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楼愚夫 危楼愚夫 8.4分

孤独漫游的傻子

Ill_Mind
2018-07-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讲述了在俄国南方的一个边陲小城,管道修理工季马在值班时无意中发现了一栋年久失修有着“危楼”征兆的居民楼,原本可以置身事外的他半夜回到家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到楼里住着八百多号人,他立即起身利用正在自学的建筑学知识在稿纸上反复演算,最后推算出大楼将在第二天凌晨倒塌。他准备出门找市政府求援,但母亲和妻子出于保护整个家庭的目的强烈反对他。再三考虑后,季马决定先去找女市长妮娜。

此时的女市长正纵酒狂歌,醉生梦死般地和下属庆祝自己的五十大寿,季马的莽撞到来破坏了整个派对的氛围,妮娜市长心中不满,但还是派人去调查。核实情况后,妮娜发现这是个经年累月的贪污腐败留下的大坑,谁也填不了,在秘书的诱导下,她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包括季马、季马上司、警察局长在内的三人当成一次政治博弈的牺牲品。

曾经被自己疯狂吐槽的上司用生命的代价将他推出政治斗争的漩涡后,季马疯一般地赶回家打包行李带上妻儿准备逃亡。途经居民楼时,没看到政府之前允诺派来疏散群众的消防车和警察,季马心中一横,决定告别妻儿,挺身而出。在深沉的夜幕笼罩下,他跑进墙体皲裂、黑暗肮脏的楼内,一层一层挨家挨户地把每个居民敲醒。楼里住着的是这个小城的最底层人民,包括经常打老婆孩子的酒鬼、通宵打牌的赌棍、有气无力猫在楼道里的瘾君子……他们就像鲁迅笔下的小市民一样冷漠、市侩和麻木不仁,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亡命的边缘。被疏散下楼后,烦躁不安的群众在人挑拨下把季马给揍了一顿……电影的最后一帧镜头定格在了被打晕后孤独的躺在楼前的季马的背影上。

像季马这种善良勇敢的“傻子”在俄罗斯文化里似乎特别受人推崇(圣愚),俄国经典文学作品里更少不了他们的身影。被民众尊崇的喀山圣徒科里沙,不安富足,把祖国前途和解决农民痛苦当做人生最终目标的别祖霍夫;热心肠的“白痴”——梅诗金公爵;友善正直却被当成精神病人关起来的拉京医生……别尔嘉耶夫把这些傻子称为“俄罗斯大地的流浪者”,他们内心谦和,为了心中的某种崇高、纯粹、神秘的渴望,拒绝与强盛的现世妥协,甚至不惜与理性对抗,继而孤独地在理想和彼岸的城池中漫游。他们对于那些丧失了社会地位,陷落于黑暗中,被侮辱与被迫害的人的怜悯与同情是其他任何民族比不了的。

和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逍遥、洒脱不同,俄国人的“圣愚”形象是忧郁、孤独的,并且蕴含着浓烈的狄奥尼索斯式的非理性气息,他起源于16世纪,其行为和精神内涵汲取了拜占庭基督教、民间多神教和萨满文化的精华。“圣愚”不仅仅是一种人物形象,而且作为一种道德规范早已遵循着文化的规律进入到了俄罗斯人的意识之中,深刻影响着俄罗斯人的性格形成。

电影中的季马没有传统“圣愚”形象的那种迷狂和疯癫味道,但是他为了居民楼里八百多号人的生命不惜和家人吵翻,义无反顾,深夜埋头行走在大雪纷飞的俄罗斯街头的那种孤独、神圣感和俄罗斯历史上漫游在阴郁、茫茫荒原上的“圣愚”们是如此相似。他们在善与恶、救赎与罪孽、彼岸与此岸的两极间的无序过渡中表现出的行为的神秘性(王志耕),无法诉诸理性与逻辑认知,只能归因于其数千年的东正教传统文化。

导演尤里·拜科夫在采访中表示,人们对他把电影中的角色放在一个很难有道德的解决方案的位置非常气愤,因为那些角色要么毁了生活,要么违背良心。他解释道:“我所有的电影基本上都是关于你的良知和生存之间的选择……当然,如果被迫在良心与生存之间选择,每个人都会选择生存。 但那么我们的良知价值何在? 人类的选择能力是我最感兴趣的。 我们能改变吗? 我希望我们可以,否则我们就完蛋了。 因为如果我们不能,那么你相信什么? 当然,我们必须相信某些东西。特别是在这个国家。”

俄罗斯民族性格最基本、最深层的是它的宗教性,以及与此相联系的绝对之善,只有在天国中才能实现的善的追求。“傻子”们弥赛亚般的救世精神在现世看来是如此不可理喻,他们向往着崇高纯粹的真理和超验世界,但同时又面对着现世的空虚、腐朽、无价值,他们在两极的鸿沟里漫游,从而产生了一种迷雾般的惘然和“秋天式的悲伤”(徐葆耕),孤独而忧郁,就像维克多·崔在电影主题曲里唱的那样:“

屋顶在白日的重压下颤抖着

飞天的牧童赶着云团

城市将一梭梭光射进黑夜

夜却黑得如此深沉

威力无边

那些躺下睡去的人

祝你们晚安

夜是如此静寂

那些躺下睡去的人

祝你们晚安

……”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危楼愚夫的更多影评

推荐危楼愚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