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

自定义
2018-07-08 03:55: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预设你看过这电影。

立体的人

脸谱化的人

你完全可以想象医药公司那个脸谱化的律师可以有一个如主角般辗转的人生,然后受迫于上上下下的压力,必须忠于客户,凶于敌人;也可以想象那个脸谱化的警察局长在职场和家庭中有很多无可奈何的窘境,必须在职场上稳住;更可以幻想被主角家暴的前妻怎么就和卖印度神油的人在了一起,孩子八岁的时候怎么又遇到了一个感觉上很有钱、又对这个拖油瓶女士没有任何要求的男人。但是容易让人揪心与反复琢磨的往往是电影中立体的人物,我们几乎不会对这些扁平的人有太多看法,因为看多了电影和剧,知道脸谱化是必要的技巧,而不是事实,事实未必如此。

立体的人

但更基本的也许不是因为电影看多了,而是上了年纪后,明白了人容易被牵扯进巨复杂的世界之网,情势复杂,被抛进世界的人简单不到哪儿去,因为我们在之中被迫地开显出很多人性。前阵子在看窦文涛主持的《圆桌派》,有两期节目请了《十二公民》的主演何冰,他说到现在很多人不明白看戏的目的是什么,他的说法是,因为各自的生活太残酷,有些事情难以去直接面对,那么戏剧就是对生活的一个模拟,让你心灵经历,又不用付出实际悲惨的代价。我想《我不是药神》按照何冰先生的说法,是一部很优秀的作品。

圆桌派 第二季 第7集 反派:怎么演“坏”人?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jgyMTMxNDU0NA==.html?tpa=dW5pb25faWQ9MTAzNTY1XzEwMDAwMV8wMV8wMQ

程勇

比如程勇,他的形象就是如此耐人寻味的复杂。走私卖假药之类的违法行为先不说了。电影里到处都是被生活逼迫的人,有些人是被逼死了,主人公不是,他挣扎出了自己的价值。一开始当然很窘迫咯,生意不正经,在不正经里,自己的神油还比不上另一种不正经的伟哥;然后没钱交店租,没钱养儿子,更没钱给绝症的父亲付手术费;我们还可以脑补一下,交错压力下的他经常打老婆,然后电影里面老婆就跟有钱人跑了,还要把儿子带走。逼上绝路的人碰巧遇上了另一个绝路上的人,然后为了赚快钱去了印度,走私了药,然后就发了。这样的剧情容易让人睡着,包括赚钱以后放着一堆绝症患者不管,把渠道卖给无良商人,医好老爸,然后自己开厂赚正经钱。简单说把人救了又卖了,过自己的小日子。但后面的情节让人物丰满起来。

行动者,而不仅仅是劳动者与消费者

被抛

我们被抛进世界,沉沦于此,但有人在日复一日的为事中开显出做人的尊严、生活的意义,有人在此中不断确证自己毫无灵魂、自己的生活毫无意义。如果之前的程勇是一个被生活的皮鞭任意抽打的骆驼,那么之后的他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按照上个月折磨我很久的女哲学家汉娜阿伦特的说法,现代人的积极生活有三种:劳动、工作和行动,劳动是为了维持生命的新陈代谢,比如程勇卖印度神油,为的是糊口,然后糊的是妻离子散,还被包租公锁店铺,哪怕后来的走私赚快钱,仍然是为了糊口,也就是为了维持生命意义上的劳动。而工作是为了打造一个让人类共同生活的世界,比如木匠打造凳子,除了糊口,他造的凳子可以让两三代人享受,让他们在相对稳定的环境中生活,往大点说,多造医院和学校,普及医保和义务教育,电影里最后面说道因为这次事情国家把这种巨贵的药物纳入医保就是一种工作,虽然底层人士的医保这种复杂的事情。。。而行动则是独立的个体在人群中自由地说话、行事,他在糊口和工作的层面之上行动,彰显人的意义。行动在另外一个视角中区别于行为,行为是统计学的用语,它的形而上学的假设就是认为多数人没有主见和行动能力,而是趋同于雷同的行为方式。阿伦特对现代性的批判中,一大块就是批评人们的无思想,没有主见和行动。她写《人的境况》初版于1958年的美国,但现在我们去看商区的人,他们的表情似乎在告诉别人自己很有个性,然后他们每次都穿着和别人差不多的当季新款,没穿新款的又多少羞于没买新款。

行动者

电影里的感人部分就是其中的行动。你看那个瞧不起他前姐夫,也就是程勇的警察曹斌,他得办案,这是他的职业,但是他明白他做好了这一份工作就等于让一大群人等死,所以他宁可受处分。最厉害的是一个细节,电影里出现了两次“咱俩找地喝两杯吧。”第二次是电影结尾,第一次是在机场陪程勇送走他姐的儿子,如果我们琢磨一下剧情就会发现,他甚至打算违纪给程勇通风报信让他逃走。我们看这一幕的前后情节,送儿子的前一步,黄毛为了给程勇背锅给车撞死了,在医院里程勇朝曹斌质问,小黄毛只是想活他有什么罪,当然这更像是天问,而不是对人的问题;送儿子的后一步,曹斌退出此案后,警察马上抓住了程勇。琢磨一下这前后的情节,以及电影尾声导言的再次提醒,我们就明白曹斌说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以及内心的挣扎,以及导演的优秀。我们知道,互相看得起的俩人才喝得完一局酒。

