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卖2万元的癌症救命药 印度为啥只要200块?

半颗草
2018-07-08 看过

天价抗癌药 促使老百姓出国买“假药”

生病就像随机摇号,谁也不知道哪天会摇到谁的头上。

生病之后发现最残忍的现实是,你发现自己拼命存钱,却看不起病。越来越多的人,腰包还没鼓,但是医疗账单却已经叠了起来。

生病所付出的费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击垮一个家庭:全国肿瘤患者平均治疗花费在10万左右,这已经是最保守的估计。对于那些需要移植、并发感 染的血液肿瘤病人来说,费用可以超过100万。

这样高昂的医药费,越来越多的人被逼出了一招:去印度看病买药。

这些人买的不是什么印度神油,而是他们发现,在印度看病买药的价格跟中国简直天差地别:剂量、安全性、效力、作用、质量以及适应症上完全相同 的药,但均价只有中国的20%—40%!

>>印度药为啥便宜

“开挂”的印度:无视专利 玩命仿制

时间倒回到70年前,印度刚刚独立,整个医药市场的80%都被跨国公司药厂控制着,99%的专利药掌握在这些公司手中,市场上的药价同样高到可 怕。

对此,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但要说真正把药价拉下来的,还是一个女人。她是印度迄今为止唯一的女总理,也是印度历届总理中,争议最大,最铁腕 的一位:英迪拉·甘地。

她认为,都是因为专利这玩意,让印度人根本吃不起药。于是,在她的主导下,印度重新修订了《专利法》:对本国研发的食品、药品只授予工艺专 利,不授予产品专利。

这还不够,她还要求整个印度,要坚定不移地执行“药物强制许可制度”。

“强制许可” ,怎么解释呢——由于医药行业的特殊性,在一般的国家,一些紧急救命的新药可以获得专利侵权豁免,但这类药是非常少的。而大部分 药品,在二十年的专利期内,除了原研企业,其它企业都不能进行生产。

而在印度,只要大家觉得原研药略贵,人们买不起,就可以无视专利,随便仿制。

简而言之就是,印度不承认专利权,直接对治病有效的药物进行仿制,基本上无视专利的存在。

有了这两条规定,印度在制药行业算是彻底开了挂!

比如,对于慢粒白血病患者来说,活下来的几率只有不到50%。而瑞士研究出了一种叫格列卫的药,直接让病人的生存率上升到90%,对于这些病人 来说,格列卫就是救命药一般的存在。

格列卫在中国的价格是全球最高,23500元一盒。香港17000元,美国13600元,澳大利亚10000元左右,韩国约为3000元。

但是在印度,每盒价格低到惊人,只要200人民币不到,也就是说在中国买一盒的钱,在印度都能买两百盒了!

再比如,治疗肺癌的易瑞沙,美国进口价7000人民币,而在印度,只要600块。

一种药二十年的专利期,等到专利期满,大家可以开始仿的时候,你发现人家印度已经仿了十几年了。

全球1/5的仿制药产自印度,而印度产的仿制药,大约有一半漂过了印度洋,漂向了全世界。那么,“假药”的药效到底怎么样?

在印度,仿制药也要求必须进行临床测试。印度政府还一直通过贷款、产业合作伙伴计划等多种方式支持仿制药发展,政府通过政策松紧来引导企业生 产优质药品、杜绝违法仿制药。

欧美:一边骂印度流氓,一边靠印度药救人

从道义上说,仿制药可以挽救因买不起昂贵原厂药而面临死亡的生命;但从法律上说,仿制药必然是侵害了制药厂商了利益。

各大制药巨头都对印度恨之入骨,这几年跟印度没少打官司。不只是印度,1999 年南非发生了一起全球瞩目的诉讼案,被告席上坐着的居然是南非政 府。

当时南非 HIV 感染率接近 30%,是全世界疫情蔓延最严重的地区。尽管抗病毒药物已陆续出现,但高昂的药品费用,让感染者连治疗机会都没有, 只能等死。

为此,南非政府就《药品及相关产品管理法案》发布了一起修正案,引入“强制许可”和“平行进口”。

这一做法却惹恼了国际药商,全球 37 家药业巨头联合起诉南非政府。但这场官司南非政府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支持,经过 3 年的诉讼,药商在压力 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决定撤诉。

2003 年,世贸总理事会通过《多哈宣言第六段的执行决议》:

发展中成员和最不发达成员国可在发生公共健康危机时,比如艾滋病、疟疾、肺结核和其他流行性疾病时,不经专利权人同意,实施强制许可制度,生 产、销售和使用专利产品。

“对生命的重视可以逾越对专利权的尊重”,成为了那次案件的重要结论。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