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ing to Survive 向死而生

微凉
2018-07-07 15:27:5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完电影,想起《黑暗骑士》这首歌

为什麽抓光了贼 多年来更没目击过抢匪
而贫穷还是像潮水 淹没了人们生存的尊严
文明最颠峰某天 人们和蝙蝠却住回洞穴
那罪行再也看不见 都躲在法律和交易後面
——《黑暗骑士》歌词

歌曲《黑暗骑士》的灵感来自于蝙蝠侠前传三部曲的第二部,手握超能力站在了法律的对立面,是超级英雄电影里时常出现的情节,但是,这个世界没有超能力,也没有超级英雄,却有一个个秉持信念平凡的人。

程勇——我不是药神

程勇这个角色,在一开始出现绝对算不上正面,懒惰,懦弱,还家暴,活脱一副油腻中年男人的影像,但是,当他面对儿子和自己生病的老父亲的时候,又表现出了作为父亲的慈爱和作为儿子的责任感,徐峥把这个中年市井小民刻画地入木三分。

面对儿子,虽然只能带他吃小店里的包子,但当儿子想要一双260的球鞋,程勇咬咬牙,还是把钱给了儿子,眼神里有慈爱也有心疼,毕竟他已经连店铺租金都给不起只能躲着房东了。

面对父亲,人们

...
显示全文

看完电影,想起《黑暗骑士》这首歌

为什麽抓光了贼 多年来更没目击过抢匪
而贫穷还是像潮水 淹没了人们生存的尊严
文明最颠峰某天 人们和蝙蝠却住回洞穴
那罪行再也看不见 都躲在法律和交易後面
——《黑暗骑士》歌词

歌曲《黑暗骑士》的灵感来自于蝙蝠侠前传三部曲的第二部,手握超能力站在了法律的对立面,是超级英雄电影里时常出现的情节,但是,这个世界没有超能力,也没有超级英雄,却有一个个秉持信念平凡的人。

程勇——我不是药神

程勇这个角色,在一开始出现绝对算不上正面,懒惰,懦弱,还家暴,活脱一副油腻中年男人的影像,但是,当他面对儿子和自己生病的老父亲的时候,又表现出了作为父亲的慈爱和作为儿子的责任感,徐峥把这个中年市井小民刻画地入木三分。

面对儿子,虽然只能带他吃小店里的包子,但当儿子想要一双260的球鞋,程勇咬咬牙,还是把钱给了儿子,眼神里有慈爱也有心疼,毕竟他已经连店铺租金都给不起只能躲着房东了。

面对父亲,人们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程勇却始终背着这个责任,知道崇明医院手术才八万,但依然坚持“您不是专家嘛!”。

也是这场手术,把程勇推向药神之路。

程勇从印度带回来了药,500元的拿货价,定价5000,即使如此,也已经比正版药便宜许多。

前期的程勇,只是一个自私趋利的商人,他的行为,完全只是为了金钱利益,他与病人,是割裂的。没有对于病痛感同身受更没有理解病人与常人不一样的尊重,要求病人在有菌环境脱下口罩,说着“命就是钱”拿下代理权。

病痛这个词,对于程勇来说,太遥远。事实上他身边的伙伴,因为有药,也活得跟健康人一样。

因此,当程勇受到病人寄来的锦旗,当去吕家受到吕受益妻子的款待,程勇开始有些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对他人意味着什么,但更多的是沉浸在名利双收的自我满足里。

但正如程勇没有对于病痛的感知,病人也无法理解程勇背负的是什么,也因为如此,程勇提出了散伙并把渠道卖给了张长林,他的伙伴纷纷离去。

实际上,程勇并不知道失去这个渠道,他身边的伙伴接下去要面对的是什么。

即使知道,也只可能是轻飘飘的讲述和倾听。

有时候,语言和文字就是这么无力,永远没有一场真实的体验来的刺骨。

而吕受益,就是程勇的真实体验。

吕受益——吃个橘子吧!

某些方面,吕受益代表了人的至善!

跟这部戏其他病人不一样,吕受益几乎每一次出现都带着笑脸,这是一个被病痛折磨的人,可是他的脸上没有像其他病人那样麻木冰冷疏离的感觉~从第一次出现,吕受益就是笑着对程勇说,吃个橘子吧!

据说,橘子,是演吕受益的王传君要求加的细节,因为在医院学习的过程中,王传君发现许多病人都会吃橘子,以补充维生素!

因此,橘子便是吕受益对这个世界的善意,橘子不贵,而吕受益经常接触的人又都是病人,因此,吃橘子其实很能反应一个为病痛受尽折磨耗光积蓄,却依然善待世界的形象!

这个角色,几乎是全剧唯一一个从来没有外露过负面情绪的角色,没有对生活的抱怨,也没有情绪的奔溃,只要出现,就是笑着的。

电影中,吕受益也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从来没有埋怨过程勇的人。

当程勇说放弃卖药并把卖药的渠道给了张长林,其他的伙伴都主动转头离开,但吕受益依然是笑着问“都喝多了吧?”,直到程勇叫他滚才离开!

而当程勇再次出现,吕受益依然是笑着对他说,吃个橘子吧!

