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有哪些社会现实意义?

ada
2018-07-07 看过

谁是坏人

虽然年年都会爆出患者千里迢迢赴印度购买廉价救命药的新闻(没错,一直到现在这个问题仍然存在),但与当年陆勇案不同的是,这些后来的报道几乎都再难掀起大浪。作为一个常年关注药品政策的砖家,虽然一直以来都会特意让学生专题讨论为什么救命药在天朝这么贵,但大部分学生在考试的时候还是答得七零八落。感谢“韩式高分电影”《我不是药神》,枯燥的理论这下有了最生动的教学参考。

通过将“成功商人加慢粒患者加不为牟利的仿制药义务代购”陆勇改编成loser程勇,《我不是药神》营造了一个更富有戏剧性的冲突。既然有戏剧冲突,反派必不可少。于是李乃文饰演的无良奸商,瑞士制药公司诺瓦的代表,适时地诠释了什么叫衣冠楚楚的冷血,并成功地让诺华躺枪。但其实,影片没有提到,大部分观众也不知道的是,作为片中“格列宁”的原型“格列卫”,在专利到期前,贵自然是贵,然而在天朝却是最贵(难道真是人傻钱多?),约23000元到25800元一盒。香港大约17000元到19000元,美国约合人民币13600元。当然最便宜的是片中提到的印度仿制药,药效几乎和正品药一样,价格最低200元即可买到。2013年4月1日该药在中国的专利到期后,国内也出现了仿制药,但售价也在3000-4000元一盒。除了格列卫,还有许多其他的救命药,比如易瑞沙(肺癌),比如赫赛汀(乳腺癌),在天朝的售价都曾经全球最贵。这就绝不仅仅是骂骂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就可以解释的问题。这也是个人认为《我不是药神》还没法成为《熔炉》那样改变国家的电影的原因。

天朝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加上个老龄化,在药品需求方面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客户,但奇怪的是这个大客户一点大客户的样子都没有,也不搞点批发团购啥的,一个个单打独斗的患者那就是韭菜加案板上的肉。再加上,全国六千多家药企,神药倒是不少,药神难得一见,说到新药研发,好是好,就是臣妾做不到啊!仿制药主要看脸,销售药主要靠钱。既然这样,不宰你那不是傻呀。

话说回来,片中的药企代表固然可恶,但如果不是诺华这样的杰出企业,也不会有格列卫这样“人类历史上最接近奇迹的癌症治疗药物”(当年的时代周刊语)。现代药物研发的成本非常高,失败率更高(请参考最近两年阿尔茨海默症相关药物的研发失败案例)。没专利保护,赚不了大钱,哪个傻瓜愿意前赴后继为药物研发投入巨资?因此,指望原研药企业发善心自动降价是做梦。就像片中的李乃文趾高气扬叫嚣的那样,在法律框架内,企业这样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何况虽然制药行业的利润率不低,但也绝不是最高的。对比本国制药行业“研发一哥”恒瑞医药和招商银行。2017年恒瑞的净利率为23.80%,招商银行的净利率为31.98%。影片单单怒怼企业和药代,不知道诺华怎么吞山争哥给的这个苦果。

幸好,有关部门也许终于认识到大客户也得有个大客户的样子,2016年,药品国家谈判终于启动,目前已39个品种通过了谈判,平均降价50%以上(不过通过谈判的药品基本都是乙类,这也就意味着在某些地区可能还是没有进医保)。今年,抗癌药物也零关税了,进口药审批也加快了。至少,某个救命药天朝最贵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少,虽然和印度的药价没法比,但某些病人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所以,《我不是药神》如果是三年前出来,也许真的就是那个改变国家的电影,但是,既然都不是外宾,都懂的。

最后,希望那些还千里迢迢奔波在去印度买药路上的癌症患者、丙肝患者以及其他患者,能早日在家乡就能吃上便宜的救命药。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