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治疗穷病?保险制度的现实与未来。

烈焰琼宇
2018-07-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并不清楚,许多人看电影的角度是怎样的:有些人或许喜欢将那个西装笔挺的医药代表作为反派,有些人或许将体制内的执法如山的警察作为反派,有些人甚至将法院的最终判决定义为反派……或许你们在某些角度而言,从一个单方面的角度入手,确实能够直击社会的现状和现实的残酷,可这些并不能实际的解决问题。影片中反映的一个真实的社会问题,而这样的问题不仅仅只单单发生在中国,它发生在全球几乎各个国家(高福利国家除外)。片中出现的各个阶层患病者,他们所表现出的态度是不同的,但或许在未来某个时刻你会被,那位只吃得起500块的老太太一语中的,哪个人最终不得点病啊?它会拷问你的内心。在面对病痛时你会如何选择,你会怎样选择。

本部影片中所患病的人出现在了社会的不同阶层。每个人对病的态度显然是不同的,片中的角色对待药品所需要的钱财来源和方法亦是不同的。有的家庭富足直接住院磕贵药,有的买正版药维持生计,有的想要走廉价途径买到仿制药,有的通过卖身换取点药钱,有的却只能通过偷摸去拿药……试问倘若得病你会是这当中的哪一类人?最终在面对生存现状时,什么才是你的选择?

卖天价药的医药公司有错吗?并没有。在这里我不多论述,可以参考许多评论文章对于药价制定的整个过程和原因,例如有些高科技公司的产品其产品制造成品很低,但前期的研发费用却被人隐藏起来,片面的看待,这样的结果是不公平的不公正的刻薄的,而那些将研发费用隐藏起来的人高喊物品昂贵的人才是真正的反派。

在这里似乎有些扯得过远而偏离主题,实则未然。片面的分析,片面的看待,是处理许多问题的症结所在。在影片里我认为如果非要给这部片定义一个反派,那就是穷病。而穷病,恰恰并不是一种病,它是一个生活状态,是一个相对宽泛而难以定义的词,一旦扯上它会无可厚非的会被沦落到意识形态政治形态的问题上去,这种可怕的现象据我所了解,最早可以追述到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当中去,然后到了我们十分熟悉的马克思著作《资本论》中去。现在不仅仅是政治家喜欢利用穷病这个东西,许多商家也喜欢利用这个东西,因为它可以成为一把利器直面人性,将群众聚集起来形成勒庞所喜闻乐见的一个群体——《乌合之众》,从而达到并实现其预期的目的。这一点上,通过美帝两任总统奥巴马和特普朗的不同政策中我们可以一知端倪。

为什么奥巴马上台后会通过医保法案?为什么特普朗上台后又取消了医保法案?是不是一个国家和政府的治理可以这样滑天下之大稽而朝令夕改?(不谈国内政治)其实不然。例如美帝这样的先进法治国家其朝令夕改的政策法案可谓多如牛毛,其中对世界历史影响最大的两个朝令夕改法案就是《中立法案》与《武器租借法案》。前者的制定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过后,受一部分美国国内的反战影响,一部分政治中立主义影响,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在当时很多人看来,美国对其武器商的放任自如也是导致一战发生的主要原因,因此为了解决武器商丑闻缓解当时战争舆论压力便给《中立法案》的通过建立了土壤,使得当时美国不能与交战双方进行任何的武器贸易。然而这样的愿景确实有一点片面。在面对西班牙内战的时候,出于人道主义的原因、地缘政治的影响以及美国的大西洋防卫策略《中立法案》就被人不断诟病了。于是《武器租借法案》应运而生:赋予总统以特权而许可武器的租借、买卖。这一点上也间接促使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在不列颠之战的失利。(没有美国借给英国那么多飞机,英国想赢十分困难……)

曲解的结果是可怕的,其带来的必然影响是一刀切的片面。

这正如我国绝大多数民众在面对保险业的态度一样:只会骗钱的丑陋行业,不赔是原则而赔是例外。这样一个恶性的理解中去。而在这里我也必须郑重声明的是,我个人并非是一个保险销售代表。为什么治疗穷病一定要扯上保险呢?因为保险是最贴近普通群众的杠杆,是不需要懂任何金融知识的一般普通群众就可以利用的零门槛的杠杆。而在国内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我们最应该增加的一个杠杆就是民众的自购保险。它是衡量一个社会未来稳定发展的标杆和基石。