此时,吕受益的身体实际上已经要被病痛消耗完了。

不得不说,对于这个角色,导演始终很克制,没有病痛折磨下狰狞嘶吼的脸,也没有面对痛苦的奔溃。对于病痛的刻画,是通过演员身体的表现力,以及病房外吕受益痛苦的呻吟。

电影里只有两次,吕受益是没有笑的。

一次,是当病人都在抗议药厂定价过高时,吕受益只是安静地在旁边吃着盒饭。

一次,是赴死前,吕受益回头,深深望了自己的妻子孩子一眼。

他曾说,只要看见孩子,就想活下去。

而如今,这一眼也无法拯救他。

某种程度上,吕受益的死亡,是程勇对于疾病,对于痛苦,对于生命的真实体验,帮助程勇完成了人到神的转换。

在因非典消毒而一切变的模糊的印度,能看清的只有程勇和两尊神像的脸,在这个时刻,本质上,这三张脸在此时是一样的,是寄托生命希望的神。

黄毛——他才只有二十岁,他只是想活着,他有什么罪!

如果说吕受益代表至善,黄毛大概代表至纯!

看完电影以后,最让我惊讶的事实是,演黄毛的演员已经三十几了!

三十几的人,将二十岁的少年感演绎的淋漓精致。有时候,少年感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靠的不是颜值也不是白衬衫,而是眼神里的纯净和倔强不服输的劲。

不得不说,在这点上,章宇演的这个角色无人可以替代。

黄毛在影片里,一直是沉默的。

知道自己得病,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离家出走,那一年,黄毛还不到二十岁。

我们不知道黄毛这些年经历了什么,让他看人的眼神总是带着戒备,让他总是用沉默在应对这个世界。

于是,当程勇给了黄毛报酬和两瓶药的时候,黄毛不知所措,眼里啜着泪,憋了很久憋出一句“谢谢勇哥!”

习惯面对世界的恶意的人,总是不知道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善意。

而实际上,不懂面对善意的人,也最把他人的善意放在心上。

吕受益到处送的橘子,电影里也只有黄毛吃了!

我想,让程勇做出踏上药神之路的决定的,不仅仅是吕受益给他的对于病痛与死亡最直接的感受,还有黄毛坐在楼梯上吃橘子的那一眼。

过去,对于程勇,黄毛或许有感激,但绝对谈不上尊重!

每一次与程勇狭道相遇都不相让,对程勇的建议顾若罔闻。

他不屑程勇,在他眼中,程勇始终是利用病人赚钱的商人。

刚出社会的年轻人,纯粹、直接,但也一根筋!认准的理绝不改变~

因此,当程勇说要重新开始卖药,黄毛是唯一一个没有立刻回来的。

但也正是因为一根筋,当黄毛开始真正尊重程勇,他开始把他的每一句话都听进去,开始去用自己的生命守护程勇!

面对警车时的桀骜,成为这个二十岁年轻人最后的影像!

没有超级英雄,没有神,没有超能力能躲去这一场警察的追捕。

平凡人的每一个选择,都只能以命相搏。

刘思慧——谢谢勇哥!

思慧是这部剧里唯一的主要女性角色。

却比这部电影里的任何一个男性角色都来得有棱有角有血性。

刘牧师与人打架时,思慧第一个束起了头发扛起了板凳。

不得不说,这个角色是真的美!

思慧最美的瞬间,不是他刚出现时的性感,也不是他为伙伴冲锋陷阵的英勇,而是当程勇砸钱让酒吧经理跳舞时,她起哄最大声眼里却闪烁着泪花的瞬间,思慧因为女儿的病遭受过什么,不用说我们也清楚。

女生生病,丈夫逃走,她只能日日在夜店里跳钢管舞买进口药给女儿治病。

这一个瞬间,是思慧一生的缩影,思慧的泪花里,大概有自己曾经的屈辱的回忆,也有对程勇的感激。

程勇之于思慧,就像之于其他任何病人一样,是救世主一样的存在,因此,在所有人里,思慧第一个叫了勇哥。

仿制药五人组里,有人善良,有人纯粹,至于思慧,或许该说,她最社会,见惯了他人的脸色的人,最明白别人他人每一个行为背后的深意,也最明白每一个人都只是为自己活着。

但当团建结束,程勇一遍遍说着要送思慧回家,思慧脸上尴尬的笑,大概是不希望刚刚出现的尊重幻灭吧!思慧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就像过去来过这个房子的每一个男人一样,思慧没有拒绝程勇的可能。

作为母亲,他很普通,只是为自己的女儿倾尽所有而已。

当小女孩出现在门口,脸上没有一丝诧异或者惊讶,有的全是冷漠,她在这个房间看过了多少不一样的人?

那一刻,程勇人性里丑恶欲望的一面被小女孩的眼神制止,他轻轻关上门,留下一句“别吵着孩子!”后离去。

当程勇提出散伙,思慧心里明白,程勇没有错,程勇给了思慧生存的尊严,但没有谁是应该背负着随时入狱的包袱来做这件事。

但没有程勇,思慧要面对的,程勇不懂,所以,思慧也只能倒满一杯酒,淡淡说一句“谢勇哥。”转身去面对自己的生活。

刘牧师——上帝保佑你!

