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中国最好的演员,听听他们的真心话

壹条电影
2018-07-08 10:48: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去年的《演员的诞生》已经尘嚣落定,壹哥最近却又被一档“谈演技”的节目震惊了。

也许你猜到了,这就是《表演者言》。

震惊我的是豆瓣评分:2017年播放的第一季《表演者言》,在豆瓣拿到了高达8.9的分数,正在连载播放的第二季,更是达到了9.3分。

而同是在演技上做文章的综艺,《演员的诞生》却只有5.4分。

同样的主题,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二者的评分却相差如此之大,到底发生了什么?

仔细观察网友对《演员的诞生》的评论,发现“套路”、“撕逼”、“虚假”……似乎成了它全部的关键词——“戏精的诞生”并非空言。

在“凡综艺必撕逼”的时代,《演员的诞生》让演员从台上撕到台下,观众必然会审美疲劳了。

与之相比,《表演者言》的真实,就显得尤为可贵了。

《表演者言》要做的不是比较谁高谁低,而是让这演员们推心置腹,好好聊一聊一下自己在艺术上的正当性。

什么叫艺术的正当性?

这个问题换句更直白的问法是:演员在影视作品里,到底是什么地位?

在中国电影早期,编剧最重要。电影本就是依托着其他艺术形式发展的,而文学传统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1935年的《风云儿女》,我们可能听过它的编剧田汉、夏衍,但演员的名字就没多少人听过了。

西方也一样,早期的西方电影对文学性无比看重,轰轰烈烈的“作者论”运动也正是发源于此。

“作者论”代表人物:安德烈·巴赞

“作者论”者认为,导演就是电影的作者,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我们不会说《教父》是一部马龙·白兰度的电影,只会说它是科波拉的作品。我们也不会说《三块广告牌》是一部科恩嫂的电影,只会说,他是马丁·麦克唐纳的作品。

这样的思维定式,其实普遍存在着。

《表演者言》,给了演员一个辩护的机会。

这个节目很简单,就三个人唠嗑:一个主持人、周迅、一位演员嘉宾。

节目的内容也不长,在第二季中每一集围绕一句核心诗句作为主题,就那么聊上十几分钟。

邀请的嘉宾都是人们认可的演技派演员:陈冲、陈建斌、黄觉、舒淇……

如果谈到“艺术的正当性”,想必也只有这些优秀的演员才有资格来证明吧。

大家谈到最中心的一点就是:为什么表演是一种艺术,为什么演员很重要。

很多人认为王宝强是所谓“本色演员”,似乎演起来没别的演员那么费劲。但是在《表演者言》中,他指出无论是什么演员,都要通过处心积虑的表演来传达角色。

正像他所说的,“本色演员”到了摄像机前,难道就能保持他的“本色”了吗?难道不会紧张吗?

在他的辩护中,我们开始重新思考不同演员的类型对于表演的意义。

周迅盛赞了宝强在《Hello!树先生》中的表演——他所扮演的树先生在闲逛时那种看上去随意的动作,难道不正是天才般的创作吗?

《表演者言》中提到了一个专业术语,叫做“表演的空间性”

何谓表演空间?

其实所有的艺术创作都必然受到限制,只能在一个框框里进行,这就是所谓“戴着镣铐跳舞”:画家要计算每一种颜料干涸的速度、摄影师总得等待合适的光线、音乐家需要知道每一种乐器的脾气……

那么,专业演员呢?剧本设定了他的性格、行为,拍每个镜头时,导演还得给他们提这样那样的要求——演员脚上的镣铐,太多了。

有了这样多的限制,他们的创作空间实在太过狭窄了。

狭窄到人们以为,表演不能称之为一种艺术。

事实是这样的吗?

壹哥最受触动的就是于和伟做客的那期,他讲述了自己在《历史的天空》中的创作经历。

虽然他在剧中扮演的是一个反派,但反派同样有爱人,同样有着自己的柔情。正如周迅所说,坏人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坏的,他坏都是有原因的。

于和伟向导演提出,他要在爱人的坟前唱一首歌。

正是这首歌成为了剧中的神来之笔,让他扮演的反派在观众心中变得复杂、鲜活起来。

而在王砚辉做客的那一期,他介绍了在2017的《非凡任务》中扮演反派的经历。

原来的剧本里他的角色是个气焰嚣张的港式反派,但他最终演成了戴着金丝眼镜的“斯文败类”——因为他认为,在三线小城市的反派绝不会有多么嚣张,因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由于他的巧思,这个角色的丰满度大大提升了。

剧本里王砚辉这个角色的戏份,不过是“一页纸几行字”。真正将这个人物创作出来的,是王砚辉自己。

正如周迅所说,王砚辉在《烈日灼心》中扮演恶棍的场景,简直就像纪录片的片段一样。

像王砚辉、于和伟这样的演员,名头不一定有多响,戏份不一定有多重,但只要他们接了一个角色,这个角色就注定不会让观众失望。

那么,这些优秀演员的“巧思”,都是从哪里来的?

正像画家要写生,作家要取材,一位演员当然更应该要到生活中去寻找灵感。

前两天微博上炒热的皇帝段子,正是来自《表演者言》。

周迅指出,陈建斌演皇帝的那种烦闷,实在是很到位。但陈建斌说,在剧组面对那么多叽叽喳喳的妃子,他是真的很烦。

大家笑归笑,这其实正是“艺术来源于生活”的最佳佐证。

周迅也指出,她在《听风者》剧组工作时,整个人就是处在一种非常疲倦、低落的状态,而她也将这种状态带入了表演创作之中。

虽然灵感很重要,但是没有超乎我们想象的苦练,它是不会到来的。

舒淇讲述了她在侯孝贤导演的《刺客聂隐娘》中的表演历程。

在聂隐娘剧组中,她每天三点就起床,四点就开始吊在树上、房顶上、屋梁上。

正是通过这样的苦练,她才能成功诠释聂隐娘一招毙命的刺客角色。

《表演者言》正是通过这么多例子告诉大家:表演真的是一项艺术,它很高贵。

同写作或者音乐一样,表演同样需要两个东西:天生灵感、刻苦训练。而且表演同样需要在艺术既定的规则下发挥创造性思维,创作出只属于你自己的作品。

演员本不是“给导演打工的人”,本不应该被放在“艺术歧视链”的底层。

当然,大家对于演员的偏见可能还是因为流量明星而起——因为流量明星的存在,导致演员成为一种拉升票房的商业化手段,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艺术家。

周迅在节目里说:“演员不应该是“为红而红”,而是你的演技到了,艺术水平到了,你自然就红了——红不是目的,而是附属。”

这些道理,《表演者言》不告诉我们,没人告诉。

而真正应该听到这些道理的,也许是那些忽视演技,只顾捞钱的流量明星吧!《表演者言》是拍给你们看的。

别侮辱表演这种艺术,真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今日影评·表演者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今日影评·表演者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