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柯迦罗的愤怒, 《今日说法》的药神

小李
2018-07-09 13:34:2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徐峥最近被“蒸饭”(徐峥粉丝)们在微博上刷成了“流量中年”,山争哥哥眼看着就要在中年已婚男演员的圈子里挺起他36D的大脑门C位出道了。而吃瓜群众疯狂pick这位光头哥哥,可不光是因为童年里春光灿烂的猪哥哥和穿越时空的朱允炆,更重要的是,最近口碑爆棚零差评的这部《我不是药神》。

这部片子有多火,点映上座率竟然有46%,而且是在周三这种工作日。要知道 ,同期正式上映的片子上座率也只有10%左右,其中不乏大流量演员剧、经典IP动画续集还有好莱坞大制作特效片。口碑倒逼电影提档这种事情,这么多年也就这么一回了吧。豆瓣评分一解禁,分数直接飙到9.0,上一次华语电影9.0还是16年前的《无间道》。到底《我不是药神》好在哪里,值得让所有电影人听到都捏一把汗的豆瓣网友贡献出这么多的五星?大概因为这是这些年真实事件改编的国产电影里把一个真实故事发掘的最深,挖出切肤之痛还能让观众看到希望的电影吧。

当我们在讨论“药神”的时候,与其唾沫横飞地剧透,不如先来看一期《今日说法》。

这期《今日说法》的标题叫“救命的假药”。既然可以救命,为什么会被官方盖章认定成“假药”?没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国药准字号

...
显示全文

徐峥最近被“蒸饭”(徐峥粉丝)们在微博上刷成了“流量中年”,山争哥哥眼看着就要在中年已婚男演员的圈子里挺起他36D的大脑门C位出道了。而吃瓜群众疯狂pick这位光头哥哥,可不光是因为童年里春光灿烂的猪哥哥和穿越时空的朱允炆,更重要的是,最近口碑爆棚零差评的这部《我不是药神》。

这部片子有多火,点映上座率竟然有46%,而且是在周三这种工作日。要知道 ,同期正式上映的片子上座率也只有10%左右,其中不乏大流量演员剧、经典IP动画续集还有好莱坞大制作特效片。口碑倒逼电影提档这种事情,这么多年也就这么一回了吧。豆瓣评分一解禁,分数直接飙到9.0,上一次华语电影9.0还是16年前的《无间道》。到底《我不是药神》好在哪里,值得让所有电影人听到都捏一把汗的豆瓣网友贡献出这么多的五星?大概因为这是这些年真实事件改编的国产电影里把一个真实故事发掘的最深,挖出切肤之痛还能让观众看到希望的电影吧。

当我们在讨论“药神”的时候,与其唾沫横飞地剧透,不如先来看一期《今日说法》。

这期《今日说法》的标题叫“救命的假药”。既然可以救命,为什么会被官方盖章认定成“假药”?没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国药准字号”,一律禁止售卖,自然而然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假药”。不管有没有疗效,它都是违禁药品。《我不是药神》中程勇的原型就是这个因为“贩假”被提起公诉的人。

陆勇34岁的时候被诊断成了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他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因为能够“强行续命”的格列卫一瓶要23000+,每天四粒相当于每天800块钱。一次偶然他知道印度有格列卫的仿制药卖,就当起了小白鼠,200一瓶的仿制药吃了一阵子疗效和之前吃正版药也没什么差。

他干脆开始帮病友群里的病友一起大量在网上购买这种药。吃不起药的人大有人在,与其最后人财两空不如趁早了断。医院里,清晨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就有人在透析室的门口看到上吊自杀的尿毒症晚期患者。

记者告诉一个六十多岁得了慢粒的老太太,这个药在国内是禁止售卖的,购买行为会被认为是同犯,老太太的回答和电影里派出所那位患病的奶奶回答如出一辙。

是谁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明明生活比艺术更残酷。

警方因为涉嫌从事假药销售的罪名将陆勇逮捕,好笑的是,陆勇在看守所里也需要坚持服药,有两次是警察帮他在网上买的印度仿制药。

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提起诉讼的时候,所有托他买过药的人开始向司法部门求情,当最后的结果出来的时候,一期法制科普节目竟然能让人看的热泪盈眶。所有人迎来了比电影更温馨的结局。

陆勇最终被无罪释放。湖南检察院也给出了撤诉的理由。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现实生活中,陆勇只是帮别人代购药品,并没有赚一分钱的差价所以无罪释放了。

但是电影里,程勇一开始是一个上有血管瘤等着动手术的老父下有马上要被前期带出国的心头肉儿子,连壮阳药店面房租都交不起的小瘪三。他糊弄老子,殴打妻子,敷衍儿子,顶着一头好几月不洗的鸟窝整天走私些印度神油勉强度日。他连耶稣和佛祖都分不清 ,对着神父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生存技能就是面慈心黑,对着不懂中文的印度船工,脸上堆着笑嘴上骂着娘,维持着他在法律边缘疯狂试探的中印走私小通道。

可是,这条糊口的走私线没办法满足他老爹的手术费,也没办法留住眼看着要和土豪前妻一起移民的儿子。

所以,冒着即使8~10年甚至无期的重刑,他也要铤而走险,倒卖印度仿制的格列宁。毕竟原价四万多一瓶的药印度才卖500,他拿回国内卖5000,大家都觉得是天上掉馅饼,还得把他奉若神明。然而他心里只想赚钱。

