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没个病人呢

敲落灯花
2018-07-07 18:21:21

刚在宿舍看着电影、手机上收到一个凉山的来电,是我2013年支教时候的一个学生小盈,她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谭西西”的人,给她了发短信让加上微信号。我说不认识,可能是手机号码泄露了吧。

她妈妈2016年检查出肾功能不全,她也因此辍学,半年前在水滴筹筹到八千多。她说现在妈妈做透析,病情稳定了不少,因为有医保可以报销一点儿,不然真的吃不消。刚患病那会儿,她妈妈担心会花很多钱拒绝医治,他爸爸听一个“好心人”的介绍找到了一位土医生,据说治不好不要钱。她妈妈就开始吃草药治病,土医生也在陆陆续续向他们要钱,直到病情恶化,她妈妈终于转到了医院开始治疗。

小盈说一直很羡慕我们还在读书的,每周都出去玩,去过那么多城市。我只好说,我去过的地方没那么多,十几个城市,每月500块的助学金也不够生活费还要花家里的钱,以后留在二线城市的话房子也买不起。她在当地县城上班,给我打电话时下午4点多刚刚下班,估计是中班了,我也不好意思问,怕她觉得自己过得更不好了。陆陆续续提到当年一起支教的其他人,有几个一直没联系过了。最后,她说就不打扰我了,让我先忙自己的。

挂了电话后,心情瞬间低落下来了。水滴筹时我们几个帮忙转发效果

...
显示全文

刚在宿舍看着电影、手机上收到一个凉山的来电,是我2013年支教时候的一个学生小盈,她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谭西西”的人,给她了发短信让加上微信号。我说不认识,可能是手机号码泄露了吧。

她妈妈2016年检查出肾功能不全,她也因此辍学,半年前在水滴筹筹到八千多。她说现在妈妈做透析,病情稳定了不少,因为有医保可以报销一点儿,不然真的吃不消。刚患病那会儿,她妈妈担心会花很多钱拒绝医治,他爸爸听一个“好心人”的介绍找到了一位土医生,据说治不好不要钱。她妈妈就开始吃草药治病,土医生也在陆陆续续向他们要钱,直到病情恶化,她妈妈终于转到了医院开始治疗。

小盈说一直很羡慕我们还在读书的,每周都出去玩,去过那么多城市。我只好说,我去过的地方没那么多,十几个城市,每月500块的助学金也不够生活费还要花家里的钱,以后留在二线城市的话房子也买不起。她在当地县城上班,给我打电话时下午4点多刚刚下班,估计是中班了,我也不好意思问,怕她觉得自己过得更不好了。陆陆续续提到当年一起支教的其他人,有几个一直没联系过了。最后,她说就不打扰我了,让我先忙自己的。

挂了电话后,心情瞬间低落下来了。水滴筹时我们几个帮忙转发效果也不大,二十万的目标筹到八千多,深深地无力感。

又想起来今年春节回老家,奶奶家东边的邻居,有个女的五十多岁得了脑瘤,她是我大叔家小孩的表姨,她早几年死去的婆婆是我姥爷的亲姑姑(她大伯哥一家分给了姥爷家做亲戚),我和她儿子是小学同学,他儿子应该初中没读完,我和她的联系仅此而已。一天,她抱着孙子来奶奶家借针线,外面罩着睡衣,头上带着织的帽子,神情有些颓废,整个人看着也不消瘦,很难想象是临死之人。她还和我们聊了一会儿,走后,奶奶说,活不几天了,从医院拉回来就开始等死了。春节过去几天后,就听说她死了。

电影《我不是药神》有一段,陆勇拉着父亲去小诊所看病,医生让他送去医院,他说“没病也能让医院检查出病”。老家的医保从120涨到180了,爸妈今年没交,说异地也不能报销,钱交了又不能一直存在上面,下一年就自动没有了。我只好劝他们以后都要交上,我帮忙查查异地看病怎么办理报销,商业保险有些一年还好几千呢,浪费了不是好事吗,证明没生病。我以后工作了先给他们办商业保险。妈妈因为厂里体检查出来有高血压,便开始吃药,每天量血压,爸爸却一直拒绝量,说量那些没什么用。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小学时一学期学费50块,到了五年级涨到了70块。我跟着爸妈一起去县医院。忘记是谁要看病了,只记得看过医生后,爸妈拿着医生手写的药房去医院附近的药店买药,医生的字潦潦草草的,我一直担心药店店员会拿错药。什么时候情况发生改变的呢?不清楚,好像是大家生活好起来了,不在乎医院的药贵出的几十块钱了,又听县北关私人诊所的医生说,医院的药药效好,药店有的是假药。

2008年,我们乡开了第一家超市,之后村里开始修公路了,乡上、村里也像县城一样有了幼儿园,我们姊妹几个只有小叔家的妹妹上过幼儿园。免费义务教育实行起来的同时,公立学校学生人数骤减,私人学校如雨后春笋般起来了,公立学校的老师跳槽到私立学校。不花钱的学校上的人少,私立学校每学期学费几千块钱,县城的人搬到市里或省会城市,村里的人到县城买房,一切看起来欣欣向荣,可是一场大病袭来,大部分人还不是舍不得花钱、花不起钱、看不起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