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实的人类看少数群体

阿柠
2018-07-08 13:49:05

人类的缺点太多了

这部剧对合成人争取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描写想必是借鉴了历史上少数群体争取权利的斗争历程。少数族裔,女性群体和性少数群体,弱势群体争取权利的过程总是充满了艰辛。他们中有人坚持非暴力不合作,用抗议示威游行来发出自己的声音,也有人更加激进,认为没有暴力斗争就不会有美好的未来,这部剧也尽可能多的呈现了这样的过程中争取权利和有权力赋予权利的两方各种各样的态度。

剧集开始描述了一场巨大的冲突,关键意识代码的上传导致了大量人类的死亡,而随之而来的是更多已经有自我意识的合成人的死亡。这里特别强调了合成人的死亡,剧中不止一次提到过合成人像人类一样会死去,甚至剧里似乎特意为了强调这一点,所有下线的合成人都没有修复,直接就下线了。这场导致了严重后果的冲突最终使得剩余合成人的处境更为艰难。一方面,合成人被赋予了意识,他们不再是可以被随意处置的财产,而是拥有自主选择的权利,任何对其进行的暴力活动都类同于对其他人类进行的暴力活动,是违背人性的。另一方面,合成人比人类更强大,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完善的知识储备,与人类差不多甚至超越人类的思考能力和创造能力,速

...
显示全文

人类的缺点太多了

这部剧对合成人争取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描写想必是借鉴了历史上少数群体争取权利的斗争历程。少数族裔,女性群体和性少数群体,弱势群体争取权利的过程总是充满了艰辛。他们中有人坚持非暴力不合作,用抗议示威游行来发出自己的声音,也有人更加激进,认为没有暴力斗争就不会有美好的未来,这部剧也尽可能多的呈现了这样的过程中争取权利和有权力赋予权利的两方各种各样的态度。

剧集开始描述了一场巨大的冲突,关键意识代码的上传导致了大量人类的死亡,而随之而来的是更多已经有自我意识的合成人的死亡。这里特别强调了合成人的死亡,剧中不止一次提到过合成人像人类一样会死去,甚至剧里似乎特意为了强调这一点,所有下线的合成人都没有修复,直接就下线了。这场导致了严重后果的冲突最终使得剩余合成人的处境更为艰难。一方面,合成人被赋予了意识,他们不再是可以被随意处置的财产,而是拥有自主选择的权利,任何对其进行的暴力活动都类同于对其他人类进行的暴力活动,是违背人性的。另一方面,合成人比人类更强大,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完善的知识储备,与人类差不多甚至超越人类的思考能力和创造能力,速度远超人类的学习能力,强大的躯体力量,更快的速度,更精准的瞄准和抓取能力,更完美的身体,这些都使得合成人成为了超越人类的存在,尽管合成人的身体有寿命限制,但是因为他们不需要进食排泄等不必要的人类活动,同时具有数十倍速度于人的学习能力(人类学一门语言需要几个月,而合成人只需要几分钟),实际上合成人的生命长度应该比人更长,因为他们有更多时间做更多的事,这也是为什么剧里的合成人看起来总是很闲(通过Mia就能看出来,她租了房子之后总是在房间里静静地坐着)。合成人的这些优势使得他们在被赋予自由意志之后很难不让人产生恐惧,看看人类自身就能发现,人喜欢自诩高级物种并且奴役和支配那些低等生物,以己度人,难道合成人不会更愿意奴役和支配人类么?即使不从种族的角度考虑,一个强壮的合成人生活在你我身边时,你不会担心强大的Ta突然暴怒杀掉你么?就像和一个技艺高超的杀手生活在一起,你不担心么?这仅仅只是剧中的人类担忧的一个方面而已。因此针对合成人的许多暴力行为和充满了反人性的行动就轰轰烈烈的展开了。作为少数群体,合成人选择的余地很小,因为他们并不握有话语权,同时数量特别少。

