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之
2018-07-08 00:11:33

这是一部总让人想起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电影,三兄弟坐在车上时总是正面对称的构图,被赶下火车后每个窗里探出一个脑袋,赶火车时则一直是侧面慢镜头。以后再看到类似的片子,不看导演也知道谁干的了。这位导演似乎格外喜欢用符号化的表达,譬如上火车永远是车屁股后面上的,最后一次上车时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与三人父亲葬礼呼应的那场葬礼,还有布洛迪最后那次奔向火车时,侧面构成背景的田野里那个同样在奔跑的印度农民,当然,最后将生活空间与火车的结合也是非常经典的例子了。其中的一些,例如参加印度男孩的葬礼,是构造剧情的需要,扔掉行李,是暗示扔掉包袱,这些都与剧情相关,而其他的符号,则只能说是艺术表现手法了。在电影里不光讲故事,还掺这么多自己私货手法进去,可见导演不是正经人。而且我怀疑他的性取向,此人开头先是给布洛迪大长腿一个特写,在火车上又让他多次露上身,还在山顶光腿跳舞,作为一个男性,特别是不那么直男的,我想都能理解为什么导演不给其他两人也露膀子露腿。

电影的台词也很有意思,总是略过任何冗长部分,说完一句关键的就切镜头,譬如说完到卫生间吸烟如何,下一秒就是干,没有任何调情部分,问完男孩叫什么名字,同样没有后续,接着就切到村里,似乎是按照逻辑该说的那句说出来,就完了,不做铺陈和渲染。这种台词和我不是药神里很多地方相似,不知是否有借鉴关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穿越大吉岭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越大吉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