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只是个人

忘了呼吸
2018-07-08 看过

《美人鱼》票房刷新历史的时候,有人说是情怀,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它释放了人民胸中的一口气,哪一口气?“没有干净的水和空气,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这是人民对当下生态状况极度不满的心声,——被周星驰在电影里呐喊出来了。

《战狼2》大火也并不是它真的展现了什么很高的电影水准,而是也源于它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替人们泄了一口气,哪一口气?当时印度侵占我边界,官方媒体天天硬气得很,一会儿说边境在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准备战斗,一会儿又摆列出各种制裁印度的经贸外交手段,可结果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让人一场希望一场空。稍微有点家国意识的人在那些日子几乎是晚上都睡不着觉的,你想想,一千多年前,赵匡胤仅仅因为大宋旁边的一个小小南唐政权还没灭,就有了“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酣睡”的忧患之感,而此刻,外国人都越界打到我们家里来了,上面还在隐忍,一直都是想尽千方百计的和谈,这口气人民如何憋得下?当民心愤懑累积到一个快要爆发的极点时,想不到上映了一部叫《战狼2》的电影,电影里政府做法之硬气与现实中的窝囊形成鲜明对比,人们终于找到了泄气的渠道。直到70多天后,边界入侵问题才得以解决,此时电影也早已赚得金盆满钵。

至于早期一段时间,一波又一波的青春滥片大行其道,清醒的电影人吃惊于中国观众对滥片口味需求之大时,他们却忽略了一点,有时侯这些观众并不是因为电影艺术本身而去看电影的,他们只是在泄一口气而已。青春题材电影正好为他们不满当下爱情和婚姻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泄气口,现实中他们没有勇气解脱,没底气逃离,自然就无法重新选择新的生活,所以唯一的反抗方式就是只好到电影里去自我意淫一把。

《我不是药神》可以说是一部初心未泯的电影。宁浩自己的第一部公映电影《疯狂的石头》一上映就让人耳目一新,而这个由他“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扶持的新人文牧野导演,对电影同样有他自己的开创和坚守。文牧野极独立地在电影中以一种“让人笑着哭”的方式表达出了他内心中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话说到本质上,他同样也是替人民泄了一口气,泄的是哪口气?弱势边缘群体的生存环境之恶劣远超一般人的想象,由一推十,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可能在生活中遇到过这种被资本家,奸商,还有不健全的社会体制(如现实中仍存在着那么多符合国家标准却能吃死人的食品,存在着那么多符合国家法规却是在歧视,欺骗消费者的商品)绑架和坑害的情形,这部电影侧面展示的就是当下这个社会终人民内心深藏的不安全感,无幸福感,甚至无生命的尊严感。

这样的电影能允许上映算是一幸事,想想九十年代初,《活着》,《蓝风筝》 这样伟大的反思历史的经典电影直接被禁映,就连《霸王别姬》也只能小规模公映,那是真黑啊。中国本是有一批真正的电影人的,只是,他们生不逢时,无法在桎梏的外围下自如释放自己的才华,即使是他们奋不顾身拍出的那悉数几部作品,依然难逃被当局意识形态严重的电影审查制度无情抹杀的厄运。日本人中有一部分人始终否认历史,篡改历史,这自然是罪大恶极;共产党中有一部分官员是承认历史,但不敢正面面对历史,一提起那些敏感时期发生的事,他们就遮遮掩掩,不允许公众知情和讨论,——这绝不该是一个开放,自信的文明大国应有的姿态。任何一个不敢正视真实历史,正视过去,反思过去的民族,是无法得到世人应有的尊重的,也不可能长久的延续下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假如只一味的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人,包装成一个道德模范,那才是真可怕。

要想生生不息,并在未来大放光芒,那这个民族,这个族群中的每一个公民,都应当有勇气去正视真实的历史,正视过去,反思过去。只有不断反思,人的心才会越来越明,人的眼睛才能越擦越亮,人的未来才有可能在不断自我更新中实现新的超越。

说回《我不是药神》本身,导演还是用了一些稍微模糊的方式去克制性的表达的,里面的几个反抗场面一般人也轻易分辨不出他们是反抗请来的保安还是反抗驻场的警察。电影故事原型陆勇在之前的声明中说他没反抗过政府,这一点我觉得就还不如改编后的好了,政府有什么反抗不得的?两千多年前重视民本的孟子早就说:

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孟子·梁惠王上》)

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孟子对曰:“于传有之。”曰:“臣弑其君,可乎?”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下》)

一方官员,没有一颗为民的心,还当个什么官。一个政府,贼仁贼义,你就不配再在这个位置呆下去了。只要反抗有理,反抗就是值得支持的,值得被歌颂的,要不然,人人都甘愿当个麻木的顺民,那恶人的嚣张气焰只会越来越高涨。我这样不敢批判,你这样不敢发声,他也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这个民族还能有个什么希望!

