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燃烧 7.9分

《燃烧》:村上春树与福克纳在这里相遇

夏木生
2018-07-08 22:31:0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看了这段时间很火的韩国电影《燃烧》,看完以后觉得意犹未尽,于是特地找到了村上春树的原作《烧仓房》和导演李沧东在采访中提到的福克纳的小说《烧马棚》,意外发现两位作者在各自作品中塑造的人物被李沧东导演很好地融和到了一部电影之中:电影的主人公李钟秀,也就是村上春树小说中的的主人公,同时也是福克纳小说《烧马棚》中的主人公沙多里斯·斯诺普斯。

这两个形象就像两个背靠背站立的人。原本在村上的小说中,没有提供关于主人公过去的任何信息,因此这只是一个“空虚”的人,他在故事中充当的角色似乎就只能是一个“旁观者”,不具备参与故事的资格;而将福克纳创作的生活在罹患“愤怒调节障碍”的父亲阴影之下的孩子沙多里斯的故事注入原本“空虚”的村上的人物之中后,这个形象就成为了一个有过去、有现在、实实在在的人,这也就是赋予了人物在故事中行动的权利(这个权利当然就是最后谋杀Ben)。在电影中,与惠美相遇、发生故事的李钟秀是村上的主人公(也就是电影的明线),但是关于李钟秀的过去、童年阴影以及最后导致李钟秀做出与村上原作截然相反的决定的,却是福克纳小说中的主人公沙多里斯·斯诺

...
显示全文

最近看了这段时间很火的韩国电影《燃烧》,看完以后觉得意犹未尽,于是特地找到了村上春树的原作《烧仓房》和导演李沧东在采访中提到的福克纳的小说《烧马棚》,意外发现两位作者在各自作品中塑造的人物被李沧东导演很好地融和到了一部电影之中:电影的主人公李钟秀,也就是村上春树小说中的的主人公,同时也是福克纳小说《烧马棚》中的主人公沙多里斯·斯诺普斯。

这两个形象就像两个背靠背站立的人。原本在村上的小说中,没有提供关于主人公过去的任何信息,因此这只是一个“空虚”的人,他在故事中充当的角色似乎就只能是一个“旁观者”,不具备参与故事的资格;而将福克纳创作的生活在罹患“愤怒调节障碍”的父亲阴影之下的孩子沙多里斯的故事注入原本“空虚”的村上的人物之中后,这个形象就成为了一个有过去、有现在、实实在在的人,这也就是赋予了人物在故事中行动的权利(这个权利当然就是最后谋杀Ben)。在电影中,与惠美相遇、发生故事的李钟秀是村上的主人公(也就是电影的明线),但是关于李钟秀的过去、童年阴影以及最后导致李钟秀做出与村上原作截然相反的决定的,却是福克纳小说中的主人公沙多里斯·斯诺普斯。(电影的暗线)另外,导演还对李钟秀最后的决定做了有意思的改变。(所以说《烧马棚》不能算作是原作。)下面就来具体分析一下电影主人公李钟秀所展现的两个不同的小说人物。

首先来说的当然是村上春树原作中的人物——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给出的男主人公(那就称为“小说中的钟秀”吧)。

其实从原作的口吻来看,小说中的钟秀对惠美的感情比电影中要淡得多。小说中的钟秀是有家室的人,对他来说,惠美只是一个“和她一起可以彻底放松下来”的人。小说中的钟秀会同惠美说很多,也会听她说很多,但在这种沟通中他希求的是“某种心情,至少不是理解和同情”。因此,用冷酷一点的话来说,小说中的惠美对钟秀来说只是一个逃离现实的出口,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

到了电影中,钟秀变成了一个想成为小说家(实际还未写出任何一篇小说)的单身汉。这样的设定加剧了人物同人群的疏离感,同时也拉近了钟秀同惠美的距离。两个同样孤独的人之间更容易滋生暧昧、依赖的情感,这也为后面钟秀寻找惠美、为惠美报仇作了铺垫。

