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世界不需要程勇这样的人

带鱼先生
2018-07-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不是药神》已经席卷了中文网络和刷爆了朋友圈,不到24小时票房就超过3亿元,豆瓣评分高达9.0分,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良心之作”,也有人说是神作,还有人说是良心神作。

可愈是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愈加警惕了。

这是一个出口

徐峥从《人在囧途》开始就一路高歌,不管是执导还是参演,作品整体上还是保持在低保线上,没多好但也不差。他的作品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中年危机加上边缘人等于自我救赎

比如之前的囧途系列《人在囧途》,徐峥扮演的是一个玩具集团老板,王宝强则扮演一个挤奶工向他讨债,一路上发生的故事让他意识到自身的问题,并重新认识生活的本质。

图片来源:豆瓣

在《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也是如此,徐峥扮演的一个卖印度神油的老板,生意很差,店租换不起,父亲生病住院,老婆离婚,孩子要被带走。

这些危机碰上王传君(扮演的白血病患者)以及黄毛(农名工)、牧师、钢管女等人,让他的生活发生急剧反应,从一名小老板到走私药品的药贩子再到救人一命的药神,他再次完成了自我救赎。

尤其是他和黄毛那段,不禁让人回想起他和王宝强的那些剧情套路。当然,徐峥的演技不必多言,处理这类角色自然是信手拈来,不过跟之前的故事相比,这次的故事不仅有深度,有现实意义,也更加刺痛每个观众的内心深处。

王传君不再是《爱情公寓》里的关谷,他不喜欢《摆渡人》,却甘愿做《罗曼蒂克消亡史》的马仔,受益于《我不是药神》里的慢粒白血病患者。他把患者演活了,看着不禁令人心疼。

说实话,对于拍摄医疗这方面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是难能可贵的,它能偶尔让我们从青春和理想,爱情和娱乐的迷醉中醒了过来,哪怕有些痛

我不想知道这部电影评价如何,票房怎样,那不是我关心的事,诚然它剧情仍过于套路,拍摄风格只是中规中矩,但它是一个出口,排泄我们的不满,排泄我们的忧愁,排泄我们的苦难,而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现状(当然,现实远比影片更复杂,你所看到的事实不过冰山一角)。

从太湖一帆到药侠陆勇

因为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也就是当年的陆勇事件。

陆勇,生于1968年,江苏无锡人,大学本科,英语流利,做外贸生意,在34岁那年,被确诊得到慢粒白血病(CML)。

图片来源:今日说法

这种病最好的治疗方法是骨髓移植,不过很难找到配型,且费用高昂、风险较大,无异于等死,恰逢那年瑞士诺华公司的格列卫获得审批进入中国。格列卫虽不能完全治愈CML,但终身服用可以达到正常人的寿命。

医生建议陆勇可以购买格列卫,但格列卫一盒2.3万,算下来,加上其他医疗费,一年也要将近30万。

印度仿制药Veenat

服用两年后,陆勇花了60万,实在承担不起药费,找到印度Natco公司生产的仿制药Veenat,一盒4000元,出于谨慎,他采用换药的方式,每期多替换一颗Veenat,一个月把四颗全部换完。

就这样试吃了一个月后,到医院检测各项指标都正常后,他才相信这药真的有效。在他新建的慢粒白血病QQ群里分享了这个好消息,那时他的昵称叫太湖一帆

为了验证Natco这家公司是否存在,2006年的时候,他还曾和韩国的白血病协会志愿者到印度实地考察过一番,也为了将Natco的药引进国内,谈了几次,未果。

2011年陆勇换掉Natco的药,开始使用印度公司Cyno生产的仿制药Imacy(最初和Natco的药捆绑销售,价格3000元,2013年后团购价200元一盒),并在QQ群里分享这种药的购买方法,当时还在国内四个城市帮Cyno做宣传(宣传费用是Cyno公司支付)。

起初,患者都是网上订购,然后通过西联汇款购买Cyno的仿制药的,但汇款手续麻烦,很多人也都不认识英文,而且印度自然人一年限定只能收到12次西联。

考虑到这些麻烦,Cyno的老板跑来中国用自己的护照开了一些银行账户,但因为那时国内网银“钓鱼”事件频发,需要升级网银系统,最终因为手续麻烦,经常往返中国,Cyno的老板就找陆勇帮忙。因为他英文流利,乐于助人。