刘牧师是一个会讲两句英语的小知识分子,跟其他四人不一样,刘牧师有着他作为知识分子和牧师独特的气质,衣着永远干净光鲜,说话永远轻声细语慢条斯理。

程勇找到刘牧师说服他加入卖仿制药组织的时候,程勇用他市井里的那一套,劈头盖面分不清佛教基督教的歪理砸向刘牧师,而刘牧师则显得软糯许多,只懂得说,这是不对的,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就是这样永远慢条斯理的刘牧师,在面对真正的假药集团的时候,第一个站上了舞台,用全片少见的语速,揭穿了假药集团的面目!

没有人比一个病人更能理解假药对病人意味着什么!

也没有比一个牧师更加慈爱地想去帮助每一个能帮助的人!

牧师的加入,不仅仅是让这个团体有了一个与印度方沟通的支撑,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于程勇行为的肯定。

忠诚于信仰的存在加入,因为信仰救不了人命,而走私可以。

正如这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穷病。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无解的错,叫谁都没错

病人生病,想要活命买不起正版药只能买仿制药,没错!

程勇感受到病人的需求,不惜违反法律铤而走险走私药物,也没错!

制药公司在药物研究上投入大量时间金钱人力,高昂的定价为回收成本也为下一个新药研制,也没错!

制药公司代表领制药公司的薪水便要站在公司的立场谋取利益,也没错!

警方剿捕违反法律扰乱市场秩序的分子,忠于职责,也没错!

谁都没错,但却谁也无法从这个困境中挣脱。病人依然为吃不起高价药而受苦!程勇依然为卖仿制药而游走在法律的钢丝索!医药公司依然被抗议,医药代表依然被唾弃!警方依然困于人情与法理的桎梏中找不到答案。

实际上,我们都只是平凡普通的人,作为人,我们必须时时刻刻去做选择。

不是每一个选择都能明显偏向天平的一方,更多的时候,我们能预见天平的两边都是错误。

我们能做的,就是秉持自己的信念去选择。

愿上帝保佑你!阿门!

曹斌——我办不了这案

影片处处是对立,而这种对立,在曹斌身上表现的特别明显。

职责与人情的对立

该选择忠诚于自己的工作还是良心?

曹斌做过许多选择。

第一次,查出仿制药其实是有效的,警长说,仿制药,他就是假药。曹斌选择了法理。

第二次, 在被老奶奶握住手以后,他明白这个走私犯对病人意味着什么,但局长说,法比情大,曹斌依然选择了法理。

第三次,黄毛死了,面对程勇的质问,曹斌对局长说,我办不了这案,这一次,他选择了人情。

选择法理,就是看着一个个贫穷的病人死去。选择人情,却无法再对自己的岗位负责。

哪一个选择都是错,大概也就等于,任何一个选择都是对。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
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
通过斗争把它们清扫,
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莎士比亚《哈姆雷特》

张长林——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穷病。

张长林这个角色,可以说是影片里最让人不屑的反派,一出现便是在舞台上慷慨激昂地推销假药,趋利的人有很多,前期的程勇虽然趋利,但更趋向安稳度日,如果不是父亲重病他不会走私,即使决定卖仿制药,也事先问了医生查了报告,自己心里基本确定有效才开始走私,趋利但不害人。

而张长林所卖的,是毫无效果的假药,虽然不伤人身体,但对于病人来说,无效的药,就是毒药。

而后,当张长林发现程勇在卖仿制药以后,又威胁程勇把渠道卖给他。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趋利者。

但是,在最后张长林入狱后,面对警察的审问,他始终没有供出程勇!这大概也是我全剧唯一猜不到的地方。

这个人物,在这一刻的选择,使他和电影里的其他人一样,有了人性的光辉。

跟每一个人一样,他做出了向死而生的选择。

Dying to Survive 向死而生

生和死,有时候并不是相对的。

死和亡,也从来是两件事情。

死是一个过程,我们活着,便是一步步迈向死的一个过程。而亡,是死的结束,是真正的消亡。我们明白,谁都会走向那一个结局,可是,在一步步迈向死的过程里,我们总想再活一日,多一日也好,在那个结局以前,让我们能留下点什么,让这个死的结束来的晚一点,让亡不是真正的消亡。

超级英雄太远

近在眼前的是一个个有缺陷,会胆怯的凡人。

但每一个在为生命而奋斗的人,都是英雄。

也许是程勇,也许是吕受益,也许是刘思慧,也许是黄毛,也许是刘律师……

也许是每一个希望能活着的病人……

也也许是为研发出新药,数十年如一日在科研平台上耗尽青春年华的科研人员……

也也许是为维护司法公义不断努力的司法人员……

也也许是那些为了国家降低药物关税,完善医疗制度的行政人员……

也许是每一个平凡秉持善念的你!

当我们都走上街
当我们怀抱信念
当我们亲身扮演
英雄 电影 情节
你就是一种信念
你就是一句誓言
——《黑暗骑士》歌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