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药厂真的就是理性吗

Hanru
2018-07-09 00:16:25

电影的评论里总能看到“人人都买假药那就没人制药了”“中国专利意识本来就薄弱这种电影煽动民粹” 这一类理性的人。

但是在这些所谓理性的声音里面能嗅到一丝“不对劲”。

这不对劲就是社会道德风向的转变:

凡是“牺牲自己拯救别人”都会被人说煽情 傻逼 疯子 圣母;凡是“人性就是利益至上赚钱至上”就是真实,客观,现实,理性。

当利益被摆上台面成为道德主流,人们就不会去反思卖高价药的公司,因为“新药研发成本高昂”“必须保护专利权才有人研发药物”(在这个逻辑下,社会就不可能存在什么“生命”和“专利”之间的矛盾。人人都要吃正版,吃不起就去死,矛盾本身就是社会“不理性”的象征了)

“诺华对格列卫的研究成本是10个亿,2012年它的全球销量超过167亿美元。”陆勇在专访里这样说道。“你可以想象他赚了多少钱。”

“即便是进口原研药“格列卫”,资料显示在香港的售价也只有18000元左右,日本是16000元一盒,美国大约是人民币13600元,在韩国只需9700元。何以单单在中国内地的价格会高达近24000元?”

“其实,到2013年4月1日,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期已满。据我所知,国内至少有两家药厂在生产它的仿制药。但

...
显示全文

电影的评论里总能看到“人人都买假药那就没人制药了”“中国专利意识本来就薄弱这种电影煽动民粹” 这一类理性的人。

但是在这些所谓理性的声音里面能嗅到一丝“不对劲”。

这不对劲就是社会道德风向的转变:

凡是“牺牲自己拯救别人”都会被人说煽情 傻逼 疯子 圣母;凡是“人性就是利益至上赚钱至上”就是真实,客观,现实,理性。

当利益被摆上台面成为道德主流,人们就不会去反思卖高价药的公司,因为“新药研发成本高昂”“必须保护专利权才有人研发药物”(在这个逻辑下,社会就不可能存在什么“生命”和“专利”之间的矛盾。人人都要吃正版,吃不起就去死,矛盾本身就是社会“不理性”的象征了)

“诺华对格列卫的研究成本是10个亿,2012年它的全球销量超过167亿美元。”陆勇在专访里这样说道。“你可以想象他赚了多少钱。”

“即便是进口原研药“格列卫”,资料显示在香港的售价也只有18000元左右,日本是16000元一盒,美国大约是人民币13600元,在韩国只需9700元。何以单单在中国内地的价格会高达近24000元?”

“其实,到2013年4月1日,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期已满。据我所知,国内至少有两家药厂在生产它的仿制药。但看看他们的药价,居然仿制药的价钱也在4000元左右。这说明什么?”

(引自北京青年报)

不可否认新药研究要付出大量人力物力,制药公司有权保护专利和知识产权。但保护产权和谋取暴利之间必须有一条界线。

“药品定价一般遵循两大原则,成本定价法和市场定价法。成本定价法包括人工、水电、知识产权等成本,最终药价由三部分构成:有形资产、无形资产(知识产权)、外加利润。所谓市场定价法,就是不管成本,市场能接受多少钱就定多少钱,跟着需求走。我个人认为药品定价显然应该遵循前者。”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香港医务行政学院理事、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客座教授,庄一强博士这样说道。

如果舆论无条件支持资本万能的思想,这不是理性,而是为了“显得自己很有理性”而得意忘形,想成为理性代表来俯视和鄙视“被电影感动的痛哭流涕”的情感动物们。

所以他们会发出完全脱离事实和自身的评论。而当别人质问“请问你的家人需要抗癌药物买不起的时候,你会坚持原则和规则,只买正价药,买不起就等死吗?”的时候,他们不说话了。

他们的根本问题在于:他们企图否认“专利和生命”这对矛盾,主张现有的“资本规则至上”“规则必须遵守”。这是非常可怕的静止的观点。而在“静止”状态下,他们从不觉得,也不会去想下一个得病的可能就是自己和家人。

而不论是“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陆勇,制药企业,仿制药企业,都是人类与疾病斗争历史中矛盾运行的很小的方面。我们应当认识到每一个方面都存在正与反,黑与白,恶与善,因为只有矛盾的存在,才能真正推动救命药的发展和进步。

引用:

庄一强:把制度成本从药价中挤去 作者张倩 《北京青年报》

http://www.360doc7.net/wxarticlenew/750736320.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