总体来说,电影较高程度地还原了村上春树故事中的各种人物形象以及人物之间的关系,甚至高度还原了小说中的很多对话和情节,使得电影充满浓郁的村上气息。但是电影也将最具有村上特色的“冷漠、疏离的男主”换成了“将情感压抑着的男主”,这一点则打破了村上的界限,将电影从村上的世界中拓展开去,在那里不仅遇见了现实,还遇见了福克纳。

电影《燃烧》截图

再来说一说福克纳塑造的人物。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福克纳的短篇小说《烧马棚》:

来自百度百科

尽管钟秀的身世同小说中的主人公沙多里斯·斯诺普斯有很大不同,但依然可以找到许多小说的影子:比如,在电影中,钟秀一直在为父亲的审判奔波,小说中的父亲也因为烧别人家的马棚而遭到起诉;钟秀父亲的家里挂着年轻时的照片,暗示父亲曾经在军队待过,小说中称父亲打过仗;钟秀对Ben透露,自己的父亲患有愤怒调节障碍,从小说中的父亲稍有不如意就烧马棚的行为来看,大约也有这方面的倾向……等等。最为关键的是,Ben和钟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Ben问钟秀最喜欢的小说家是谁,钟秀说是威廉·福克纳,理由是:

我们可以把《烧马棚》的故事看做是钟秀的童年故事,他有一个患有愤怒调节障碍的父亲,父亲的很多行为在道德上很多时候是得不到钟秀的认可的,但他迫于他父亲的身份,必须认同,甚至站到父亲同一边(比如听从父亲的指示烧了母亲的衣物;为让父亲免于牢狱之灾而四处奔波)。尽管他这么做了,但他心底一直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他一直苦于寻找在道德与非道德、理想与现实、物质与精神之间的平衡点。

他找到了吗?他最后的结局到底是找到了还是爆发了?

撇开电影结尾处钟秀杀死Ben的那段不看,只看钟秀最终放弃了让父亲免受牢狱之灾,看着父亲判刑那段,会让人想到《烧马棚》中的儿子最终在父亲与正义之间选择了正义,揭发父亲罪行的情节。在小说中,儿子经历了艰难的思想斗争之后大义灭亲,站在了正义的一方,至此,电影基本上没有脱离《烧马棚》中的道德线。然而,在电影的最后十分钟,却出人意料(但早有伏笔)地让钟秀用一种寓意深刻的方式杀死了Ben——先是用父亲的刀将Ben杀死,然后用火将现场彻底烧掉。先不管Ben是否该死,谋杀这种形式一定是非正义的,再加上依据电影的暗示,钟秀杀人的刀应该是他父亲的刀,这可以理解成是他对父亲的一种皈依,那似乎又与先前大义灭亲送父亲坐牢的情节不相符了。难道钟秀终于没能找到平衡点,最后Ben话中有话成为了压跨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暴走了吗?

为了了解真相楼主反反复复看了多遍结尾,终于找到了一种解释(这个解释也有别的人提过,恕楼主无能):

在电影的末尾有一个镜头是钟秀在惠美的房间里写作。而后给了一个远景,后面的部分似乎就可以看作是钟秀写的小说的内容,即杀死Ben的部分是虚构的,实际上钟秀和Ben可能再无交集。(或者是类似平行宇宙,一种状态下钟秀会将Ben杀死?)

但不管钟秀在最后到底有没有杀死Ben,他的愤怒一直都在,只是用不同的手段的在表达。其实这也反应了某种现实,愤怒可能会因为道德、法律的存在而被压制,但却不会消失,总有一天它会爆发,或许是以极端的方式,或许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

以上是楼主从两部小说角度对电影进行的分析,水平有限,实在见谅啦~~~

最后贴上我最喜欢的电影片段:

这段很纯粹、很感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燃烧的更多影评

推荐燃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