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是什么其实不重要

浦络芾
2018-07-09 14:22:35

截止现在,《我不是药神》的豆瓣打分依然是9.0,评价数已经超过了36万,成为了华语影片中现象级的作品。也看了一些影评,有喝彩的,有延伸的,也有思辨的。无非是关于《我不是药神》的题材以及角度处理。不意外,这个成了大家的话题。

电影要能成话题,首先要有足够的关注度,其次还要有值得被讨论的点。最好就是题材本身能被讨论,要比谁比谁演得好,这样的讨论更长久也更有意义一些。票房也是爆炸级。这片不出意外将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非要说这跟电影的题材,尤其是角度没关系,这显然是很扯的。

一个有票房诉求的商业电影除了要有必要的素质以外,需要能精准定位到能接受额外溢价的目标群体(典型如粉丝向电影),当然更有野心的做法就是不轻易缩小因子,尽量面向所有观众,仅仅这么做还不够,需要需要选择大众容易共鸣的话题,从大众最好接受的角度去描述,来迎合最多数人的口味。毕竟电影是大众消费的大众艺术形式。当然为了过审必要的操作也是免不了的。听起来是不是跟美国大选有点像呢。

于是就有了《我不是药神》。这么讲如果真的让艺术工作者们有所不爽的话,我这里要为我的臆想先道歉,毕竟是真的为了尽量取悦更多的阅读者。或者这样,反过

...
显示全文

截止现在,《我不是药神》的豆瓣打分依然是9.0,评价数已经超过了36万,成为了华语影片中现象级的作品。也看了一些影评,有喝彩的,有延伸的,也有思辨的。无非是关于《我不是药神》的题材以及角度处理。不意外,这个成了大家的话题。

电影要能成话题,首先要有足够的关注度,其次还要有值得被讨论的点。最好就是题材本身能被讨论,要比谁比谁演得好,这样的讨论更长久也更有意义一些。票房也是爆炸级。这片不出意外将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非要说这跟电影的题材,尤其是角度没关系,这显然是很扯的。

一个有票房诉求的商业电影除了要有必要的素质以外,需要能精准定位到能接受额外溢价的目标群体(典型如粉丝向电影),当然更有野心的做法就是不轻易缩小因子,尽量面向所有观众,仅仅这么做还不够,需要需要选择大众容易共鸣的话题,从大众最好接受的角度去描述,来迎合最多数人的口味。毕竟电影是大众消费的大众艺术形式。当然为了过审必要的操作也是免不了的。听起来是不是跟美国大选有点像呢。

于是就有了《我不是药神》。这么讲如果真的让艺术工作者们有所不爽的话,我这里要为我的臆想先道歉,毕竟是真的为了尽量取悦更多的阅读者。或者这样,反过来讲满足了上述的所有的要素,《我不是药神》火了。

然而,这很不简单。请原谅我的轻描淡写。这真的很不简单。随笔日记比命题作文好写。前者没啥要求,而且只要取悦自己,有时候连取悦自己都不用。后者则有各种规则,还要试图去说服至少是取悦读者。相当于带着镣铐的舞者。很多欣赏艺术电影的爱好者,甚至是工作者常常对商业电影甚至整个电影工业流露出一种不屑。殊不知你的歌好唱,我的曲难谱。公平得讲,带着镣铐如果还敢于舞蹈,并演绎华美篇章的,那定然不是平凡的舞者,不管他没有受到过这种或者那种嘲笑。

是的,这说的就是《我不是药神》。从执法者、患者、药企和真正的假药贩子的角度看待这能治病的“假药”,得到的答案肯定是不同的。《药神》片选择最大的因子——“患者”,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每个人都可能是病患,一生中都难免因为这个跟医院和药片打上交道。

