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不应该被强塞。

NO TEARS
2018-07-07 20:03: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药神,继战狼2后大陆又一部现象级的电影作品。电影的高票房高口碑已的成绩基本成定局,这样的成功似乎让整个迷失的中国电影焕发了生机。

观影过程中,伴随着荧幕前的一阵阵笑声,一股奇怪之感一直弥漫在我心头。当片尾字幕打出来时,答案慢慢浮现在眼前。整个中国电影甚至包括整个世界电影近年来的窘境的根,似乎都在这部电影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但却因为其主创们不同方式的烘托,将其转化成了观众的泪水。

电影,从来都应该是一门艺术。就像 有人说过,音乐与书本被艺术家创作出来只是完成了其使命的一小半, 其余大部分是靠听众和读者来完成。电影也一样,主创与观众永远应该分开而不应相互影响,仅仅的交集应该是观众沉浸在电影中时与导演的神交。如果电影变成了导演利用自己在电影中的“特权”,利用表演,语言,配乐等等刻意煽动观众感情,把一些片面的价值取向,通过“惨”,“强”塞给观众,那么这还是所谓的电影吗?

惨不惨,不应该由你导演决定,对于一个人物或者群体的态度,也不是你应该表现出来的。你所应该做的,只是应该讲好一个故事,刻画好几个人物,而讨厌还是喜欢,邪恶还是善良,那是观众的事情,不是你应该在电影里刻意表达出来的。

或许,你会说,政治讽刺类的片,像《斯大林之死》此类又怎么定义。又或者,像比相比较最多的《熔炉》来说,又怎么解释。确实,在个人看来,他们与《我不是药神》并无二致。在创作之初,他们都定下了明确的价值取向,并按照这个取向来刻画人物,叙述故事。于是,电影就变得像儿童漫画般,正义与邪恶,非黑即白。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批评的,《斯大林之死》与《熔炉》很好地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他们不应该被视为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他们带着社会政治的属性,把这种黑白的对比虽强加给观众,但相比药神,他们都不是片面而荒唐的,观众的欢笑或者眼泪,也绝不是扭曲的。因为他们的故事本来就是黑白分明,而药神太过复杂,你不能这么简单地处理。

对比药神与熔炉,其实药神这个主题更加复杂而庞大,连《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都没敢往那么深去表现,而药神敢于去做,我首先是很敬佩文牧野宁浩等等电影人。《熔炉》简单的一个虐待聋哑少年,这不用什么刻意也知道的黑白分明的事实,但是同样的手法,到了药神这,就尴尬了不少。

反观整个电影,王砚辉饰演的假院士似乎是最饱满而没有更多刻意的角色,令人最舒服的一个人物。

药神,一个药的问题,涉及制药公司,政府药监部门,警察,医院,药贩,患者等等太多的人群。关于一个原厂药与仿制药的问题就能够讨论一大堆东西出来,但是影片都简单化片面化地处理这些问题。塑造一个黑心的卖高价的瑞士药厂形象,似乎引导这观众把所有锅全扔给了他们。可是这真的合适吗?

现代药物的研发大致可以分成以下几个步骤。第一是前期的药理毒理等基础研究,主要在实验室里进行,以动物为实验对象。接下来就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以人体为试验对象。这一阶段又可以分成三期,Ⅰ期临床是药物的代谢动力学研究,同时研究药物的耐受安全性,这个阶段也是相对较为危险的。Ⅱ期临床主要是看有没有初步疗效,并摸索合适的剂量。确定了适应症和剂量之后就可以开始进行Ⅲ期临床,也就是大规模人体试验,看看这个疗效是否是真实可信的。Ⅲ期临床试验必须在双盲对照的条件下进行,为的是避免安慰剂效应和人为干扰,这也是西药和中药最根本的区别所在。 换句话说,一种新药能否上市销售,药厂说了不算,必须通过Ⅰ~Ⅲ期临床试验,并被FDA批准才能在美国上市。药厂如果再想将其推广到其他国家,则必须经过对方的药品管理机构认可。由此可见,如果每个国家的政策法规都不一样,麻烦就太大了。于是,美国、欧盟和日本于1990年在布鲁塞尔启动了“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规定国际协调会议”(简称ICH),试图通过协调,为药品研发和审批上市制定一个统一的国际性指导标准,加快新药在世界范围内的开发使用,满足“安全、有效和质量可控”这三大原则。 自那之后,全世界大部分现代化国家都加入了ICH,只有中国是例外。任何一种新药,无论拥有多么充足的全球数据,无论在国外已经安全使用了多少年,要想进口到中国就必须再在中国病人身上进行一次临床试验。通常情况下一次Ⅲ期临床试验至少需要两年时间,也就是说,国外已上市的新药要想进中国,理论上最少迟两年。这还没完。国外的临床试验大都采用备案制,即使需要申请,时间也很短。在中国则需要事先向药监部门提出申请,评审的过程相当漫长,目前平均需要12~24个月才能被批准。临床试验完成后,药监部门还要审查试验结果,这也需要时间,按照目前的速度,平均需要20个月才能走完这套程序。之后还要经过进口报关、药品检验、药厂报价、招标采购等环节,平均还得需要7个月时间才能进入医院。另外,处方药和其他商品不一样,消费者(病人)不能直接去医院采购,需要由医生开处方,而医生对于一种新药往往需要一段时间的学习和适应过程,这就是为什么目前进口新药在中国上市3年后才能在三甲医院达到50%的普及率,其他医院甚至更慢的原因。这样算下来,一种新药从开始申请到最终被中国患者吃到平均需要5年时间,这指的是自费药。如果再算上纳入医保目录所需时间,平均需要等6~8年。 如果一种药足够好,或者病人数量足够多,问题倒也不大。但有一类疾病,患者人数很少,药厂如果走同样的流程,根本就收不回成本,甚至连临床试验需要的最低病例数都很难凑足,这就是所谓的罕见病。如果药厂想要在各个国家上市,必须要通过各个国家规定的临床试验流程,而花费也会非常之大,而所有这些花费,最终都会由消费者买单。

世界最大的医药咨询机构美国IMS健康公司的数据显示,如果算上进医保所需时间,国外新药平均需要6~8年才能被中国患者用上,而目前新药产品的生命周期也就是15年左右,掐头去尾一算,上市后专利保护期就没剩下几年了。”诺华制药公司药政法规事务部执行总监潘丽华对本刊记者说,“这就是为什么国外新药在中国的盈利周期很短,大部分原研药在中国上市1~2年后市场上就可以买到仿制药的原因。” 国外新药在中国上市的花费很高。一家跨国药企告诉本刊记者,他们公司生产的抗癌药要想进口到中国,平均需要耗资1800万美元。试想,如果一家公司的新药专利申请被拒绝,然后很快市场上就出现了仿制药,那么这家公司很可能就不敢申请专利了,或者不敢把真正的核心技术拿出来,但这么做又会导致新药申请不顺畅,成了恶性循环。

所以,这么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包括科技发展水平,药监标准的制定,罕见病临床试验的困难和仿制药等等问题,欧美发达国家也很难说能够解决的很完美,中国又如何能够奢求做到完全顾及全部人的感受呢?而本片中片面甚至在我看来偏激的价值取向我认为是及其不可取的。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