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有哪些社会现实意义?

闭眼唱歌
2018-07-07 14:39:5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进行到后半段,争吵和笑料变少了,音乐节奏也变得舒缓雄浑,我听到后排一个女生泣不成声,我自己也因为影片中一位老奶奶“我想活着”而泪目

电影进行到后半段,争吵和笑料变少了,音乐节奏也变得舒缓雄浑,我听到后排一个女生泣不成声,我自己也因为影片中老奶奶的那句“我想活着,不想死”泪目

《我不是药神》成为2018年一部国产电影黑马,本来都在期待着姜文7.13的《邪不压正》,却先等来了豆瓣9.0的《我不是药神》,要知道5万人以上评分的9分国产片只有7部,上一部还要追溯到2002年的《无间道》,中国大陆则要追溯到姜文2000年的《鬼子来了》,而豆瓣这个网站那时候还没有成立

即使考虑到豆瓣影迷对西方电影的青睐和豆瓣用户数量的增长,《药神》的横空出世仍然是让人激动的话题。每一部电影的成功,都因为它直戳这个时代的症结,就像那位泣不成声的女子

一切歇斯底里都是关于自我认同

一些事实

在写电影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弄清楚一些事实

中国新闻周刊主笔杨时旸评论《药神》:“近年来少见的现实主义力作”。现实主义与否有待商榷,但要承认的是《药神》的成功,离不开那个有血有肉的白血病群体,甚至你在知乎上的相关问题下都能很容易地看到戴着口罩去看电影的“病友”

既然如此,哪些事情是真是的,那些事情是源于艺术加工甚至是观众的想象,就是有必要说清楚的

每次事情一来到事实,这就比评价一部电影要困难得多,除了因为真相只有一个,更因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真相

  • 印度格列卫(影片中称作“格列宁”)药效是否真的与瑞士格列卫万完全相同?

贴上GQ对人物原型陆勇采访中的一段话:“2017年3月底,刘正琛将 Cyno 的仿制药与格列卫送去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检验。5月2日,他拿到了检验报告。报告对比了两种规格的 Cyno 仿制药与格列卫,每100毫克仿制药的有效成分伊马替尼比例分别约为格列卫的55%和83%(注:该检测仅测试 Cyno 两个批次的药品,且其中一个批次生产日期较久,存在偏差可能,仅供参考)。”[1]

知乎上也有一些药剂师、医生对印度格列卫提出自己的看法,说法不一

我综合资料得到的结论是:印度格列卫不是假药,确含有有效成分伊马替尼。但其效果和影片中的“药效完全相同”有出入,具体副作用因人而异,没有定论

  • 现实中对陆勇(即影片中的程勇)的审判

知乎上有人把当时真实的审判书贴了出来,“令人发指”的112页,只读加粗字体我就读了半天。这里只贴一段重要的判词,并在文末贴出链接,法律门外汉不做过多说明[2]

“陆某某的购买和帮助他人购买未经批准和进口的抗癌药物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们共和国药物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但陆某某的行为不是销售行为,不符合《中华人们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不构成销售假药罪”

  • 生产正版格列卫的Novartis公司是否万恶的资本主义?

贴一张各大医药公司的研发经费表,倒数第二位的诺华公司就是本片中正版药的生产者诺华公司

忘了在哪看到的数据是α型格列宁的研发经费为80亿美元,卖得贵不是因为生产成本高,而是前期投入的研发经费高。印度的仿制药不仅提纯工艺差,而且完全没有研发投入,这一点也是我初看电影的时候忽略的

显而易见的逻辑是,如果大投入换不来盈利甚至亏本,未来不会有公司愿意继续研发新药,人类不会再战胜新的疾病,甚至不能守住已经战胜的疾病的城池

同样明显的是,如果研发出的新药都卖的贼贵,那其实不是人类战胜了新的疾病,而是有钱人战胜了新的疾病

目前的解决方案是在专利期之内保护正版药的定价权,可以卖高价。过了专利期,同样保证仿制药的竞争性,以拉低药品价格

这里同样贴上一个知乎链接[3]

很明显的是,“屎血粘身”的诺华公司代表同样不是恶人

《现代性与大屠杀》

为了不把文章写成科普读物,事实就写到这儿,该回到电影了

在知乎上,除了传统问题“如何评价《我不是药神》”之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提问方式:“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除了张长林因为涨价把药路毁了看起来像个坏人之外,其他人全是身不由己的好人。即使是张长林,他的那句“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仍然是难以辩驳的

一群好人演了一出悲剧,这让我想起了二战时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

不同于南京大屠杀,纳粹的屠杀不是面对面的、亲自的屠杀,更像是一台以纳粹人生命为燃料的机器,每个人都只是机器中的一个齿轮,每个齿轮都没有杀人,只是机器在杀人

英国社会学家齐格蒙特 · 鲍曼在他的《现代性与大屠杀》里将大屠杀比作一种园丁文化,园丁为了保持花园的美丽和秩序,必须按照规定修剪枝叶

其中包含的是对人类工具理性思维方式的反思。马克思韦伯所谓的“工具理性”,在我看来是一种手段与价值的本末倒置。手段本应是达成目的的工具,但在一些时候工具的强大反噬目的,变成了人们行动的根本原因

电影《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中,兢兢业业的纳粹军官像面对生产机器一样面对给纳粹人建造的毒气室,像经营公司一样提高尸体处理能力。并不是因为他本身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他从未亲眼看着纳粹人死去,也从未像日本人一样用刺刀杀死手无寸铁的平民,只是对花园秩序的追求让他这个齿轮不得不随着法西斯机器运转,直到自己的孩子不慎进入毒气室才戛然而止

《药神》中,上到警察局的警官,下到杀猪的黄毛,都成为了社会机器中的一个齿轮,程勇后来的螳臂挡车也不能阻止它的运转。张长林的那句“穷病”,正是今天中国社会泛滥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变种

《药神》中的人物都是有人情味的。程勇面对“无奈的诱惑”控制住了下半身,黄毛听说再次卖药的程勇只卖500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集装箱前帮着搬药,黄警官冒着断送前途的风险拒绝了假药案。我想这是战胜工具理性的唯一办法:透过冰冷的工具,看到温暖的人性的价值

当我们回到电影

影院亮灯前的一瞬间,观众中满是吸鼻子的声音,如果不是那句“正版药进医保了”让大家会心一笑,可能大多数观众都是看了一个喜剧而哭丧着脸出来的

《药神》无疑是成功的,无论是前半段的放松还是后半段的深沉都透露着娴熟,那段烟雾中的印度众神像更是把探讨的话题延伸到生死的神秘领域,连老套的砸钱桥段都是男女平权的

表演同样是在线的,近乎哑巴的黄毛和语重心长的神父都是立得住脚的配角,王传君的表现同样证明他是有实力拒绝出演《爱情公寓》的,徐峥第一次面对黄警官时的窝囊废形象,和最后在医院时为黄毛的死而爆发,是对比之下产生的男人的成长

即使一些桥段还是俗套的,即使煽情还是刻意的,它仍是好的。其中的关怀,苹果肌松弛之后的沉默,正是这个时代需要的

至于意识形态,当社会在越变越右的时候,左的作品就能赢得大家的喜爱

参考链接:

[1].《GQ报道 | 令人生疑的“中国药神”》https://mp.weixin.qq.com/s/ob4vtu2qZwM8Hg8Y-2ZC4g

[2].陆勇案判决书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620696/answer/432167677

[3].关于正版药、仿制药和冒牌药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620696/answer/433029345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