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是药神

windmouse
2018-07-09 02:47:5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说一部电影里有反派,拿这一部里面,张院士这个角色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了,不过在普通观影者眼里,诺瓦公司显然也并不是什么什么好鸟。研发出了救命药,卖着天价,在掏空患者口袋的同时,让无数的患者和家庭陷入绝望。

电影是真实故事改变的,现实生活中,诺瓦就是诺华,格列宁就是格列卫,慢粒白血病的救命药。

(这里插一句,关于电影中的穿帮,在程勇第二次去印度,印度药厂即将被关闭的时候,药厂的老板和程勇在天台的对话中,药厂老板说的药的英文名就是“Gleevec”而不是“Gleenic”。)

我估计,诺华制药的公共事务部这段时间的日子可是不太好过了,他们也许在想 “我也没招谁惹谁,怎么就突然站在风口浪尖上了呢,你不是药神,我也不是药神啊”。于是,各种关于格列卫的科普,各种关于药物的社会救助,免费申请等等内容便填满了诺华医药代表的朋友圈。

其实,对于理解国外制药公司的专利药为何卖的这么贵这个问题,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因为这些药是原研药,比如格列卫,而印度产的则是仿制药。几张图很清楚的解释了这个问题。

对于诺华这样的公司来说,花费了巨大的资金和时间的投入,如何收回,必然的结果就是

在专利期内:卖出高价,收回成本,赚取利润,然后用赚取的利润回报投资人以及投入新一轮的研发。

想象一下,如果电影中的诺瓦公司在研发出格列宁之后,用大多数患者能承受的印度仿制药的价格来销售,那么诺瓦公司估计早就破产了,更别谈研发新药物了。


看到这儿,又有人要质问了,难道患者们就应该像黄毛一样,背井离乡去等死?像吕受益一样,痛苦的选择自杀来缓解家庭的压力?像思慧一样出卖自己的身体,为女儿看病吗?

是的,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发展现状下,对于得了重症的多数患者来说,即使有可以治疗的特效药,因病返贫或等死确实是唯一的选择。

请不要批评我冷血,当程勇对着曹斌喊出 “他只有二十岁,他想活,他有什么罪”的时候,我也泪崩了。可这有什么用?你能奢求黄毛、吕受益、思慧这样的人在生活尚且一般的情况下去购买重疾险吗?你能指望诺瓦公司违背商业规律的去亏本销售吗?你能期待每个人都能遇到像程勇一样亏本且准确的把救命药带到身边吗?

谁,都不是药神!

片尾的字幕,似乎又给了人们一线希望,可别忘了

除了格列卫,还有太多的患者在等待着希望,等待着纳武单抗、帕姆单抗、TAF。。。可至今我国药监制度依旧不能认可国外的临床研究数据,太多的救命药即使发明了,进到国内还要重复已经做过的临床试验才能获准。

除了进口药,还有太多的人们在等待着我们国家自己的原研药或是高等效性的仿制药,可政府的医疗科研投入在各项支出中依旧排名靠后,政府不支持,难道奢望国内的医药企业堵上自身的命运去完成国外企业几十年才走通的道路吗?

在给与患者生存的希望这件事情上,国家能做的,还有太多太多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