你再看那个卖假药的张博士(名字我给忘了...),他的行动在于,最后时刻的不告密。而且,卖几十年假药的他最后一次找程勇讹钱,程勇多付了十万块,说让他把这事情烂在肚子里,加之他知道程勇最后用五百块的价钱在卖药,说程勇是个仗义的人。最后在审讯的时候他也是仗义的。

最后就是程勇了。他先是不睡思慧,其实当时的情境有点复杂,也许不是圣贤模式开启,而只是因为他想起了曾经窝囊的自己。你看首先,程勇赚到了钱,请客喝酒,帮思慧出气,思慧感动,然后提议送思慧回家,思慧同意了,跟本钢铁直男一样,各位都是成年人,知道接下来剧情会发生什么。而且剧情也给我们展示了思慧那对比《老炮儿》里面话匣儿还大的美胸,但是她女儿的出现让他冷了下来,因为他想到了他自己。他也有跟思慧差不多大的孩子,思慧的孩子查出白血病以后老公就跑了,他自己,如前所述从前差不多是个渣,于是老婆也跑了。我们想远点,也许他老婆当时也就是在这么一个情境中遇到了一个有钱又可以给她生活以希望的男人,恰如此时穿着丝滑睡衣站在他面前的思慧所面临的情况。所以他冷了。当然也可以仅仅是程勇为了不让他儿子看不起他。

其次是舍生取义。最开始他只是为了赚快钱而走私卖药,后来也可以翻脸不做人,把别人救命的渠道高价转手给无良商人。但是当初给他人生带来转机的人因为他的唯利是图而自杀、病死,让他走上了还债的路,他甘愿赔上近年做正当生意赚来的钱,然后明知自己会被判刑,铤而走险地去走一条没有明天的路。

我把这些称之为行动,她们让人震惊,她们跳脱人的苟活和工作,甘愿承担巨大的风险而做出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我相信大家都看过电影《云图》,那里面的人时代迥异,但是灵魂同归,《药神》里面的行为,啊,是行动,也是如此。在个人的生活轨迹中,他行了他的行动,救了苍生,开显了他人生的意义,但是这些同时也体现了人之为人的价值和尊严。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成熟、或者理性、或者说启蒙的人。

成熟

成熟

按照苏珊奈曼那本小书《为什么长大》所说的,理性最开始是独断论的,小孩子会接受一切父母所说的东西,认为他们都是对的。所以你看有些人不会认为虐待小孩是有什么错的,小孩自己也不会觉得不好。甚至于,我们看《卡拉马左夫兄弟》里面描述人可以罪恶到何种成都的时候,一对夫妇可以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关在柴房里挨冻,穿薄衫,在西伯利亚的冬天。但是理性成长之后会怀疑,怀疑过去接受的东西,失望于现实中的种种不合理、乃至于让人绝望的情境,这时候理性是怀疑论的。我们大概都经历过中学的一阵子中二时期,那时候愤世嫉俗、激素狂飙,说出类似于”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的话。然后,无论问题如何解决,我们就长大了。有的人成为油腻的人,如上所说,成为行为统计学中的一元,同时也是大多数。他们沉沦于世俗中,在舒适中发福、在情绪中迷失、在利益前下跪,思考太难、责任太重,把一切交给电视、智能手机、递过来的话和命令。但有些人,不愿意被世界的“应当如此”和“实际如此”撕碎,他们勇敢、坚韧,努力让自己在“应然”和“实然”之间贯通,活出人应该有的样子。

所以那个假药贩子最后仗义地没有告密(虽然这在法律上有待商榷),所以曹斌没有服从上级的命令,所以程勇没有乘人之危推倒思慧(虽然我觉得推倒其实也不算坏事...),所以他甘愿花光所有的钱、甘愿坐牢也要去走私。当人在性命和前途之上去做一些他认为更重要的事情,并且勇于承担随之而来的责任,我们说,这个人是成熟的,甚至是勇敢的,就像程勇的名字。

幼齿化的时代

这个电影的英文名叫《dying to survive》,高中时候,我们说dying to playing basketball,是意味着想打球想到死;我们说survive意味着从苦难中重获新生,两个东西凑到一块儿,就是这片电影里想给人的窒息感,我感觉它做到了。

我倾向于生命是个巧合。程勇他的尊严也是凑巧来的。生活的激流无目的地乱窜。他被抛进一团死水中,他重生了。死水很常见,重生却很少见。你很难想象出那个走私药如果像印度神油一样没效果,因为那样剧情就完蛋了。但事实会是怎么样?他经历了人的绝境,诸多的不幸和死亡,人们说“文章憎命达”,他经历了这么多杀不死又足够让他强大的事情,赢得了世间的尊重,哪有那么巧。

成熟,在一个幼齿化的时代。怎么说。别说杀不死人,现在连个西瓜都懒得杀,要切成果盘叫快递送来。所以我们看那个小黄毛会很羡慕,勇敢、义气而不乏柔情,注意,他爸妈都以为他已经死了,最后他被撞死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