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去电影院?

余想
2018-07-09 09:30:01

《我不是药神》很火。很多朋友在晒此电影票。周末,他们在万达影城、星美影院、华夏太古国际影城……得到了两个小时的释放。

走进电影院,当灯光暗下来,观众如置身陌生之地,不必“笑在脸上,哭在心里,说出心里相反的语言,做出心里相反的脸色,”卸下厚厚的面具,让一颗心赤裸裸地走进虚幻之境。

电影院,是摆脱他人的眼光的地方,是一群身份不明的人与电影发生关系的场所。在电影院,看到心仪是电影,我们常常若有所思,并且反求诸已,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在求学的过程中,乃至步入社会,自觉或不自觉写些影评,为的是求一个对生命的透彻与明白。

忽略纵深,电影院也可以是纯粹地打发时间,承平岁月,电影院本是消遣的代名词。而在特殊时期,它却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如托纳托雷的《天堂电影院》里的西西里岛小镇,在“二战”战火后,百废待举。电影成为百无聊赖、无所寄托的人们唯一的娱乐,所有人聚集在电影院,随片中的酸甜苦辣,一起静默等待,一起欢呼、尖叫、流泪。

导演取战后背景,是否是一个隐喻?电影院之于普罗大众的意义,一如欧·亨利小说中的最后一片叶子之于女主角的意义。它们代表了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给人坚持下去的希望,给人活着的勇气。

电影院,是一个魅力丛生的综合体。有形而上的东西、有画作般的镜头、有凝固的音乐,像一个施了魔法的多棱镜,让我们拥有了不止一个“人生”。

你看《卡萨布兰卡》,恍若自己是亨弗莱·鲍嘉, 不准任何人弹起《As time gose by》,因为那代表了一段伤心往事。

你跟着斯皮尔伯格,冒着枪林弹雨,一起去《拯救大兵瑞恩》。

你在《西雅图不眠夜》里,与电台主持人斗智斗勇。

在梦里天马行空,无所不能,在现实人生里可能纷纷扰扰缠身。

然而在电影院,忧烦暂时消失,爱恨姑且隐匿。刚吵完架的情侣、陷入婚姻危机的夫妻、叛逆期的青少年,统统在黑暗的庇护下,遁入造梦的机器,流连于应许之地。

电影比人生轻的多,轻的像阿甘头顶上空随风飘的羽毛。人生,是老瞎子的三弦琴,时间之手的弹奏下,一根又一根琴弦“蹦”地一声落地。刺耳的声音是苦难,是无奈与无常,何其有幸,我们拥有电影,你可以在电影里和角色一起逃离、改变、憧憬……

某一天,当你越来越茫然,越来越不知所终,找不到出路的时候,不如痛快地走进电影院。当一束微光穿过黑暗的过道,投射在荧幕上,你知道,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