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主义的败北——观电影《我不是药神》有感

绿蚁新醅酒_
2018-07-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别出心裁的冲突营构,光凭这一点,这部电影就可以打满分了。

总的来说,这部电影的冲突主要可以粗略地分成两层:表层冲突和深层冲突。

所谓的表层冲突,就是那些显而易见的情节冲突:程勇的販药小团体和瑞士诺瓦制药的冲突,白血病人和高昂的药价的冲突,以及警察曹斌的职业和道德的冲突等等。其中推动情节发展的最主要的冲突是程勇的贩药小团体和瑞士诺瓦制药的冲突。程勇一开始贩药的确是为了钱,但从魔偶中程度上也救了许多白血病人的命,而且他后来再次卖药行为完全是为了救人。贩药是为了救人,程勇没有错。从瑞士诺瓦的角度来看,一种药品的研制需要耗费很多研究人员的精力以及财力,为了保护知识产权,用标准的药价是为了维持药品开发的需要和正常的市场秩序,似乎瑞士诺瓦的愤怒也有其合理性。电影可以不解决深层冲突,但一定要解决表层冲突,否则就无法构成情节结构上的完整性。于是意识形态就出场了,电影用把格列宁纳入医保,程勇判刑又减刑的结局来解决了表层冲突。意识形态的特点之一,就是把历史经济地引入自然中,简言之,就是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也许有的观众会认为:要是早点把格列宁纳入医保,那不就没有这么多周折了么?其实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中国昂贵的药品并不只有格列宁,癌症也并非只有白血病一种,电影所揭示的,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看似风平浪静的结局,其实将很多的复杂问题巧妙避开了。

掩盖在表层冲突之下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根本上的利益冲突。程勇贩卖便宜药,让许多白血病人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却破坏了市场的平衡,损害了药品研发人员的利益。可是如果用法律来维护研发人员的利益,保护高昂的药价,就势必导致无数买不起药的白血病人像吕受益一样被病痛折磨致死。维护了一部分人的利益,似乎就必然会损害到另一部分人的利益,就像电影里说的那样,“人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那两方的利益该如何去平衡呢?人道主义。程勇的冒死贩药就是在践行“损有余以奉不足”的人道主义。电影的开头他是一个靠卖印度神油为生的潦倒的保健品店老板,经历了贩药,发财,金盆洗手,再次贩药,坐牢的过程,电影的结尾他出了狱,又去卖印度神油了,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最初开始的地方,这种循环式的结构让人产生一种英雄落寞的感觉,这不是程勇的失败,而是人道主义的彻底的败北。这种人与人之间根本上的利益冲突是无法用人道主义来化解的。讽刺的是,把格列宁纳入医保也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人道主义,在意识形态的粉饰下的人道主义,它究竟能走多久,很难说。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