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推动了什么?大概是多了些想做好人的勇气吧

唐书钰
2018-07-08 23:41:57

看完电影后看到大家在讨论电影很“克制”的问题,“克制“在程勇和刘思慧那场床戏表现得最明显。刘思慧看程勇非要送自己回家就明白他要干嘛,程勇看刘思慧女儿的眼神就明白她知道自己要干嘛,最后两个人什么都没做,却其实已经完成了一场大戏。这种克制令人惊喜,更让我惊喜的是电影对于表现“好人“这件事的克制。

《我不是药神》有两个人物最初和“卖印度药”这件事是可以不产生关系的。一个是程勇,在卖药小团伙里他是可以随时抽身的。其他人或是自己患病或是家人患病,只有他是唯一的“局外人”。电影中他也确实“抽身”过,还用卖药挣的钱开了工厂,目测效益不错——如果没有后续又开始卖药的事,程勇是可以完全摆脱影片开始时的那种窘迫,还不用承受父子分离的痛苦的。但他还是回头了。

除了程勇,还有曹斌。他作为警察是必须要抓到卖“假药”的人的。他可以像自己的领导一样说“违法就是违法”,但真正接触过病人的他说不出口。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继续抓捕,但作为警察的他也做不到。最终曹斌的选择是离开,其实他应该知道自己的离开并不能改变什么,最终的结果必然在那里,但他还是离开了。

电影在最初铺陈了曹斌和程勇的“仇恨”,使这两

...
显示全文

看完电影后看到大家在讨论电影很“克制”的问题,“克制“在程勇和刘思慧那场床戏表现得最明显。刘思慧看程勇非要送自己回家就明白他要干嘛,程勇看刘思慧女儿的眼神就明白她知道自己要干嘛,最后两个人什么都没做,却其实已经完成了一场大戏。这种克制令人惊喜,更让我惊喜的是电影对于表现“好人“这件事的克制。

《我不是药神》有两个人物最初和“卖印度药”这件事是可以不产生关系的。一个是程勇,在卖药小团伙里他是可以随时抽身的。其他人或是自己患病或是家人患病,只有他是唯一的“局外人”。电影中他也确实“抽身”过,还用卖药挣的钱开了工厂,目测效益不错——如果没有后续又开始卖药的事,程勇是可以完全摆脱影片开始时的那种窘迫,还不用承受父子分离的痛苦的。但他还是回头了。

除了程勇,还有曹斌。他作为警察是必须要抓到卖“假药”的人的。他可以像自己的领导一样说“违法就是违法”,但真正接触过病人的他说不出口。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继续抓捕,但作为警察的他也做不到。最终曹斌的选择是离开,其实他应该知道自己的离开并不能改变什么,最终的结果必然在那里,但他还是离开了。

电影在最初铺陈了曹斌和程勇的“仇恨”,使这两个人的关系在最一开始就站在对立面上,让曹斌抓程勇的事情显得更加顺理成章。黄毛死后悲愤的程勇把曹斌给打了,两个人的状态是电影最初状态的反转,那个场面没人说得清,究竟谁是正义,谁又不是?这样的复杂在抓捕程勇的时候又出现了,程勇唯一的反抗来自于看到病人们被警察抓捕,这个时候想活命的人被压在地上,想救人的人被压在地上,谁是正义,谁又不是呢?

典型的国产片的好人应该是类似曹斌上司这种,但《我不是药神》塑造的好人不是他。大部分人都经不起生活细节的审视,所以教科书般的好人是不存在的。真实的好人只是普通人,某个选择决定了他们的英雄光环。程勇决定赔钱也要给病人药,因为“就当我欠他们的”,他不欠那些病人,欠的是自己的一份心安。拼着风险也要追寻这份心安,谁能说程勇不是好人?

甚至不那么正面的角色也有他的“英雄时刻”。张长林最后被捕,大家都以为他会供出程勇,但他没有。他说我卖药这些年,救过的病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吧——他肯定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但他肯定也没认为自己有那么坏。他到底怎么看待程勇的电影没有说,但最终他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我不是药神》把慈悲给了程勇这样复杂的好人,给了张长林这样的“坏人”,也试图让观众看到这个世界不只需要超级英雄,普通人也可以做那么一点点“英雄主义“的事情,尽管这事儿不是十分“正义”的。

电影结尾,当运押程勇的车开过的时候,白血病人站成一排,摘下口罩,向他表示敬意。这个世界对于贫穷的病人来说到处是高危的污染环境,程勇这样的人却也许让他们有了摘下口罩的勇气。如果说电影真正推动了什么,肯定不是制药改革这些,大概就是让普通人也多了些想做好人的勇气吧!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