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医完爆于西医,只是因为社会主义被资本主义压着而已

吴大伟
2018-07-07 08:50:07

没有经过官方认证的药,就是假药,呼吁患者要主动抵制,却全然不顾患者能不能负担得起。有着与正版药同样的疗效,只是因为不能给跨国药企带去利润,不符合知识产权规则,就被定义为“假药”?资本的剥削真是清新脱俗 影片中安排了患者聚集在瑞士医药公司驻华机构门前抗议高药价的情节。该代表出面讲的道理是,药品定价是合法的,至于药价高,是因为研发成本高。 其实,都不需要这些买办直接出面讲这种道理,网上已经有很多人帮着他们讲了。关于高药价,网上有一句“精彩”的辩护是这样说的:每颗药的生产成本可能只有5美分,但这是第二颗的价格,第一颗可能需要50亿美元才能生产出来。 新药研发需要巨大的投入,包括时间和资金;新药研发的成功率不高,很多投入其实打了水漂;研发成功后,还要经过审批和市场检验,不是所有的新药都有市场,都能赚钱。基于这些理由,特效药的成本很高,卖得贵是合理的。 反过来讲,如果不保护跨国药企的知识产权,不让在专利保护期挣到足够的钱,他们就会亏本,会倒闭。于是,就没有人去搞药品研发了,很多疾病就没办法得到医治。受伤害的,最终还是患者。 这就是为高药价辩护的基本逻辑,看似滴水不漏,很有说服力,而且简单易懂。 韩

...
显示全文

没有经过官方认证的药,就是假药,呼吁患者要主动抵制,却全然不顾患者能不能负担得起。有着与正版药同样的疗效,只是因为不能给跨国药企带去利润,不符合知识产权规则,就被定义为“假药”?资本的剥削真是清新脱俗 影片中安排了患者聚集在瑞士医药公司驻华机构门前抗议高药价的情节。该代表出面讲的道理是,药品定价是合法的,至于药价高,是因为研发成本高。 其实,都不需要这些买办直接出面讲这种道理,网上已经有很多人帮着他们讲了。关于高药价,网上有一句“精彩”的辩护是这样说的:每颗药的生产成本可能只有5美分,但这是第二颗的价格,第一颗可能需要50亿美元才能生产出来。 新药研发需要巨大的投入,包括时间和资金;新药研发的成功率不高,很多投入其实打了水漂;研发成功后,还要经过审批和市场检验,不是所有的新药都有市场,都能赚钱。基于这些理由,特效药的成本很高,卖得贵是合理的。 反过来讲,如果不保护跨国药企的知识产权,不让在专利保护期挣到足够的钱,他们就会亏本,会倒闭。于是,就没有人去搞药品研发了,很多疾病就没办法得到医治。受伤害的,最终还是患者。 这就是为高药价辩护的基本逻辑,看似滴水不漏,很有说服力,而且简单易懂。 韩寒看完电影,就发了一条微博讲这个道理,他说,把瑞士医药公司代表塑造成反面形象是戏剧表达的需要,大家不能把他们当坏人看,他们不是坏人,而是好人,没有他们就没人研发新药了。 韩寒呼吁大家不要盯着药企,要关注医疗保障。翻译一下他的话,意思就是,大家不要怪资本啊,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右拐是政府。 这个道理讲得通吗?当然,逻辑上的确没有问题。 但是,这个辨析预设了一个前提,那就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天然正当性。如果把对这个前提的质疑也带入讨论,我们就会看到另外一幅图景。 什么是资本主义 研发新药,目的本应该是治病救人,但在资本主义的逻辑里,资本增殖才是最终目的,于是药品研发的目的就“异化”了,变成了挣钱。利润与生命的冲突和对立就成了不可避免的。 疾病,是跨国药企的市场所系,如果消灭了疾病,就消灭了市场,也就消灭了他们自己。那么,他们还会真心诚意的应对疾病吗?不会。甚至于,为了开拓市场,他们会制造疾病。千万不要低估资本的邪恶。 中医讲究“上医治未病”,重预防,轻治疗。这种理念与现代医药业的逻辑是相悖的,真正威胁跨国医药资本的命脉,所以中医被黑就是必然的。 不批判资本主义,就无法反驳“高药价合理”的论说。所以我们要挑出资本主义的框框,想一想社会主义体制的药品研发是怎么做的。 最好的例子,就是以屠呦呦为代表的中国医药工作者,在社会主义体制下成功研发抗疟疾特效药青蒿素的成功经验。 跨国药企说,他们研发新药时间跨度长,投入大。青蒿素的研发也是如此啊,从1967年立项,到真正出成果,耗费了十多年的时间。研究团队在第一阶段研究了超过2000种中药,发现640种可能有效果,直到最终锁定了青蒿。 因为体制不同,青蒿素的研发投入其实是难以计算的,但其成本一定远远小于跨国药企在一种新药研发上的投入。 首先,中国启动抗疟项目,在初衷上与赚钱丝毫没有关系,真正是为救人的。科研人员肩负的是拯救生命的崇高使命,他们没有知识产权的观念,也不是在金钱的驱使下工作的,只拿那个时代的正常工资。 疟疾横行时,致死人数无疑高于白血病的致死人数,青蒿素救的人,肯定不比格列卫救的人少。同样是救命药,同样意义重大,有了社会主义的青蒿素的成功在先,凭什么资本主义的高药价就一定有理? 中国人没有享受青蒿素的专利保护期可能带来的巨额利润,进入非洲后,直接把同类药品的价格拉了下来,将无以计数的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我不是药神》具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性,但表达得并不强烈。一方面,可能是创作者的局限,另一方面,考虑到当前的这个环境,他们也不想得罪太多的人吧。 韩寒看完电影马上跳起来为资本主义体制辩护,为跨国药企辩护,正说明公知敏锐地意识到了该片可能触发的“主义之争”,于是赶紧“灭火”。 网上那么多人帮着跨国药企讲道理,也许不是出于韩寒式的敏锐,只是头脑已经被资本主义的歪理邪说禁锢了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