我们太自信以至于认为缩小贫富差距是文明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我们错了。当科技物质生活发展的越快贫富差距的加速扩大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而这样的距离还在被拉大,大到一个超越了我们想象力的地步,以至于我们不断的被诸如《XXX,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所洗脑,需要我们再更努力的赚钱更努力的去投机,寻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暴富捷径。而正当我们认为自己足够富足以至于实现一定财务自由之时,疾病便会以可怕的速度接踵而至令我们猝不及防。我们必须为自己当时的年轻和努力,付出代价。幸运的家庭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可在面对不幸时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在后计划生育时代的倒挂金字塔式家庭结构中,有多少家庭能够从大病中幸免下来呢?衡量生命,我们不能用金钱来定义,然而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金钱缺必不可少。

二战之后所形成的世界格局已证实绝大部分人类已经从食不果腹的境地中脱离出去了,几乎没有人会因为吃不饱饭而像以前的农民那样被一些人利用揭竿而起去推翻暴戾的政府,民族自觉原则给全球范围内的民族国家独立提供了法律基础和建国基础。然而,暴戾的国家和政府并不会因为文明的发展而消失,只要有国家强制力存在的一天便会有弱小的存在。二战之后,西班牙还生活在暴戾的弗朗哥独裁统治之下,直到1975年才建立了民主制度……这样的政府更替还有古巴、越南。依旧生活在战争泥潭中的中东国家,伊拉克、叙利亚、以色列……二战之后,全球范围的战争会不会再出现没有人能给出肯定答案,但这几十年的历史经验表明,中国和美国的新形战争形态表明,大范围暴力的时代已经一去而不复返,小规模的局部战争依旧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者,战争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但这并不意味者,政府治理国家时就可以肆无忌惮,全球范围内的每届政府都在为维稳寻找一个新的治理模式和方法。

有人认为高福利国家很舒服。其实高福利国家是或多或少,在发展上受到了阻隔,国家层面和社会层面受到了停滞,以至于被许多人所诟病所不齿,因为高福利的必然结果是让人的主观能动性下降以至于失去发展和进步的动力。根据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只要有人的地方必定会有需求,只是层次不一样,诉求的方式不一样,于是影响社会稳定的方式便会不同。有人会耻笑具有中国特色的政府项目经费:维稳费,甚至对该项目的高昂表示怀疑、对其不透明表示质疑。殊不知,在发达国家在其他国家,维稳费也有其另一种称呼——反恐经费,其不透明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发达国家,人们对于安全的诉求到了一种令人费解的矛盾心理:我要安全,但不要告诉我,或者令我发现,你是以一种侵犯我人权的方式来保护我的自由。而我国的社会矛盾也确实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转变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会随着人类需要层次的不断满足而不断发生变更。倘若政府国家不找到当时影响社会稳定的症结重点,那面对的结果便是失序。

影片中对天价药的诉求,切实的命中药品体制的问题,在药品层次需要方面造成了不稳定的因素。然而归根其本质是穷造成的,但这种穷并不是因为政府治理不善造成的结果,并不是药品制造商造成的结果,更不是患病者本人穷造成的结果。在这个时代倘若说病症是自然事件似乎有显失偏颇的嫌疑,但在历史上病症却是并非由本人意志所转移所造成的结果,因此按理说并非应该由任何一个人甚至机构为此买单,然而这样的伤害结果最终的承受必定是患病者本身而非其他。推给政府?推给药品制造商?那是谬论。那不推给他们,会造成人道主义危机和灾难。那面对这样的问题时,我们是否能做得更好?

