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可怜草根的生命?

殇之左脸
2018-07-08 21:01: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电影之前,简单了解了一下剧情。电影的故事让我想起了《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不同的是,《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里,铤而走险去走私的罗恩自己就是患者;《我不是药神》里的程勇却是一名健全人,一开始,他走私是为钱,后来,却是为了救人。人物的转变有点像徐铮在《无人区》里饰演的律师潘肖。现实里,程勇的原型陆勇也是一名患者,不知道编剧有意改变这一身份有何用意。是为突出程勇人格的伟大?我觉得还不如遵循现实效果好。

说真的,电影里,后期程勇的形象太高大尚了。并不是我对人性里的善没有信心,而是从现实的角度考虑,我觉得程勇做不到那么完美。那还是2000年左右,卖一瓶药就贴1500元,能卖几瓶?能卖多久?喊口号、下决定容易,但要把一腔热血付诸实践,却异常不易。

王传君是一个好演员,在我眼里。《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里,马修·麦康纳为了塑造身患艾滋的罗恩这个角色,半年内减重30斤。而为了演好《我不是药神》

...
显示全文

看电影之前,简单了解了一下剧情。电影的故事让我想起了《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不同的是,《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里,铤而走险去走私的罗恩自己就是患者;《我不是药神》里的程勇却是一名健全人,一开始,他走私是为钱,后来,却是为了救人。人物的转变有点像徐铮在《无人区》里饰演的律师潘肖。现实里,程勇的原型陆勇也是一名患者,不知道编剧有意改变这一身份有何用意。是为突出程勇人格的伟大?我觉得还不如遵循现实效果好。

说真的,电影里,后期程勇的形象太高大尚了。并不是我对人性里的善没有信心,而是从现实的角度考虑,我觉得程勇做不到那么完美。那还是2000年左右,卖一瓶药就贴1500元,能卖几瓶?能卖多久?喊口号、下决定容易,但要把一腔热血付诸实践,却异常不易。

王传君是一个好演员,在我眼里。《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里,马修·麦康纳为了塑造身患艾滋的罗恩这个角色,半年内减重30斤。而为了演好《我不是药神》里的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也减重了20斤。消瘦的身型,闪躲的眼神,无不透着吕受益这个人物身上的懦弱及悲剧。吕受益不是罗恩,他病入膏肓,死到临头,也不敢触碰法律。

观影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政府在哪里?

电影里研制出神药格列宁的瑞士公司有错吗?好像没有,公司嘛,当然得以盈利为目的咯。研究新药投入的人力物力时间成本巨大,研制出神药了当然不能白送。而且知识产权必须得到保护,看电影要钱、听歌要钱、看书看杂志要钱、凭什么吃药不要钱?不保护知识产权,谁他妈还辛苦专研?居里夫人当年放弃了专利固然伟大,但指望别人白流汗水自己一分钱不花坐享其成却也是赤裸裸的卑鄙。

这瑞士公司真没错吗?好像也有。从道德的角度来讲,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蘸着人血吃馒头的罪恶?

电影里没有提及瑞士格列宁的批发价,4万只是零售价。中间转了多少道手我不得而知。电影最后的字幕给了我一点点启发。回来后,特意百度了一下:

没错,直到今年,我国才对进口抗癌药物征收零关税。嗯,这人血馒头还得分着吃。4万块钱不是全部被瑞士公司和中间商装进了腰包。

迪奥香水可以买1000,劳力士手表可以卖100000,法拉利跑车可以卖4000000,政府可以征收高额关税。奢侈品嘛,本来就是富人才用得起的。富人嘛,多交点税,帮助下穷人,无可厚非。但抗癌药是奢侈品吗?吃抗癌药的人,都是富人吗?

电影的最后,曹斌接程勇出狱的时候轻描淡写的说格列宁纳入医保了,没人再吃仿制药了(不这么说,片子估计也过不了审)。但愿今天的中国,真的再没人吃仿制药了。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易。高房价杀死了爱情;高价的优质教育资源杀死了生孩子的欲望;高价的特效药,连生命本身,都要杀死。电影里,程勇在法庭上的陈述简短,也不激昂,正如草根的生命:“他们根本吃不起正版药,他们就等着我把药带回去救他们的命。”他们没有奢侈的欲望,只想单纯的活着。可谁来可怜草根的生命?

法庭没有因为程勇美好的愿望而网开一面,法律表现出了其无私的一面。程勇被送去监狱的路上,成千白血病患者夹道相送,这一幕看上去很温暖,仔细想来却特别反讽。当一个国家的人民都在感激一个罪犯的时候,一定是这个国家的法律违背了天理、正义、以及人心。

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公平,什么是正义,每一个人的心中,对此都有一个答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