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背后的现实考量

打口青春_贾彬
2018-07-07 看过

《我不是药神》里面所说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分子靶向药物“格列宁”,在药店的名字叫格列卫,是由瑞士的诺华公司生产。

诺华公司从1988年开始研究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分子靶向药物到2001年五月格列卫通过美国药监局审查,历经十余年,研发费用高达数十亿甚至几十亿美元。为了让药厂有更大的动力去研发新药,设置一定期限的专利保护期是很有必要的。

2015年1月,人民网的跨国调研发现,格列卫在中国大陆的零售价格最高,不仅高于原产国,也高于欧美发达国家,价格甚至是邻国韩国的两倍多。同一种商品,在不同地区之间出现价格的差异,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是格列卫在大陆离奇的价格,却很难用运输成本、供求关系来解释。

格列卫在中国一盒卖23500,在韩国只需要9700元就可以买到。地理距离如此之近,药价相差如此悬殊,

2017年9月7日,北大卫生经济论坛,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巡视员郭剑英解释了为什么大陆80%的进口原研药价格会高于香港:“香港没有5%的关税和17%的增值税,没有15%的医院加价,流转费用也不会达到20%多。”

从药品出厂到抵达患者手中,药物的流通,还需要巨大的灰色成本。2012年8月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辉瑞制药公司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里,向当地部门及医生等人员行贿。最终辉瑞向美国缴纳了6016万美元罚金。

下面我们来看一组新闻

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签署了总统备忘录宣布为回应中国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侵犯,指示美国贸易代表(USTR)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

4月12日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

2013年4月1日,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到期,在中国仿制药也卖到4000元一盒,印度仿制药只要200多元。

2017年2月格列卫才纳入《国家基本医疗报险、工商保险、生育保险药品目录》

《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厕所英雄》推动了印度男女平等的进程,《熔炉》促进了《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的通过……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电影,本身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动力。

《我不是药神》的上映,希望可以把大病医保,全民免费医疗改革向前推进一大步,毕竟印度的GDP比我们差那么多,却是个全民免费医保的国家,只要我们不那么着急大把撒钱满世界找朋友,实现起来并不困难。

《我不是药神》把矛头指向了药企,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各位看官相信都有自己的判断。

这部电影给我唯一的启示是,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