显然这是可以的。高福利国家会陷入发展停滞,那低福利国家则会入丛林法则泥潭。我国便处在后者这个层次上,而大多数国家也处在这个层次上,这并不是什么特例。特普朗取消医保法案其实也考虑到国家财政本身的影响。为何一战过后法西斯主义没有在英国蔓延甚至发展开?一个重要的因素决定了它的失败:国家对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当时英国工党和保守党形成的联合政府有效的通过先进的社会保障手段遏制了法西斯主义的蔓延和滋生成功的为其国内安定打下基础,甚至为之后二战的基础打下根基。然而有人会问,现代社会保障制度的诞生应该是在魏玛德国而不是英国,为何英国的社保却被夸大了其影响力呢?其实魏玛政府当时的初衷是存疑的。他们的体系理论上是可以运行下去的,然而与英国不同的是,魏玛政府面临的情况是在一战耻辱战败下的大规模赔偿款问题。一方面当时德国政府是有意识的不想去赔这笔钱,于是在为了维护社会稳定的名义下,这样一个先进的制度应运而生,去对冲赔偿款,有点类似于现在的老赖:没钱赔不出;另一方面法国见德国迟迟不赔款派军队占领了德国工厂,德国人又以消极的方式应对,使得政府的转移支付手段必须要靠不断的增发货币来维持,社会保障体系并不能在一个完备的循环当中运行下去,于是反而加速了法西斯主义的蔓延。因此政府推进的社会保障确实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必要方式和措施。然而这还不足以支撑起未来的社会发展。特普朗取消医保法案就是例子。

国家推行的社会保障,在一定程度上是加重了企业负担以及劳工本身的负担。一般意义上,可支配收入指的是税后收入,也就是扣除强制保险个税后的工资收入。在一般人看来,很容易从认识上把强制保险作为税负去看待。这导致的问题是有大部分人不愿意去缴纳社保,甚至有人与企业签订不缴纳社保(如果劳动者自愿签订这些以这不违法,最高院有判例支持。)企业也愿意见到这种情况。国家层面上确实在推进,可在认识层面上与执行层面上,问题就出现了,在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以及城市里的公民合伙与工商户中屡见不鲜。他们缺乏社保意识,缺乏保险意识,为今后的养老和医疗埋下了深深的隐患。意识是形成长效机制的重要的组成因素。倘若无人遵守制度,制度不过是空中阁楼。然而国家社保在大病面前只是杯水车薪。

程勇案的发生推进了医药制度的改革,将一些医药品纳入了社保,但那些其他大病呢?国家的保障也是有限的。特普朗的翻脸就是一个例子。因此只有引导和促使保险行业高效稳定的发展,形成国家与社会层面的双重保障,才是今后社会保障的一个最有效途径,推动群众的保险认知和认识才是避免灾祸不幸发生的重要因素。保险是杠杆,它的杠杆倍数超越了一般金融范畴,它是被国家所认可和允许的。如果你不会投资,你不会理财,甚至对银行不放心,一份保险可以让你足够安心。

投资是需要面临巨大风险的,而买保险相当于个人把风险转嫁给了国家转嫁给了机构。炒股一只脚踩对了可以赚几十万,但踩不对相对的本金也就存在巨大金融风险,然而保险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但你要面临的是机构对保险事故发生后的责任处理方式,你要面临的是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而不是意外风险。风险存在整数倍的乘数效应,例如做股票你可能面对的风险有多种因素,即影响金融市场的因素,他们是以2*2*2*2……这样的方式递增的。买保险,你的风险是可控的,因为它是以契约(合同)形式并固定在纸面上的,它的风险在你签订时以买的标的物不同而有所不同,保险机构会给你列明以及明示。同样有乘数效应,但以文字记载的内容其风险因素是可数的,而并非金融市场的不可数。

另一方面我在这里还是要斥责现在的国内保险行业现状的。以“不赔是原则而赔是例外”并非是一个长期行业的存续基础,而保险行业恰恰是必须以长期存续为基础的。客户的忠诚度有赖于口碑的建立,以赔偿迅速稳定有效为基础。倘若如此,何以保险销售代表会在影片火了之后火爆刷爆朋友圈和微博?甚至,我预计在影片后保险行业会在一定程度上迎来新一波的井喷式增长。然而,销售额增长的同时,赔偿支付能力是否有所提高呢?一家保险公司不行换一家怎样?差不多一丘之貉……于是大多资本又流向了国外保险公司,而有一些国外保险公司对国内普通老百姓是存在巨大门槛的。这样的恶性循环只会滋生穷病的不断泛滥和加剧,对社会稳定百弊而无一利。因此倘若不能扭转目前国内保险行业的现状,政府在这方面的重视程度还不够高,那么政府的维稳经费还会以不可知的速度快速增长以考验政府的治理能力,穷病患者在社会上亦会每日剧增。倘若没有保险意识,下一个成为穷病患者的可能就是你了。在自然风险面前人人都是弱者,在此略微剧透推荐下《侏罗纪世界2》:人类和恐龙一起在自然灾难面前显得弱小而又乏力,即使钱比山高亦不过转瞬即逝。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