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皆苦啊。

纽太普
2018-07-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完《我不是药神》,哭成狗。花了两天时间整理了一下思路,以下是一些观察和想法。剧透警告。

线

1. 论电影的质感,《我不是药神》近于完美。容易看出的部分是新旧混用的人民币、在吕受益家被换到程勇面前的肉菜,黄毛在准备为程勇顶缸前的一脸汗。不那么容易看出的,是作为一个上海人所感受到的上海质感,程勇面对曹sir时故意掏出了以前从没有抽过的雪茄,和他家里的那个台灯——那种带电子钟、报时、万年历的,看上去“科技感”十足的台灯,难为道具组是怎么找来的。

2. 王传君真的好。吕受益的三层口罩除了搞笑的意味,也是一个暗示——他比一般的病人,更想活下去。也是,年纪轻轻,有妻有子,他的求生欲望无比强烈。他和从不带口罩的黄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吕受益看上去是懦弱的,但又是坚持的。其实仔细想想,你会发现在卖药五人组里,吕似乎是最没用的一个:

程勇是老板,是核心;思慧掌握各病友群,能带来客源;牧师会英语,能直接和印度谈判;黄毛病情比较轻年纪又小,可以当苦工。

但吕受益是程勇和另三个病人之间的粘合者。病人与非病人的思维方式不可能一样,他让这两类人成为一个集体。

3.我以前采访过渐冻症患者,也深知他们的痛苦。从无知之幕的角度来看,我对于罕见病完全纳入医保体系这件事情是非常支持的。

罕见病因为发病率低,在对疾病的研究和药物的开发上,本身就是一件比较困难和成本高昂的事情。罕见病的药更贵,简直是不可避免的——简单一想就能理解,一种病全球一亿病人,另一种病全球才一百万病人,在药物开发成本相同的情况下,简单换算,后一种病的病人承担的成本就是前者的百倍。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愿意接受非常少的人群占用我所缴纳的一部分医保。而万一我是一个罕见病患者/家属,我一定会希望医保能够覆盖我的开支。目前看来,通过保险(国家的、商业的)去覆盖罕见病和重疾的费用,可能是唯一可行的法子。

4. 药企研发费用高不高?高。药企研发难不难?难。药企风险大不大?大。药企赚不赚钱?赚。诺华2017年营业收入490亿美元,净利润67亿美元。要说医药研发难、成本高,那是真的,但要说药企特别委屈,我觉得吧,真未必。

这个问题,讨论下去是没底的。说白了,生命本来就不是无价的,怎么办呢。我想说的是,利润率降一点点,可能会多救几个人。只是,天下哪来那么多好事。

人生皆苦啊。

5. 医保这事儿,又不能多往下说了。再说,电影可能就没了。

1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