借债抵房死撑着猛把孩子往各种补习班里塞,生怕自己的孩子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而对那些压根付不出钱上不起补习班的家庭,他们的孩子仿佛已然没有了前途... 之前听过某个孩子因为知道父母付不起昂贵的补习费而跳楼自杀,听过某些丧尽天良的学校老师不好好正常教课逼迫孩子报他的补习班,而前两天发生在上海世外校园门前的惨剧更让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我坚信,教育是治疗“穷”这种病的唯一药方,但校外补习却是当代中国教育最可怕的格列卫,我不是教神,但我要呐喊: 救救孩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