往远处说一点,在这种狭窄的放权空间下,夹缝中生存的导演需要找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创作思路,这路既要能让他在电影界活下去,还要能让他较好的表达出他自己的独立思想。相对于锋芒显露的田壮壮(代表作《蓝风筝》)来说,另一个导演,姜文,他的几部电影同样也很具批判性,讽刺性(《阳光灿烂的日子》,《让子弹飞》都是),只是他选择了另一种呈现方式,——通过用某一个极平凡的小人物之遭遇来委婉地质问历史,或是用过去某个时代发生的事来隐射抨击当代,借古喻今,这就让那群智商不高的电影审核人头大了,——表面看电影确实没违反规定,可实际上观众看了之后的却能产生别样的思考。

可以远观到的是,未来的电影市场上一定还会跳出像《我不是药神》这类电影黑马,但它也一定是伴随着,承载着人们内心某种敢怒未敢言的闷气而生的。处理得不好就被禁,处理得好,也很容易就能成为爆款。

《我不是药神》主角程勇这种人在现实生活中遍地都是,事业不够如意,婚姻危机重重,赡养父母的压力还不小。一开始,他的起心确实没有那么高尚,他卖药是要赚钱,是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到后来,他实现了财富的自由,本以为生活到此相安无事,自享富贵即可,直至目睹到当年朋友被腐朽的医疗体制夺去生命后的凄惨结局后,他开始有了一丝心灵的颤动,有了一份关于人性的思考。

一个个体,当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并且愿意给这世界带来一些光和温暖时,就意味着他独立人性的觉醒。他不再只顾着自己酣睡了,他愿意起来帮助更多的人去实现其人性的觉醒。想在一片周围都是酣睡的人群中睁开眼,并非易事,那是惯性太强使然。然而,自己醒了,再去唤醒那些沉睡中的人,就更需要勇气,像鲁迅所说的那样,你可以敲醒他们,但问题是他们醒来后怎么办呢,醒来后这个社会几乎给不到他们一点希望,甚至会让其更痛苦更绝望。然而,即使这样,千百年来,中华民族也依然有数不清的前赴后继的仁人志士,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条“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艰难路,这是自孔子以来大儒们骨子里就有的担当。近代如鲁迅,他率先在黑夜中燃起了火把,用的是一支笔。《狂人日记》里的狂人,其实才是那个时代里真正的独醒者。

剧中程勇人性觉醒的时刻来得还是迟了些,朋友已去,多少人无辜的生命被刻意抬高药价的那个奸商提前葬送。好在最终程勇还是及时觉醒过来,没再酣睡下去,他也顺带地唤醒了更多的人 。

莫以为在自己不好的时候只需紧着自己,护着自己,顾着自己,等自己好了,等自己所谓成功了,再去倾听真实的内心,扬起最初的梦,关怀更广的他人,这是一种最愚蠢,最小格局的逻辑思维,有这种思维的人,到最后大多都是独立的自己也没了,崇高的理想也没了,人心也麻木,冷漠了,老时无不悔之晚矣。曾有学者评论家就总结说,艺术家最好的状态,最巅峰作品诞生时大多是在他独身,并且半饥饿的那个时期。其实何止是艺术家,任何一个普通人,最好的人性觉醒时刻,最好的实现梦想的时刻,最好的超越自我的时刻,也同样多在这种时候。

我不是药神,我只是个人。是个人,至少,要活得下去,要不失尊严地活下去。《管子》中说“仓廪实,知廉耻”,一个人如果活都活不下去了,你还指望他仁义礼智信?当一个组织对人民的禁锢,剥削到了极点,人民内心的压抑无处释放时,那人民的选择就很有限了,你不能怪他,就像林冲一样,他们是被逼上梁山的。除此以外,这个电影启示我们的,还有一点,即人还是要醒着做梦,否则的话,梦就真的只是梦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