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中存在哪些伦理方面的两难抉择?

代寻旧日时光
2018-07-07 22:28:05

当我刚刚看完这场电影的时候,我相信就像很多观众一样,感受到的是一片良知战胜利益、自我牺牲的人性光辉,以及对中国百姓普遍面临的看病贵、癌症拖垮一个家庭的同理性担忧。当我阅读了原型陆勇的不起诉说明书和释法说理书之后,又为原型并未受牢狱之苦、以及我国司法审判的公正兼具温情而感到欣慰。

很多专业人士写下了相当有思辨性的文章,而我能力不足,看了他们写的文章,只能总结出两个两难抉择,却无法回答这些问题,我将这些问题留下,希望有人能回答,也许是未来的我。

第一,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的生命权重要,还是适用全体的知识产权重要?古往今来、遍视寰球,没有哪个国家不把侵犯别人的生命权作为头等大罪,危害他人性命必定是惩罚最重的几种罪行,足可见几乎所有人都认可了生命权的重要性和至高性。另一方面,医药的研发耗费巨资、成功率又极低,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期,药企无法汇聚顶尖人才研究药物,在政府干预无法解决药品开发问题的前提下,不尊重医药知识产权导致的可能是毁灭一个行业的创新研发、甚至侵犯所有人民的生命健康权。我相信如能阅读当年印度最高法院判国际药企诉印度药厂仿制抗癌药败诉的判决案例,应当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有所

...
显示全文

当我刚刚看完这场电影的时候,我相信就像很多观众一样,感受到的是一片良知战胜利益、自我牺牲的人性光辉,以及对中国百姓普遍面临的看病贵、癌症拖垮一个家庭的同理性担忧。当我阅读了原型陆勇的不起诉说明书和释法说理书之后,又为原型并未受牢狱之苦、以及我国司法审判的公正兼具温情而感到欣慰。

很多专业人士写下了相当有思辨性的文章,而我能力不足,看了他们写的文章,只能总结出两个两难抉择,却无法回答这些问题,我将这些问题留下,希望有人能回答,也许是未来的我。

第一,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的生命权重要,还是适用全体的知识产权重要?古往今来、遍视寰球,没有哪个国家不把侵犯别人的生命权作为头等大罪,危害他人性命必定是惩罚最重的几种罪行,足可见几乎所有人都认可了生命权的重要性和至高性。另一方面,医药的研发耗费巨资、成功率又极低,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期,药企无法汇聚顶尖人才研究药物,在政府干预无法解决药品开发问题的前提下,不尊重医药知识产权导致的可能是毁灭一个行业的创新研发、甚至侵犯所有人民的生命健康权。我相信如能阅读当年印度最高法院判国际药企诉印度药厂仿制抗癌药败诉的判决案例,应当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有所帮助。不过其实已经有很多朋友意识到了,如果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的生命权真的到了至高无上的地步,就不会有人要求某人为国牺牲了。

第二,有人希望政府能够在降低民众大病治疗费用方面做出更多努力和投入,包括不限于将更多药品纳入医保、提高社保报销比例、或与国际制药企业谈判等。前两项无疑将令政府提高将有限的财政资源投入到医疗领域的比例,而后者则与干涉市场机制、侵犯药企利益无异。财政资源则源于全国人民的赋税,除了医疗,还要承担其他行政、国防、教育、民生等职责,如果想要增加财政对医保的覆盖,何尝不是从全体国民的钱包里拿钱投入到部分患重病的人可能无限的花费中去呢?这样对全体纳税人来说又是否公平呢?如果全体纳税人都首肯增加医保承担大病支出的决定,那么就会出现高赋税、高福利的发达国家体制了,对于中国这样的温饱问题都未全面解决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恐怕并不合适。

希望大家能一起来讨论,贡献更多真知灼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