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病”是个伪命题

花和尚
2018-07-07 看过

前天看了《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很有感触,几度想哭,一度痛哭流涕。这是部好电影,好在它真实,好在它巨大的现实意义和进步性。众所周知,中国的医疗保障一坨屎,直到近些年才稍稍有所进步。看病难、看病贵一直困扰着无数家庭。本来一个小康之家,倘若不幸有一人患上重病,整个家庭几乎必然因病致贫,痛苦不堪。所以,能把这样的题材拍出来,让大众参与讨论,让社会各界热议,这又能促进医疗体制的进步---“以后会更好,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具体的情节不多说,只是对电影里面的有句台词不敢苟同。电影中唯一的反派,卖假药的江湖骗子张长林说:“我见过唯一的病,就是穷病。”这句话,被很多媒体人引用,奉为经典,但是我却认为,穷病其实就是个伪命题。为什么?难道说,疾病还分个穷富?穷人得病看不起,富人得病就能看得起?君不见,梅艳芳、乔布斯,都不穷,得了难医之症一样走得很快。再者,穷、富是相对的,有多少钱算穷,又有多少钱算富呢?家庭年收入5万吃不起一年30万的药,那收入30万就吃得起了?这种穷病论,本质上是对社会弱势群体、穷人的一种深深的冷漠而已。 电影是好电影,豆瓣的评分9分已经足可证明。不过,没有十分的电影,任何电影都是不完美的。比如这部电影为了增加戏剧冲突,它把瑞士医药公司的中国代表刻画得过于冷血,给了他一副“奸商”的嘴脸,似乎是他刻意要把患者的救命药卖成天价。其实,仔细想想,正是这些大型医药研发公司长年以来的研发,才有了治病的“神药”,才把之前很多的不治之症变成了现在的可预防、可治愈的疾病。每一种新药的出现,都有前期十年甚至几十年的研发、实验,需要投入巨额的资金,那么一旦研发出来,申请专利,卖得贵一点,快速收回成本,实现盈利,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天价药有它的道理。当然,我后来依然固执地想:“这些既然是救命药,医药公司能不能大度一些,卖得便宜一点,增加产能,薄利多销,岂不是也可以快速收回成本呢?”但当我想到抛出“穷病论”的张长林的时候,我认识到了一个问题:“即便是医药公司要做救世主,按照成本价来卖药,这种药最终到了患者手中也必然是天价,因为药神太少,奸商太多。毕竟,这种刚研发成功的新药对于患者来说,那是救命的药,命就是钱,奸商连专家号都卖,更何况这种救命的药。”因此,至少在新药刚刚问世的若干年里,价格是下不来的。 那怎么办呢?一边是天价药,一边是穷---有钱你就多活几年,甚至长命百岁,没钱你就只能承受痛苦或者早点离开。至少,在一定的阶段,这个问题无解。不过还好,社会一直进步。比如,电影中说的这种药,现在已经被列入医保,虽说价格依然很贵,但是至少可以报销。再比如说,20年前,对于很多普通家庭,得了1型糖尿病就只能等死,而现在,胰岛素也不是很贵。随着中国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大病都变成了小病、慢性病。总之,国家强大了,科研力量发达了,天价药的成本就会降低;医保体系健全了,老百姓越来越富裕了,就越来越负担得起天价药了。这是一个过程,我希望它再快一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