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

齐天大圣的妹妹
2018-07-07 看过

在傳媒博物館看了《大佛普拉斯》,這部電影我很喜歡。導演/敘述者游離於電影內外,故意告訴觀眾這是在「拍電影」,不停打破觀看者的戲劇幻覺,讓觀眾與「幻覺」隔開距離,審視劇情發展,同時與片中人物一致,成為行車記錄儀的「監聽人」「窺伺者」,一同見證罪惡的發生,但沒有片中被傾軋者的惶恐感。片中黑白影像與彩色影像配合展示,行車紀錄儀中的影像五彩繽紛,喻示「有錢人」多彩的生活,而掙扎於現實中的邊緣人生活都是黑白色的,喻示其生活的慘淡與無奈。

我開始以為影片在批判台灣社會的貧富差距懸殊,缺失公平正義,底層人只能苟且偷生;然而更尖銳的諭指在後面—-人無法理解另一個人真實而鮮活的內心,即使是兩個抱團取暖的零餘人。人的精神生活如此貧瘠孤獨,人的物質生活充滿貧窮飢餓。靠什麼來撫慰精神與肉身呢?大佛嗎?大佛在中國人(大陸同胞與台灣同胞)心裡只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心裡安慰」,對佛,只有利用。造佛人當它是商品,僧人當它是寺廟香火的來源,拜佛人當它是麻醉自我的致幻劑。(我說這話容易被砍,但是大部分人如此,鮮見中國人在佛前懺悔的,都是互相利用)。

這部黑色幽默的影片讓人笑,讓人惱,讓人無奈。片中的老闆也太逗,一本正經的儒雅商人,拼命約炮耗費精力,殺人的時候卻掉了假髮,哈,原來這麼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