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刷看到的几个小细节

迪克·格雷森
2018-07-08 看过

1.吕受益的口罩

尽管慢性白血病人为了隔绝周围环境中的细菌都会戴口罩,但片中只有吕受益一人带了三层口罩。初见程勇,他一层层脱下那三副口罩,病友们见面时他也是第一个脱下口罩的人。而程勇宣布不再卖药后,他戴回了那三层口罩走入雨中。

2.吕受益老婆的手表

一开始程勇去吕家吃饭,吕老婆手上的手表是一款比较精致的手表。后来在医院,吕老婆抱着孩子躺在陪床上的那个镜头,手上的表表带有些斑驳。

吕老婆一句“医生,我们治”的背后,这个女人为了家庭付出了多少呢?

3.黄毛的车票

黄毛在程勇选择重新以成本价卖药后把头发剃了,他决定再过几天就回趟家。他知道自己得病后已经很多年没回去了,尽管现在的他有了收入也有药吃了,但他的那张车票买的还是两百多的硬座。也许他想把攒下来的钱带一些给家里吧?

(p.s.黄毛住处的那条狗子跟我家狗长得不要太像哦)

4.程勇的父亲

程勇父亲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他做完手术躺在床上嚷嚷着让程勇喂饭。当程勇决定再次卖药时,他为了不牵连儿子将他送往国外的前妻处,却并没有安排父亲的去处,这说明他的父亲此时很有可能已经去世了。

5.思慧的外套

从程勇第一次见到思慧到他宣布不再卖药的这段时间里,思慧的外套都是夜场女郎常穿的那种俗艳又廉价的款式,而吕受益去世后,她的服装都变成了较为朴素的灰蓝色系。

差不多就这些吧,《我不是药神》这部片子真的很好,值得反复回味。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