我想指出的是,选择这个样的角度完全没有问题。而且是比选择“执法者”、“药企”等角度更聪明的做法。事实上,此片中几方在戏剧冲突过程是有个各种对立,但是并没有什么的大反派。即便是化身“院士”的假药贩子,最终也收获了救赎。其他几方,如药企的代表,如警局的高层,尽管在电影行程中难免脸谱化,但这是戏份不足的原因造成的,(顺便说一句,如果一些戏份不足的角色的三观发生太多变化,那才是电影的杯具呢)并非电影主观去打上什么标签。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非常难能可贵的。各方都表现得非常有职业素养,而非简单刺上反派的青,这是全片剧本的最大亮点之一。

药企代表从头至尾表现地无甚瑕疵,尽管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很可能是律师团队出场的。了解知识产权维权的就会明白,其实维权本身就是让违法的门槛高一些,而保持一种大家都能接受的平衡。一场病友去药企大楼闹事的戏,药方表现得非常职业、克制而高效,可以说是非常出色了。电影中的一幕,在警方的专案讨论会上,局长打断并且反驳药企代表的说法。则体现了警方,尤其是局长,干练、纪律、原则性强的形象。

在明面上大家都无过错,甚至可以说都干得不错。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让影片顺利把更复杂的问题和更深层次的思考交于观众。

医疗保障问题,放诸各个国家各个政府,都不是小问题。光在经济学细目领域上,就足够写个N篇论文了。绝对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的完的。算上影片提到的进口药关税问题,也是个复杂的问题。个中的利弊不是做个模型就能回答出来的。

了解其复杂性就可以了。政府往往从宏观角度,追求整体国民福利,追求稳定的福利。然而这些政策在具体个体来看,则完全是可能伤害了其利益。这就是从不同的角度获得的不同的答案。毕竟通常的社会哲学看来,生命权是无价的。

影片中一幕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警官试图通过一些持有“假药”病友来顺藤摸瓜,套出谁才是药贩子时,大家都选择沉默。即便警官提醒他们,“包庇犯罪也是犯罪,要受到处罚”的时候。因为对于一个人,处罚的顶点就是剥夺生命权。然而,供出药贩约等于剥夺其生命权。而且是剥夺很多人的生命权,所以,没有人吭声。

可惜在经济学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无价的。事实上,这也是我们社会运行的规律。想想每个人手头的人寿险,就知道生命非但可以计算,还可以算到非常精确的地步。普通的打工者,将自己的生命的一部分时间出让给雇主打工,换取收入。这其实也是给生命的估值吧。有句话叫“卖命工作”,其实工作确实是可以看做是卖命啊。根据现在我国相关法律,上述的工作合同也好,保险合约也好,可都是需要当事人自己来确认签字的。也就是说,对于大多数人,是认可生命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以某种形式被估值这一个事实的。

说了那么多,无非是讲,在国家层面的政策或者法律,考虑得更多是总体或者全体的福利和这些福利的保障的可行性。说某个政策,或者某条法令,侵害到具体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人的案例,那都不叫案例。因为每一个条,都有可能有被伤害到的个体。其根本原因是两个,1.国家层面更多考虑整体福利要素,这是任何国家都没有办法避免或者需要回避的问题。 2.当出现有违反法律的情况,最高的处罚便是剥夺具体个人的生命权,然而实质上每个生命权是可以以某种形式被估值的。

当利益被侵害,或者出现被侵害的可能时,发声是必要的。就像很多豆瓣的影评,出于制药或者知识产权的角度去讨论医疗保障和《我不是药神》的问题,可能他们觉得那些利益在一定程度被这片侵害了,这都没有错。只是,这也不表示其他角度就是都错了的,是吧。就像《我不是药神》,只是选择了一个最安全、最有群众基础也最聪明的观点,既不作伤天害理,亦不背伦理纲常。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辩论会上,辩手无论是拿到正方或者反方的论点,都一样可以口若悬河。法庭上,律师无论委托人具体情况,都可是抛出对委托人有力的意见。重要的是,通过你的技巧让大家来接受这个观点。

而《我不是药神》则在2小时内,出色得达成了这个目标。为此,我要向剧组脱帽致敬。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