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 小武 8.3分

我生命中遇到的三陪小姐和山西少年

马渚北
2018-07-08 看过

小学二年级,我一天放学回家,看到院子里堆满了厚铁皮,几个中年汉子在埋头焊接,打磨,喷漆,几天的忙活,厚铁皮就变成了铁皮房,这我才知道父母卖了家里的短途客车,准备开小卖部,位置就坐落在黄河大桥,此后,我的生活就和大桥分不开了。

黄河大桥是我们当地小有名气的景点,此前的小学春游我游过两次。黄河对面就是山西,大桥也就成了山西和陕西的铁纽带。

当年的黄河大桥,对面就是山西

大桥分两座,一座铁路桥,一座公路桥,山西煤多,火车、货车连续不断将煤运进陕西。家里除了小卖部,也在桥下黄河跑观光船。但也因为煤多,大桥一直总是煤尘仆仆,并不干净,前来观光的人并不多,所以家里的收入主要来自小卖部,而小卖部的收入主要来自于货车司机和失足妇女。

没错,三陪小姐。

小卖部对面有一排瓦房,之前公路养护段建的,90年代后小煤窑鹊起,煤老板们的家底急速扩张,大桥的风给他们吹来无数的钞票,也让他们的欲望拔地而起,平房就变成了舞厅,舞厅就来了失足妇女。

舞厅活力满满的时候我还在小学,有爷爷奶奶照顾,来大桥的次数并不多,但我却和这些失足妇女有着紧密的联系,这其中是源于两部固定电话,这种事当时让我觉得很神奇。

就像贾樟柯《小武》里的胡梅梅给家里打固定电话一样,她们也总是通过小卖部的电话跟家里联系,而小卖部里的电话和渚北村家里的电话串的一条线,每次给父母打电话只需要拿起话筒按个0就可以通话了,而当对方电话正在有人用电话时就打不通了,但却可以听到对方的通话。

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时并不知情,以为接通了,叽里咕噜跟对方掰扯了半天,但对方似乎并不搭理我,悻悻的挂了电话,待后来我知道了原委后,我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童年,混沌初开,稚嫩好奇。一开始的偷听让人既兴奋又害怕,后来就肆无忌惮了,我甚至一没事就拿起电话看有没有人打电话。

几乎都是四川话,这边一句,那边一句,可一句也听不懂,但能感觉出来,她们的脾气都不太好,总是在跟人吵架,也不知道是跟谁,和她是什么关系。

这种单方面的情感热线让我慢慢就没了兴致,后来偶尔无意间给父母打电话时能听到,但也早听腻了,不等她骂完,我就把电话挂了。

上了中学,我周末常常会去大桥父母那里,可舞厅也早已败落,只留下一排没人搭理一肚子委屈的矮瓦房。

不知道四川的“胡梅梅”她们现在还是不是那么爱吵架。

...................................................................................................................................................

02年sars大爆发,我读高一,在学校大家一边天天骂果子狸,一边喝中药,大桥也因为这个事件有了大变动。

因为sars,政府实行人流管制,韩城是陕西的最东边,而大桥又是韩城的最东边,自然而然成了重中之重,横幅拉起,上书:誓死保卫陕西东大门。

每天都会驻守一众po lice在桥这边进行人员排查,包括来行车辆,每个过桥人都需要拿出身份证来证明身份,不幸未带在身边的便要打电话给家里人进行身份核实,而所用的电话就是我家的小卖部电话,那段时间,每次回去,都能看到小卖部前排起长长的队伍,一个接一个的陌生人打电话,开私家车的都有私人电话,打固话的也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一拿起电话,大喊:“我是不是谁谁谁?啊?是不是嘛?” 惹得旁人一番大笑,po lice早就习惯了此番景象,不屑的拿过电话:“你是谁谁谁的啥人? 噢,行了。”

一天傍晚,没什么行人,我跟着po lice们在桥头看他们打闹。打闹中只见桥上慢慢悠悠过来两辆自行车,车上一共四个少年,两个年级稍大的载着两个年级较小的,手里抱着大纸箱子,吭哧吭哧的瞪着车过来了。

自然而然被拦下,四个山西少年一脸惊恐,被质问了半天不说一句话,其中一个po lice拿过小少年手里的纸箱子,打开一看,满满一箱子方便面,搞得大家很疑惑。

四个少年看到自己的方便面被侵犯,似乎有些生气,但还是缄默不语,想必这方便面也是来之不易。

po lice不耐烦了,用手里的娃哈哈矿泉水指着大少年:“干什么来了!?”