陆勇就找了几个云南的病友把银行账户提供给Cyno公司,半年后,病友就不同意使用这些账户,因为他们看到新闻上说代购印度仿制药是违法,担心自己的账户是在洗钱。

出于无奈,2013年1月,陆勇花了1500元在一家“诚信卡源”的淘宝店购买3套他人身份信息的银行卡

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抓获"诚信卡源"的淘宝店主。

2013年11月21日下午四点,陆勇刚在公司开完会,办公室门被推开,5名便衣民警叫他到无锡公安局接受调查,随后被带到蠡园派出所审问,而两位审问的警察是来自湖南沅江市公安局。

2013年11月23日陆勇随警察抵达沅江市,接受一天的审问后,在看守所关押了119天。陆勇从看守所出来后,还在博客上回顾了在看守所第二天“三杯酒”经历。

2014年3月19日,陆勇在家人帮助下获得取保候审(保证金需要75万元,由陆勇母亲向亲朋好友筹借而来)。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2014年11月17日,陆勇也开始征求病友们的网络签名,汇总签名后将会打印出来,连同其他材料递交给湖南省的有关部门。至今,还能在他的博客上看到当时发布的签名链接,不过参与人数只有一半左右,从资料上来看,当时真正参与签名的病友有300多位。

图片来源:药侠陆勇新浪博客

2014年11月28日开庭,他因身体不适、需住院检查,在4天前向法院提请延期。

2015年1月10日,陆勇和2个朋友前往北京准备接受媒体采访,被北京警方带走,临时羁押在朝阳看守所,据当时陆勇的律师说,发出逮捕令的是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北京警方只是协助。

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

2015年1月29日下午,陆勇无罪释放

此后,国内媒体对这一事件进行多次报道,印度抗癌药代购第1人、药侠等称号成为陆勇的新身份。他也接受了药侠的身份,并将自己网上的昵称改成药侠陆勇。

陆勇也多次接受包括央视在内的采访,其中最为大家熟知的是2月16日《今日说法》的【救命的“假”药】。

2015年2月26日,湖南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案做出最终决定,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决定不起诉。

电影《我不是药神》编剧韩家女是一名研究生,无意中看到今日说法的那期节目,刚好毕业没事做,获得陆勇授权后,就写了剧本。后来,剧本给到宁浩,宁浩找了她同学文牧野做导演。

电影上映后,口碑票房都不错,陆勇事件也再次引发热议,电影制片方和演职人员捐了200万,让他来帮助肿瘤病人。他想借此成立一个药神基金会,正为名字发愁

天价药和仿制药

了解真实事件之后,我们也就知道电影和真实事件的对比,主要是角色的身份发生改变

陆勇是一个慢粒白血病患者,而程勇并不是,为角色所设定的中年危机,情感羁绊,好友死亡、药企、道德良知、法律对抗等手段都是为了让戏剧冲突更加强烈,说服观众也能通过审核。

这类关于法律和伦理的挣扎在许多韩国现实主义片里很常见,比如《出租车司机》、《恐怖直播》、《辩护人》等。

但引发的讨论是一致的,是天价药和仿制药的问题,也是法律和伦理的冲突。

图片来源:今日说法

我们先来说说天价药和仿制药。

现实中格列卫一盒两万三,不是影片中所说的四万,当这个价格别说是2002年,放在16年后也不是一般人所能买得起的。那么格列卫为何这么贵?

在格列卫没有诞生之前,大多数慢粒白血病患者基本只能等死,经过各国多个科学家的努力,才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进行临床试验,2002年诺华的这款格列卫才获得美国FDA批准治疗CML。同年,该药品也被引入中国。

不清楚药企高额的研发费用,可能会走入不过是几粒药品而已,没必要卖那么贵的误区。像韩寒在微博上所说的,观众容易把矛头指向制药公司,而这是错误的。

根据此前诺华曝光的财报推算,研发格列卫至少花费50亿美元,因此诺华自然要通过高价出售才能收回成本。企业是逐利的,毋庸置疑,制药必然有超高利润,但正是这点,让药企愿意花费精力和财力进行研发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承担了超高风险,毕竟,不是每款药都是格列卫,能卖出高价,或是研发成功,大多数项目其实是失败,而药企为此买单的费用自然也要算进去。

仿制药则不需要考虑研发成本,所以价格方面自然便宜很多。他们所需面对的更多是来自法律上的风险。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仿制药也是需要一定的技术水准的,不然生产的不达标药品就是假药!

