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死的大多数

一树
2018-07-08 看过

看《我不是药神》之前,期望已经被拉得非常高了。年度最佳满天飞。

很多人说它是汉化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并非如此。达拉斯讲述的是个人自由主义与政府监管的冲突,强调个人选择的权利。而药神瞄准的,是整个专利制度。监管与专利,这两座亦正亦邪的大山,终于有人试图去移动他们。

长久以来,专利制度的正义如同欠债还钱一样深入人心。药神牛逼的地方在于,它在扎实的剧本里制造了生与死的巨大冲突,将专利荒谬的一面剥开,血淋淋地摊开在观众面前。它逼每一个人去重新反思漏洞百出的专利制度,思考个人权利的边界。徐峥在最后一次次地质问观众,他就是想活,他有什么错?面对山争哥哥的拷问,没有人能无动于衷。药神在电影之外的意义可能远超电影本身。

可惜,这部处女作的缺憾与惊喜同样明显。单从电影的角度而言,这是一部完成度极高的工业化制作,但遗憾也在于此。整部电影的起承转合并未跳脱工业片的盒子。电影前半段足够扎实有力,慢慢铺陈的戏剧冲突与出色的群戏吊足了胃口,导演本可以用一种更硬核的方式让电影到达另一个高度。但后半部分开始脱节,用力过度的煽情使电影失去了直面现实的张力。在这一点上,《盲山》和《光棍儿》就做到了足够克制,它们代表了华语现实题材的两种方向。前者凌厉,用冲突的不断升级完成了从希望到绝望的残忍路径。后者戏谑,用玩笑教训观众,你眼里的魔幻不过是 B 面世界的日常而已。在这片盛产魔幻的土地,冷静的记录从来比感动中国更直抵人心。反观药神,走向了人们熟悉的第三条路,失去了成为华语现实题材新标杆的机会。

另一个缺憾在于,影片始终试图树立一个无良奸商的形象来完成戏剧冲突,这样的塑造过于脸谱化,虽然痛快,但无济于事。结果无非是观众骂一骂奸商,政府管一管价格,该等死的人继续等死。并非所有药企都是唯利是图的奸商,药价高企的背后,是严格的药品监管与昂贵的研发投入。过严的监管使药品研发的周期被拉长,药品无法上市的风险被加大。药企需要足够的利润去支撑整个研发体系,均摊被砍掉药品的成本。而对于审批的 FDA 官员来说,一边是同意上市,将自己的命运与药企捆绑,出事便乌纱不保;一边是驳回申请,避开所有风险,顺便落个秉公执法的好名声。官员审批的倾向性一目了然。所以审批的战线被大大拉长,即便药企做了大量实验,将出事的风险降到比出门被车撞还低,也仍然可能无法通过审批。聚光灯只会对准医药事故中离去的生命,那些等不到药的沉默的大多数,永远只能无声地凋零。

关于药品监管与专利保护的论述,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弗里德曼的《自由选择》。这本书重塑了我对医药监管和知识产权的认知。弗老爷子是个小政府主义者,并不如古典自由派激进,但平实的表述适合大部分人阅读。知识真的能作为产权吗?产权天生具有独占性,我盗窃了,你便会失去。知识产权的概念并无法从逻辑上自洽。医药公司的研究本就建立在免费公开的基础科学研究上,药企一边将别人的成果作为食粮,一边构筑高墙,禁止所有人使用自己的成果去挽救生命,不可谓不荒谬。科技建立在改良之上,没有东西能被凭空发明。研究者站在现有成果上披荆斩棘地向上爬,我们才有今天的美好生活。

而专利争端从古至今都是一地鸡毛,其对创新的鼓励与阻挠哪一个更大,实在难以分辨。人们在申请专利时总是尽可能模糊边界,扩大解释范围。甚至出现大批专业的专利贩子,通过收购与抢注专利,然后四处诉讼来牟利。这与专利制度的初衷已完全背离。遗憾的是,尽管专利试图保护创新,但由于人的逐利性,整个制度的天平总会慢慢滑向邪恶的另一端。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与《我不是药神》相辅相成。它们找到两个锋利的角度,以此切入整个医药制度,用生命权的天经地义对抗医药管制的伟光正。虽然电影的影响有限,但讨论的力量无限。

我愿意为自由的空气而自担风险,你不能为保护我而将我关在笼中。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