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妙手普众生,徒留人间万古名:徐峥《我不是药神》的小逻辑与大背景。

publish
2018-07-07 09:07:54

昨晚终于看了《我不是药神》。周边的那个小影院刚开,平时都是稀稀拉拉五六个人,可是昨天提前50分钟购票也只有边边角角七八个座位了,老百姓的热情和期待可见一斑。电影渐入高潮时,我也听到很多低声的抽泣。结束的时候,有几个中老年人在后面鼓起掌来。

《药神》讲述的还是法律与感情的天平如何倾斜的故事,一如我少年时的偏激:法不维情,理当废法。可是,见惯了社会的诸多之后,偏向情感的天平又慢慢正了回来。因为都是生命,谁更需要维护呢?电影里把为研发厂家代言的法律代表塑造为反派,将徐峥从药贩子逐渐塑造为救世主,这种二元论的对抗塑造取得了效果,豆瓣的评分高达9,票房也是一路飙红,口碑与票房同在,掌声与市场齐飞。

可是,我还是要说一个可是。电影里忽略了另一条“救命”的暗线:研发。研发就是创造,必须有版权的保护,才有版权的诞生。专利亦如此。“格列宁”的研发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财力,同时还需要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这才保证研发的基本动力(企业挣钱)。在这边上,我同意局长对队长曹斌的说法:我们是执法者,必须站在法律这一边。

但是,这里我还是要加一个但是。与学生买盗版教材、白领使用盗版软件不同,患者使用盗版药,更多的是为了救命。“Life is money.”反过来也成立,“Money is life.”他们付费意愿很强,但无奈正版药确实太贵,而我们的病人太多、政策太慢,所以,他们更像是被迫的。我们不难看到,吕受益和黄毛在这场“正邪”对抗的漩涡中死去了,张长林也获得了自我升华,徐峥则被再次封神。

电影结束时,那几行字走得很快,事实上,格列宁只是一个缩影,中国的医保也一如既往的慢和稀薄,覆盖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人寻找生命里的“救命神药”。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是政府的责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