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义举点燃生命之光,看完我不是药神,我哭了

唐旋看见
2018-07-07 11:10: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微博的热度和朋友圈的刷屏将《我不是药神》强行推入我的眼帘,我承认在按下影票的预定按钮时,我依然疑惑:媒体的聚光灯如此青睐这部电影,难道是影片制作方的广告轰炸之策?

带着这样的质疑,走进影院,坐上靠椅,随着影片情节的逐步推进,才依稀感到这部电影的好评如潮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直击现实、叩问人性的良心之作。

一、打破固化形象,重塑人物真性,好与坏并非泾渭分明,善与恶不是非黑即白

写实、多元的人物形象塑造赋予《我不是药神》以满满的“地气”,成为影片无可厚非的亮点。

当打击犯罪的警察甘愿受罚向局长报告自己无法再继续办理此案之时,当追求真理的神父加入印度格列宁的走私队伍之时,当卖了十几年假药的诈骗犯将走私印度格列宁的罪名背负己身之时,当众多病入膏肓的白血病人为男主的犯罪行为守口如瓶之时,我们直观的看到公权形象不再是单纯的“高大全”,公义化身的神权不再是光辉无暇,丧失天良不再仅仅是坠入深渊的邪恶,群众对待犯罪的态度不再是举报的唯一选择,这是人性的多元化体现,也是人物形象的写实。

导演将这些人物请下了神坛,抹去了他们的光环,将人性与真实倾注其身。好与坏并非泾渭分明,善与恶不是非黑即白。我们鲜明的感觉到这些人物并非只生存在荧幕之上,而是生活在我们的身边,地气之感可谓十足。

二、直击现实,叩问人性,男主角的义举究竟是犯罪还是自我救赎?

依然记得,这样一幅朴素的画面让我们声泪俱下。

警察从几十位病患的住处搜出印度仿制的格列宁,将其带回警局盘问购货源在哪里。一阵下来,结果没有一位病患供出男主角。

当办案警察准备离开之时,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突然起身拉住警察的臂膀,缓缓的说:“我病了三年,吃了三年的正版格列宁,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别再追查印度格列宁了,是不是假药,我们患者难道不能感受到吗?四万块钱一瓶的药买不起,只能吃印度格列宁。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得病呢?”

透过老者之举,我们看到成千上万个病患家庭;跨过老者之问,我们感到生死边缘的挣扎和无奈。

警察没有回答这位老者的问题,镜头随之切换至洗手间,警察用冷水冲刷着脸庞,一脸无奈、彷徨与先前向局长汇报“这不是假药”的镜头遥相呼应。随后一声充满主观色彩的“放人”画下犯罪与救赎的界限,不仅公权有了答案,观众更有了答案。这幅画面,这段声音,传达的不是个人困顿,而是众生疾苦之痛。导演和编剧直面社会问题,用朴素的话语勇敢发声,引发社会公众对医疗问题的思考,这不得不为他们的演绎点赞,也为逐渐进步的审片制度点赞。

如果说男主角起初贩药的目的是为了赚钱救自己的父亲,那么他在发达之后再次投入贩药之中就是一次自我救赎的过程。

他深知自己的卑微和趋利性,他没有高举拯救众生的道义大旗,仅仅是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而放弃贩药,拱手将代理资格让给了诈骗犯。在他知悉曾经贩药同伴的死讯与诈骗犯抬高药价有关之后,又义无反顾的重新贩药并按五百元的售价卖给患者。此举点亮了生命之光,照亮了人性之美,男主角完成了一次完美的道德蜕变并与过去不堪的自己彻底决裂。

三、草根群像凝视医疗之困,如何撑起百姓的健康屏障?

这是一部改编自真实事件的电影,这是中国现实主义批判题材影片的重生。这起真实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医疗改革,引发执政者与公众对“高价药”“看病难”的思考。

《我不是药神》所讲述的故事是中国社会问题的写实,也是很多个家庭正在发生的故事,以草根群像迁出当前医疗所存在困境并提出如何撑起百姓健康屏障的疑问。

我们在影片结尾处的字幕可以看到,电影讲述的白血病的治愈率已经提升至85%,价格高昂的正版格列宁已经纳入医保范围以及政府各部门对当前民众医疗所出台的文件、采取的措施,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失落、复杂的心情在这些字幕中逐渐溶解,让我们明白:每个个体的力量也许是微弱而无力的,如果大家都团结起来共同为他人、为自己而努力时,也许就能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

自去年父亲罹患直肠癌以来,目睹他经历二次重大手术,十二次化疗,二十五次放疗,深感看病之艰难,生命之脆弱。

幸好,我们挺了过来。感恩,我们身处医学如此发达的年代。

每逢照料,穿梭于重症病房之间,目睹病患们背后的种种心酸,听着时间流逝的嘀嗒声,感觉岁月就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一世相逢,彼此应看护好彼此的幸福,更应倍加珍惜。

《我不是药神》戳痛了我的双眼,本以为是喜剧,结果却含泪带笑的看完。

一部好的电影,不单是获得令人惊讶的票房,不单只为博得众人一笑,不单是引导观众在精彩的打斗中意淫所谓的强盛之梦。它也许不能解决一个社会困顿,却能提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让公众在剧情演绎中获得独立思考,在黑色幽默中懂得合适的价值判断。

正如著名作家马伯庸评价:“一部好的电影不一定解决一个问题,也可以是提出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文化自信,对人性矛盾和社会价值的融入,是《我不是药神》的闪光之处。”

多说两句:影片虽好,依然存在明显的Bug

一、警察搜查神油店时没有出示“搜查令”。

二、神父并非牧师。

影片中,台词称神职人员为“牧师”。从教堂内悬挂的十字架、坐凳可判断,该教堂为基督新教教堂。但从神职人员的着装和饰物(念珠、罗马领衬衫以及白色祭衣)来看,神职人员是天主教的神父,而不是基督新教的牧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