当然,对于患者而言,药效差不多能救命价格能接受,自然会选择仿制药。有条件的患者,自然也会为原研药买单。

不过,要知道的是,没有原研药,就没有仿制药。如果仿制药肆行,制药公司的利益受损,研发人员的积极性受到打击,就没有人愿意研发。结果只会变得更糟糕。

我们都清楚,服用药物久了身体会耐药,简单来说原本有用的药没用了。所以,制药公司才会研发出系列迭代药品来解决这个问题。格列卫也是如此,现在格列卫已经有第三代了。

所以,你看,保护药企的权益,尤其是保护药品专利方面也显得重要。这就陷入了我们要思考的第二个问题——法律和伦理的冲突。

格列卫专利保卫战

印度为什么可以仿制药,而我们中国不行呢?这里面有很长一段故事,简单来说,就是印度之前修改了专利法,药品仿制方面不需要考虑专利。具体到格列卫这款药,在印度就有七八种仿制药,以Natco公司的最有名。2013年,诺华公司想延长格列卫的专利期,被印度高院拒绝。

图片来源:网络

印度特殊的制度使得很多高价药被仿制,然后回销到世界各国,利润丰厚让仿制药风生水起,但越是如此,仿制药之间的竞争也就越激烈,走向更规范的道路其实是迟早的事情,这个话题就不多说了。

而中国的话,不能仿制的原因加入世贸组织,要保护专利,更多是基于政治考量方面吧,此前泰国也利用WTO规则进行“强行仿制许可”仿制格列卫,但中国没有去申请,原因复杂。

不过"欣慰"的是,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申请日期为1993年4月2日,中国对专利保护期一般在20年,刚好2013年,中国的药企就可以进行仿制

确实,在2013年5月份就有正大天晴和豪森两家药企获得药监局批准,2000多元一盒,还可以医保报销,价格虽比印度药高一些,不过至少给患者提供多一种选择。

当然,诺华公司这下子就难受了,将这两家药企给告上法庭

正大天晴和诺华达成和解,而豪森拒绝和解,通过专利复审委员会请求宣告专利权无效,诺华不服,把豪森和专利复审委员会都告上法庭,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诺华不服,又向北京高院上诉,北京高院最终判决维持原判。

这场格列卫专利权“保卫战”,以诺华输了官司收尾。

谁来救我们的命?

但你我都知道,中国的医疗水平,以及医疗体制,依然存在问题。这部电影其实不单是反映格列卫的问题,也不是慢粒白血病患者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人基本的生存权利。

诚如影片中那位老奶奶跟警察说的那句话——你敢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图片来源:今日说法

在看《今日说法》那期节目的时候,我似乎找到那个老奶奶的原型,记者跟她说这个药在我们国家不合法是假药,随后她非常朴实地说:“不合法,那么我们要救命,谁来救我们的命?

可以说,为了自救尝试任何手段治疗都应该是每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诺华的正版药虽然现在有捐助,算下来一年也要七万以上,而国产的药一年也要两万以上,相比之下,印度药一年只要2千元左右。

作为患者,他们当然也想买得起最好的药,但有时候,对于贫穷的人而言,这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正如影片中那位张医师所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

什么时候,中国生病的人不用再担心支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什么时候,中国每个病人都能用上最好的药物,什么时候,中国的每个患者都能够找到生活的自尊,健康快乐的生活着。

很多人都喜欢喜欢影片结尾部分程勇的神化,程勇在囚车上,车慢了下来,白血病患者站在路两旁,纷纷摘掉口罩这一幕为他所做的事情致敬。

但我,其实更喜欢程勇出狱后,警察告诉他世界变了,药物价格便宜了,患者不需要买外国仿制药了,终于可以放下心找个地喝酒了。

愿世界不再需要程勇这样的药神,愿世界所有患者都能康复,轻松、愉快地面对生活。正如片尾曲唱的那样——不要神的光环,只要你的平凡!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