大少年歪着头一脸倔强的盯着po lice呼呼说道:“闯社会。”

po lice们一阵大笑,我也跟着笑起来。

四个少年在一片笑声中不解,愤怒的看着我们。

po lice笑完又指着大少年:“谁教你拿方便面闯社会的,滚回去,找你妈去!”

大少年倔强的维护着自己在几个人中的尊严,一句话不说接过方便面带着几个人掉头回山西了。

过了桥就是山西,桥头是个分叉路口,一条路是108国道,通往山西河津,运城,而另外一路则蜿蜒北上,一侧是黄河,一侧是陡峭悬壁,一路上去都是煤窑,大车呼啸横行,山上也因为石厂开采,爆破不断,在桥这头都能听到碎石滚落,凶险无比,常常出事,也因此这条路有个凶狠的名字,叫“龙虎路”。

我想,这四个出师不利的倔强少年一定不会走回头路,带着他们的方便面直奔龙虎路而行吧。

...........................................................................................................................................

后续

我和弟弟中学假期几乎都在大桥度过,早上乘小客车来到大桥,晚上再乘车回去。父亲跑船,母亲卖货,我和弟弟就在黄河滩给人拍照,踢球,玩水,睡觉。我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也熟悉来此的各种各样的人,有像小武一样和客车老板、父母和谐共处的小偷,也有憨厚真诚的公路养护人。见过来此恋爱约会的年轻男女,也见过想不开从桥上一跃而下的苦难人,见过兴高采烈的一家野炊,也见过小孩被黄河冲走哭的撕心裂肺的人家。

这里让当时的我又爱又恨,我并不想总是呆在这里,这里又脏又热,这里没有我的同学朋友,这里禁锢了我的方刚热血,可我又不得不呆在这里。

高考失利,我开始变得性格孤僻,弟弟上了大学,我在大桥就更加孤单,每次周末回到大桥,就和父亲捡的小猫独自玩耍,我越来越讨厌大桥,我也拒绝在大桥过夜,每次吃过午饭,就独自沿着铁路走回渚北村,一个人住在大姐在村里的小学宿舍,次日又走回大桥,在铁路边的焦化厂洗了澡,拿到生活费,坐车回学校。

上了大学,父亲卖了船,买了大车拉煤,母亲也回到村里,小卖部的铁皮房也荒废在那了,我再也不用去大桥了。

没有了大桥的羁绊,我却对它的看法却有了改观。

13年我下决心辞了国企工作,来到西安,追求梦想,拍了半年的纪录片搞砸了,我忧愁上身,抑郁至极,自觉不是这块料,灰头土脸回到老家,老婆当时怀孕在家里,让我带她出去转转,不自觉来到大桥。

大桥还是那么脏,风还是那么大,坐在黄河边,一旁两个年轻人,像是焦化厂下班的打工青年,他们支了一个小烤炉,上面烤着几条黄河小鱼,两人一人手里举个鱼竿,拿罐啤酒,开心的说笑。我彼时是那么的想和他们交换一下,我的眼泪哗哗哗的止不住流,单纯的老婆想安慰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坐在边上伤心地给我剥桔子。

坐在河边,黄河水依依带走我的焦虑和不自信,大桥的风也渐渐抚平我的创伤,它的力量原来是如此强大。

吃掉橘子!重新上路!

此后,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带女儿来到大桥,和它默默交流,我想,我们算是历经误解后的忘年好友了吧。

女儿很喜欢大桥,不过再过几日,她随我父母也要来西安定居了,我们不知道何时再能见到大桥了。

希望女儿在西安也能找到属于她心中那个念念不忘,汲取力量的地方吧。

大桥,谢谢你,再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小武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武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