可是接触越多的白血病人,程勇的内心越不安,他活着可以有很多欲望,也许不一定每个都实现,但总是有可能的,放手一搏老爸能活,偶尔冒险儿子能留。

可是这些人,也许今天晚上睡着了,明天的太阳就不会出现在视线中了,他们连萌生欲望的权利都没有,只能苟延残喘地活着,这是唯一的欲望也是唯一的幸运。

当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趴在儿子的摇床边说着自己从确诊后想要自杀,到看到儿子呱呱坠地之后只想活着听到一声“爸爸”,程勇就像是被吕受益魂穿了一样,他也有个儿子,他每周都可以听到儿子叫他爸爸,但是马上他也要失去听到儿子叫他爸爸的机会了。

他和吕受益就像是两只被贫穷和死亡捏住了后脖颈的猫,眼看着自己还没断奶的小崽子被一双大手强行抱走,越来越远。

所以他第一次动了恻隐之心,他开始从赚钱的狂喜中惊醒,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做的事情不光是钱的事情,这是他平凡的人生里变成一个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唯一的出口。

他从前压抑在点头哈腰挤眉弄眼之下的个人英雄主义和草莽侠寇的道义不再只是借着打人动粗发泄出来,他可以更为隐秘而优雅地享受着自己治病救人的成就感,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锦旗和赞美。马斯洛人类需求理论中,在金字塔尖最为高级的心理需求便是“自我实现需求”,从前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他纵身一跃变成了站在金字塔尖的男人。

他拥有了财富也被人当成了“药神”,自然而然,在大雾弥漫的印度街头,他看到了摩柯迦罗。

摩柯迦罗译成汉语为“大黑天”,他本是婆罗门教湿婆(即大自在天)的化身,后为佛教吸收而成为佛教的护法神,特别是在密宗中大黑天是重要的护法神,是专治疾病之医神与财富之神。但是在降魔时会表现出怒相,也就是程勇看到的那尊大黑天的表情。

他常年往来于中印两个国家,对于印度本土神明一定也有所了解,当象征着财富与医神的佛像出现在他面前,要来降魔,眼前的一切便都恍惚了。车辕两边的铜铃声,像是半梦半醒时候扰人清梦的闹钟,一刻不歇地提醒着他梦要醒了。

他的英雄梦是违反了社会规则的,就像是普罗米修斯盗火要被惩罚一样。

就算是普度苍生,也要在规矩方圆之内才算是合理合法的助人为乐。

否则,胸前的红领巾不仅不鲜艳,还要被拿走。

他用钱帮思慧买回来一晚的尊严,帮黄毛买回来一张回家的车票,最后却搭进去他的走私小团体里的两条人命。

这个五个人的小团体很神奇,神父与走私犯一起卖非法药品,舞女和卖壮阳药的却什么都没发生,还有两个白血病人,一个卖药一个打架。他们心无旁骛,埋头苦干,为了钱也为了尊严,对于病人来说没有钱就没有命,都命悬一线了又谈何尊严。就好像电影后半程没钱吃药进入急变期的吕受益。每天要面对的除了愁眉不展的妻子,还有自己丑陋的造瘘口与不断地化疗放疗中渐渐稀少的头发。他甚至不能拥有一副完整的躯壳,也许因为免疫力太低造瘘口还会飘出丝丝臭味。而她的妻子,为了救他的命,跪在程勇的车前声泪俱下,歇斯底里。

贫穷和疾病还有丧失尊严这三件事情,像是三个连体巨人,其中一个的到来必然带着另外两个。将生活围的密不透风,让人难以呼吸。片中卖假药的张长林说,这个世上只有一种病,叫“穷病”。我们在脱贫的路上一路飞奔,但是贫穷就像是鞋子后面甩不掉的泥巴,随时准备溅你一腿脏东西。陷在这个泥淖中的人,眼睛里只有绝望。老吕都没钱在殡仪馆办一个追悼会,只能把灵堂放在家里,狭窄的楼道挤满了来吊唁的病友,程勇在一群戴着口罩的病友目光中穿过。他没有看到悲伤,每个戴着口罩的人都心知肚明,自己的将来也是如此,他们不配悲伤只有绝望。这个时候的程勇已经从这场走私活动中全身而退了。他有自己的服装厂,有房子有车子,父慈子孝生活圆满。可是这些曾经拿他救命恩人的人再次用绝望的目光注视着他的时候,那些绝望就像是冰锥,痛的尖锐扎心又寒冷蚀骨。他重回印度,药厂却被查封了,买回来药店的存货自己倒贴钱卖出去却招来了正版药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和一直在追查违禁药物的警察。这一次他的走私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送走了孩子他的心结彻底放下了,他要当自己的“药神”,医好自己的平庸、自私和贪婪,也医好那些病人的绝望与痛苦。法律不外乎人情,既然大家可以为了药品价格在正版药代理公司门口集会抗议,也就敢对着天平求法庭法外开恩。

从父亲的血管瘤破裂,到和白血病人的生意,程勇每天都在与死神打交道,他努力想让每个人都与死神擦肩而过有惊无险,但是他不是规则的制定者,也不是逆天改命的天选之子,在所有或对或错的努力之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充满个人英雄主义的善良和赤诚让前来降魔降罚的神明能够平静一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