合成人的弱势主要体现在这两个方面。剧中世界上的主要媒体全都是人类倾向的,且由人类主导的,合成人没有自己的电台电视台,也没有发布他们声音的渠道,主要靠同情合成人的少数人类比如Luara来发声,这使得大部分人类根本不了解合成人的悲惨处境,更不可能去了解他们的善良本性。历史上少数群体的确很难发声,主流媒体都是宣扬主流价值观也就是大众支持的那一套。另一方面,合成人的数量太少,手握权力的人不会照顾少数人的利益,因为社会是因为大多数的那一部分人才运行良好,少数人的利益即使不被照顾到也并不会动摇统治者统治的根基。剧中的合成人面临的正是这样的境况,合成人安心呆在安置区就可以了,不需要和其他反对他们的人类共享人类的社区和生活,这情景多像曾经被隔离的黑人群体。合成人要想拥有和人类相同的权利需要经过漫长的斗争,而斗争形势一点都不乐观。作为温和派的Mia和Max主张的是通过正当途径合法争取权利,针对前面两个问题,一是争取更多的同情,这就要求不能和人类发生冲突,因为一旦冲突,那些原本摇摆不定的人类就会坚定的站到他们的对立面去,对于斗争而言更为不利,这也是剧中Mia去租公寓,Max引导委员会来参观、禁止他领导的合成人参与爆炸案和打斗的原因。他们坚信,向人类展示他们的真实处境和态度可以帮助他们争取到更多人对他们的理解和同情。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理想主义的做法,收效甚微且需要太过漫长的时间。在这漫长的过程中肯定会不断有合成人质疑和动摇——这样坚持下去一定能最终取得人类的理解和同情,争取到应得的权利么?这也是Agnes代表的那一类人,他们坚持不了,等不及这温温吞吞的过程。另一方面,这种做法也会导致许多人活不到看到曙光的那天,比如Max的女朋友小闪,她就没能等到。针对第二个人数少的问题,温和派的做法就是争取自主,实现自我供电无疑能使他们的处境一定程度上得到改善。但是也有与温和派的主张完全相反的激进派,比如Anatole,他的想法就是,人类的本性就是自私和残酷的,绝不会主动让步交出权利,权利要自己争取;人类以屠杀待我,我便以屠杀报之。这种做法剑走偏锋,因为人数少所以很冒险,比如西部世界,就是采取的这种做法,不管人类还是合成人都采取无差别攻击,只要能争取到权利,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剧里对这种做法显然抱有一种批判的态度,其实从实际情况出发的话,这种做法有其合理之处。剧里为了衬托合成人的人性,探讨和讽刺谁是真实的人类这一话题,刻画了冷酷残暴的人类形象,同时塑造了充满人性闪光的合成人形象(碧翠丝,米娅,麦克斯)并且为他们选择了一条温和甚至隐忍的道路。但是实际情况是,在少数群体争取权利的道路上从来不乏暴力的身影,我虽然不赞成以暴制暴,但是纵观历史,斗争从来都会有流血牺牲。

无论哪一种手段,温和也好,激进也好,其实历史上那些斗争最终的结果之所以能让人基本满意,只不过是时代走到了能够接受其中一种结果的节点上,而之前的种种努力都是铺垫而已。就像西方世界接受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只不过是因为时代做好了接受这种理论的准备罢了,但在这以前,需要无数人为之努力铺垫,如果一个个体不愿被时代的洪流裹挟,那么他所在的群体将最终全部被时代的选择吞没。

作为有话语权且掌握权力的一方,思考的则完全是不同的问题。剧中以委员会为代表,描绘了人类政府对于新生事物的防备和敌对态度。对于他们而言,重要的是如何一劳永逸地解决有意识的合成人问题,让一切都回到正轨上来。这种偏保守的选择一般都是首选,而且政治家最好笑的地方就在于“做好事不留名”,千万别让人发现“为民除害”的是他们,民众更有意思,即使大多数人内心支持这种做法,他们也不会承认。委员会的虚伪之处就在于,他们请一位合成人权利斗士加入委员会,为了“平衡”,实则是在替他们的应急对策打掩护,而邀请有意识的合成人加入委员会会议则是为了取得更多合成人支持者人类的认可,并非真要听取合成人的意见。由一个全是人类组成的委员会决定合成人是否应取得合法权利,就好像曾经由全是男性的议会决定女性能否取得选举权一样。事关少数群体利益的决定权总是握在多数人组成的权力机构手中,就好像由外星人来决定是否要对地球人实行降维打击。

还有一点值得玩味的是Luara做选择题的一幕。人类的虚伪和冷酷真是一以贯之,从来不让人失望。这里Luara没得洗,但是这之后她所做的却让人比较意外。作为非少数群体中的一员为少数群体发声不是容易的事,而且因为不能感同身受,很多这种所谓的权利斗士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就像动物保护主义者在为动物说话的时候其实根本不了解动物的真实想法,往往只是同情心而已。但是Luara很勇敢,意识到自己的软弱和虚伪之后选择了纠正错误,依然站在弱者的一边,这很难得。霍金斯一家寄托了剧作者对人类所剩不多的一点善意希望,家中成员像里奥他们那样重视家庭和家庭成员间的联系,一家人互帮互助,相互理解和支持,在剧中是人类社会中难得一见的希望之光。

Niska这条支线加上Leo这条线则构成了游离于主题之外的为下一季所做的伏笔,探讨在Basewood行动之后绿眼合成人将何去何从。

今年是少数群体的大年,前有轰轰烈烈的Me Too,后有不断的彩虹游行,第三季的出现十分切合这样的主题。有时候我会自问,这个世界对弱势群体有变得更善意么?这个社会有变得更好么?看到世界上发生的变化,偶尔也会乐观一些,但是更多时候,我总是抱着更谨慎的态度看待这些问题。或许时代终将走到一个天下大同的节点,但是所需的铺垫要多久呢?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真实的人类 第三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真实的人类 第三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