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理性的解释《药神》的三大争论点。

Soumns丶____
2018-07-08 19:53:18

首先,不可否认这部电影在中国电影史上的意义,我们终于开始将关注社会现实的题材电影真正吸引到民众的目光。

但,作为一个自认资深的医药行业研究员,整部电影所隐含的责任指向真的正确么,我不敢苟同。


1. 药价贵能怪责于外企原研吗?

我的答案是,绝对不能。

我非常认同在影片中庭审那段,原告律师的「冷血」阐述:真正救命的是德国格列宁,不是印度仿制药。

对于每个原研药企来说,除了大家已知的8-10年以上的研发周期+10亿以上美金的研发费用之外,要承担的风险还有:临床阶段可能会面临无效(等于失败)甚至病人死亡;报了临床数据可能会面临fda不批上市;批了上市可能会面临销售不佳;以及专利期过了之后要面临大量仿制药来争夺市场。基于以上风险,当药企好不容易有一个盈利能力较优的药,必须利用高定价的方式来弥补它的研发投入,以及覆盖在研梯队中其他的失败所造成的损失。

看到某券商研究员说,当前全球的新药投入回报率仅3%,这数字低到惊人,可能是计入了所有创新小药企,但我认为,即便是仅统计中大型,也应该不超过10%。

所以,高定价真的能怪它们吗?护肤品行业的某些爆款的暴利属性为何没有收到如此苛责?只是因为它们不涉及生老病死吗?

我想,有了创新药,可能死的只是「穷病人群」;如果没有,那就是所有人一起等死。


2. 印度仿制药值得称颂吗?

我的答案是,不值得。

首先,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影片中的格列宁为什么只有印度有仿制药。那是因为印度无视了全球通行的专利保护法,在不能仿制的法律环境下依然进行仿制,而在其他国家,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那么,为什么要有专利保护法?直白一点,就是为了保护企业的创新驱动力。如果一个企业好不容易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才研发出一个药品,一上市就被大家抄作业,无法获取所谓的「暴利」,那出于人性的弱点,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等着抄。毕竟,抄作业没有风险,还可以薄利多销,这生意多好。

我想,大多数人都能理解,假设有一个手机厂商仿造出一模一样的iphone x,然后以4000的价格出售,是触及了对方的专利权。那么,药物的本质也是一样,在专利期内抄袭原研就是侵权,并不值得称颂。


3. 高价药进入医保就能解决问题吗?

我的答案是,也许不能。

影片的政治取向是非常红色的,最后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格列宁进入了医保,所以大家都不再自费,不会再卖房卖车才能治病了。可现实,真的是这样吗?

众所周知,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日益加剧,国家医保的缺口越来越大。目前高层解决缺口的方式中,有一个是,给每家医院每年固定的医保限额,超出限额的医保费用就由医院自己承担。那么,对于医院来说,当然是不愿意超出这笔费用。那么,如何尽量控制医保开支?医院采用了两种手段:削减药效不明显的药品开支(比如中药注射液),以及,削减高价药的开支。所以,当格列宁进入医保之后,患者面临的再也不是买不起药,而是可能买不到药。如果你想用格列宁,不好意思,医院断货,你只能靠其他途径(比如黑市)去买。

所以,这样真的解决问题了吗?


最后谈一些其他的感受。

第一,影片结尾对于格列宁的现实状况的时间轴也给了我们警醒。2013年,格列宁专利过期,而截至2018年影片上映,仍然没有中国药企生产出同类仿制药。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国内药企的研发水平的确与国际巨头的差距非常大。当然,很多药企也在努力追赶。至于时长,希望能越来越短。

第二,商业保险真的很重要,这一块是很多民众缺失的认知。大部分人到现在仍然觉得买了国家医保就能包治百病,实在是too young too naive。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

最后,真心希望大家不要把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简单的怪责于医院,怪责于医生,怪责于药企。不可否认,社会上的确有无良,但绝不是多数。

大多时候,还是顶层设计决定了底层建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